第一百一十九章 三十六天音_我娘子一心向佛
好看吗 > 我娘子一心向佛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三十六天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三十六天音

  慈航仙道的创立,在封神大战之后。

  苏城和妙善两人走在慈航道观之中,观看着五塔十二楼阁的总体布局,以及从一些壁画里面,了解过去的事情。

  “这上面所画,是当今之世,四大部洲。”

  妙善指着壁画,对苏城说道:“我们的所在,是南瞻部洲,不过准确的读音,是南,瞻部洲。”

  苏城跟着点头,知道这片天地有四大部洲,而西方教的所在,就是西牛贺洲,而东胜神洲是十洲三岛之地,至于北俱芦洲,典籍之中少有记载。

  “这一幅图是【朝元始天尊法礼】。”

  妙善看着此图,微微沉思片刻,便知道了此画来历,对苏城说道:“苏哥啊,若你时常来慈航道观游玩,经常来看这一幅图,兴许就不会走幽冥血海的路子了。”

  苏城闻言,立时知道这图画里面,蕴含修行之法,连忙认真的看了起来。

  “凡学上圣之道,志登玉清,奉礼天尊,却偏不知世间有三十六天音飞玄之章文,无此章文,徒自精勤……”

  这是图画上的书卷所写,而图画上面是有数人,正在以不同的姿态朝拜天尊,只是面容十分滑稽,口型舌头,夸张的有点吓人。

  “可是这些人的呼吸吐纳?”

  苏城看图画良久,问妙善道。

  “没错。”

  妙善点头。

  苏城却摇头,说道:“这没有三十六天音,就算是按照上面的方法,朝拜元始天尊,只怕也是不得其法。”

  上面写的很清楚,没有章文,徒自精勤。

  “当真没有吗?”

  妙善看着苏城,满脸都是笑意。

  苏城又看向了壁画上面,这就像是在玩解密游戏,苏城被妙善这样几次询问,已经上心了,目光在这壁画上面仔细观瞧,片刻之后,将目光看向了这些人的口型。

  “混……风……云……王……严……罗……梵……泽……周……”

  苏城模拟着上面的口型,自然发音,由此稀奇古怪的声音便在苏城口鼻处自然发了出来,这等声音发出之后,苏城周身的血气都由此波动,扭曲,而后散溢到了虚空之中,感知到了天地间无常的变化,时时常新的生命运动。

  “枷……音……钟……王……恒……”

  苏城将这三十六个天音念完,感知自己的身体,感觉自身的一切血气波动,同天地变化隐隐呼应,杨柳根在苏城的体内也有了变化,根茎如草一样在来回摆动,而每一次摆动,都暗合天音之声,暗合人间变化,同时在灵气的汲取上面,比起之前强有一倍。

  “这就是阐教吗?”

  苏城在这时候,方才真正体会到了“底蕴”两个字。

  像这种呼气吐纳,感知世间元气变化的天音正法,在修行界中极其珍贵,而它就这样的刻在壁画之中,根本不怕旁人学去。

  而更让苏城惊异的,还属这一法门,居然就这样顺利的修行了,并且还和幽冥血海经隐相契合,【深紫】也并没有将阐教正法转化成为抗性。

  妙善看出了苏城惊奇,说道:“这一法门,本来就是天尊创造,阐述天地变化的正法,是为了辅助弟子们修行的法门,若是精修此法门,最多能增强人三十六倍的修行速度,阐教弟子多靠此法门来累积法力,如此才能后来居上,在三界中站稳脚步。”

  三十六倍!

  苏城感知自己血气变化,以及杨柳根的变化,感觉他的加持也不过才一倍而已,不过阐教有这样的东西,也怪不得三代弟子一个个猛的不成样子。

  “你的功法,现在未曾触及幽冥血海,说白了也是血气变化,而阐教之中,修的也是性命交缠,两者是有互通之处的。”

  两个人边走边说,向着大殿方向走去。

  “普度众生。”

  苏城和妙善来到了大殿之外,看着上面挂着的匾额,心神不由一阵恍惚,苏城当下便想起了当初在这里躲藏的夜晚。

  “弟子一介凡人,近来冲撞了鬼神,连走背运,望仙人垂悯,能给弟子指出一条明路。”

  【妙善】言语淡淡,忽然说道。

  “什么东西?”

  苏城看向【妙善】,发现是慈航仙姑又出来了,一脸茫然。

  “有人在这里向神仙求助罢了。”

  【妙善】浑不在意的说道。

  呵呵……

  苏城别过脸去,心中想起来了,这都是他当初到慈航道观时候的词,现在被【妙善】又重复了一遍。

  “谢谢啊。”

  苏城想了想,说道:“那天你好像哭了?”

  当初慈航仙姑庇护了自己之后,泥塑上面流下了两行泪水。

  “物伤其类而已。”

  【妙善】淡淡说道,看向眼前的泥塑。

  那时候的慈航仙姑元灵被封,而妙善如果继续修行,就会通过西方教的【他摄】之法,将自身转化成为观世音菩萨,而原本的慈航仙姑也会被就此抹去,正因如此,慈航仙姑在听到了苏城祷告,又听到了自种福田之后,便帮衬了苏城一下。

  不想当初种下的福田,居然当真开出如此善果,让她在劫数之中得以走脱,依旧以慈航仙姑的面貌存在着。

  “施主,我们慈航仙道要关门了。”

  一个道童来此,看着苏城和妙善在大殿站着,出声说道。

  【妙善】回过头来,手中捧着玉净瓶,杨柳枝在随风摆动。

  “你是谁?”

  小道童看到妙善手中净瓶,心下激动,连忙问道:“我们慈航仙道的玉净瓶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自隐玄都不记春,几回苍海变成尘。玉京金阙朝元始,紫府丹霄悟妙真。喜集化成千岁鹤,闲来高卧万年身,吾今已得长生术,未肯轻传与世人。”

  【妙善】念道:“这玉净瓶本就是我的法器,现在不过物归原主罢了。”

  “你……你……”

  小道童看着【妙善】的面孔,又看了看上面的泥塑,隐隐的,他感觉泥塑和妙善有许多相似之处,而后不容置信的问道:“您是,祖师爷?”

  这祖师爷怎么变成了祖师奶奶了?

  “没错。”

  【妙善】点头,说道:“把弟子们都召集来吧,我今日当在此地,重整慈航仙道。”

  ps:惭愧,半夜睡着了,还有两更,八点半之前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