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凝凝万妖法,赫赫混沌钟_我娘子一心向佛
好看吗 > 我娘子一心向佛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凝凝万妖法,赫赫混沌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八十九章 凝凝万妖法,赫赫混沌钟

  ps:作家的话还有。

  桑树的枝干上面,凝就出来了一幅面孔,就像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口中在不住的对苏城求救。

  “你有什么问题,需要我来帮你?”

  苏城看着老桑树,问道。

  这桑树的隐匿本事极其了得,苏城在这边不断试探,桑树都能毫无声息,并且他扎根极深,就算是杨戬都拔不出来。

  这样一个隐藏极深的桑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呢?

  “这件事情非你不可。”

  桑树开口,说道:“若非是看到你手中拿着共工之颅,我也不会开口将你留下。”

  苏城看向了手中的共工之颅,没想到这个东西刚刚拿到手,就让桑树有了反应,而那个九婴太子揣着共工之颅一直在这左右晃荡,却没有让桑木瞧见。

  “你请说。”

  苏城看着桑树,说道:“若是我能帮上忙,那么自然不吝出手。”

  桑木枝叶摇曳,说道:“也是因为物性相克的缘故,这世间有一个强的,必然要生出来一个东西来克制他,就像我们扶桑木也是如此,当年的我们彻底通天,风火雷电,疾风骤雨,诸般天灾都不曾毁掉我们,但是巫族的后羿就是能将我们给毁了。”

  桑木对苏城说了一些上古之事。

  “我们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巫族的力量是我们的克星。”

  桑木说道:“只不过在那之后,我们崩裂分散,我不曾再遇到过巫族的人,也不曾遇到曾经一体的另外桑木……”

  桑木说起这些事情,有些叹息。

  苏城静静的看着桑木,听着他讲以前的故事。

  “我的体内生了虫。”

  桑木啰嗦了许久之后,对苏城说起了自己央求的事情,说道:“只是我的木料太过坚硬,寻常手段根本破不开,而那个虫子就在我身体里面,不断的啃食我的肉,吸我的血,以至于我越发的衰弱,感觉自己的命数都不长久了。”

  苏城打量了一下桑树,看着他密密麻麻的枝叶,仅从外表上来看,苏城是看不出来这个桑木有快要死的意思。

  并且在这之前,苏城试探桑木灵根的时候,也不曾在桑木的体内感觉到有虫。

  不过这桑木将一切都藏的好,能够瞒住自己的灵识,那么瞒住自己的病情也不算什么。

  “你想要让我将虫子给你取出来?”

  苏城看着桑木,明白桑木的意思。

  “没错。”

  桑木说道:“你手中拿着共工之颅,只要往我身上磕一下,就能够磕出来一个口子,而你只要破开我的躯干,将里面的虫给杀了,我就对你感激不尽了。”

  苏城伸手,在桑木上面不断敲击,目光在这桑木上下不断打量,问道:“你体内的虫子,应该是有来历的吧。”

  桑木曾经可是先天灵根扶桑木,本身破裂,化身千万,但是他的本质仍旧不凡,而能够生在扶桑木内的虫子,让苏城也先警惕着。

  “不错。”

  桑木说道“这是当年的太一打在我体内的东西,他们金乌一族一直都在我们扶桑木上,两者属性相合,因此我无法对他排斥,而他打出来的东西,年常日久,有了灵性,然后便不断的侵蚀着我……”

  “不过你手中拿着共工头颅制造的锤子,完全不必顾忌……要知道在十二祖巫之中,太一和帝俊最顾忌的,就是共工了。”

  他们顾忌共工?

  那应该是属性不合吧。

  毕竟两者是太阳,而共工在那时候则为水神。

  苏城站在原地,看向了桑木的枝叶,在这时候,静心的听风吹过的声音,看着风吹的方向,听着风声呼叫。

  这一会儿,风声如同阵马波涛,呼啸不止。

  在道藏之中的心卦上,这是斗争的征兆。

  而凭借着风声阵阵,风来的方向,苏城也为自己算了一卦。

  初九,无妄。

  无妄的意思就是没有邪祟,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完全是看自己的意志所支配。

  苏城手中持拿共工之颅,看向了桑木,问道:“我若是救了你,你有什么能报答我的?”

  “我肚子里面有东皇太一放进来的东西。”

  桑木说道:“你剖开了我的肚子,消灭了里面的虫子,那么里面的东西,自然任你取用,我只是一棵树,不像你们来去自如,东皇太一在我肚子里面放下的东西,我也毫无用处。”

  东皇太一……

  这一位上古时期的妖皇,是当真无愧的圣人之下第一人,统合万族,传下琼文,即便是陨落已久,但是香火祭祀仍然在世间留存,苏城所在的楚国现在仍旧将东皇太一当做是至高神。

  这里面藏着的是东皇太一在上古时期放进来的东西吗?

  苏城手持共工之颅,对着桑木砸了上去。

  只听是一声闷响,桑树内部声音隐约中空,外皮上面出现几道裂痕。

  透过这一点点的缝隙,苏城听到了里面扑棱乱响,紧了紧手上的金刚琢,又是一锤重重的砸了下去。

  “哗啦啦……”

  桑木的外皮立时坍塌,而在这时候,桑树之内出现一道金光,向着四周散溢。

  这时候散发出来的光亮,比起太阳的最深处都要明亮,厚重,深邃,广大。

  苏城用共工之颅往前一压,金光稍黯,由此让苏城看清楚了内部情况。

  正在这桑树内跳动嗡鸣的,是一个金色的丹丸,整个丹丸不过黄豆大小,但是里面嗡鸣之声轰轰不止,倒似是挖土机在作业。

  不过此时的金丹似乎感应到了共工之颅,这金丹在上下跳跃,嗡鸣不休。

  共工之颅似乎也感应到了金丹上的气息,缕缕水汽在这锤子上面浮现,沉寂已久的意志,在这时候似乎有了反应。

  “这就是你体内的害虫吗?”

  苏城看着金色丹丸,说道:“这东西,似乎是东皇太一的后代。”

  苏城并非不识货的人,此时瞧着金色丹丸,立时就察觉出了这丹丸的来历,若非是共工之颅抑制着它,现在的光芒,只怕要照耀三十三重天了。

  “这当然是害虫了!”

  桑树肯定的说道:“若是让它在我体内长存,要不了多少年,我就会因它而死。”

  苏城看了看那个正在跳动的金色鸟蛋,又看了看共工之颅,用金刚琢往前,以共工之颅作为器皿,让金乌丹丸沿着共工的瞳孔处,掉落在他的脑壳之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