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七十二后天至宝_我娘子一心向佛
好看吗 > 我娘子一心向佛 > 第三百二十章 七十二后天至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二十章 七十二后天至宝

  苏城同董双成在云端落下。

  正在下面舞动着旗帜的小妖怪们,看到了自家的一帅一将一妖全部都被苏城所控,立时就丢盔卸甲,向着四处的山林之中逃遁。

  “止!”

  苏城轻轻一喝,景心神,景胆神一并运用,正在小树林中急急而奔的众多小妖,心神胆魄一时齐颤,双腿不觉发软,一个个都瘫倒在了山林地上,而同样在这山中的蚊虫蛇蝎,众多毒虫,受到了苏城这样一喝,全都病恹恹的躺在地上,一个都不能动弹。

  他们是当真止步了。

  “天尊法能,当真让人叹为观止。”

  董双成看到苏城轻而易举降服妖邪,并且轻轻一喝,就制住了这里的众多小妖,不由说道,心中也在想着:苏城修行不过两百多年,比起她修行时间都短,但是一身修为,可当真是将她抛在九霄云外了。

  现在的苏城,应当是和慈航仙姑同一个境界了吧。

  也怪不得慈航仙姑会垂目于他。

  “五雷猛将,火车将军,腾天倒地,驱雷奔云,队仗千万,统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

  苏城手中写出符诏,随手向着空中抛去。

  正在空中现一飞鸟,见此符诏,将这符诏一叼,向着苍穹之上飞去,不过一转眼,这飞鸟就已经遁入到了云雾之中。

  “走吧。”

  苏城看向董双成,说道:“我们到里面去看看,瞧瞧这里面的妖怪们,究竟在搞什么把戏。”

  在观察到这里的众多煞气之时,苏城心中已经有些猜测了,只不过还是要亲自的走一趟,眼见为实。

  至于适才的符诏,那是道门诏令天兵天将的法门,而这样的诏令由苏城写来,必然是要呈到玉皇大帝的跟前,而玉皇大帝也少不了要派遣天兵天将,来将这里的妖邪给处理了。

  董双成捋了捋脸颊上散着的头发,脚下一抬,踩着云气,并不着地,方才跟着苏城一并向着山洞之中走去。

  临近山洞之时,一股股的腥风臭气便已经扑面而来。

  这是蚊虫苍蝇极其喜欢的秽臭,但是若让人嗅到,少不了远远避开,而苏城走到了这山洞门口,自身自然浮现五光,将这一切恶臭完全屏蔽在外,脚下一踩,整个人也踏足虚空,同董双成一道,向着洞窟之内飞去。

  山洞前面低矮,但是却也整洁,在这地上铺着的是人皮,走进了洞口,左右放着两个骨头做的灯柱,正上面放着两个人头骷髅,来作为灯笼,灯油也是由人的皮肉熬制,里面的火焰烧的极旺,从骷髅的双眼,嘴巴处喷着火舌。

  目光向着里面看去,正上面是有一个石位,铺垫着的人皮和地上的又有不同,更为白细一些,桌子前面摆放着一些血肉,地上还散落着一些没吃完的肉食,看骨骼,同样也是人。

  “这里的妖魔果真是作恶多端,上斩妖台都是便宜他们了。”

  董双成看到这里的情形,脸面煞白。

  她作为一个女仙,又在西王母身边做事,所遇到的神仙,所去的洞府,大多都是琼树瑶花,玉璧状点,从来不曾来到这样的恶地,而她又是人族出身,看到这里的人族惨状,不由动了真火。

  “我们去后面走一走。”

  苏城将这洞府前面一眼看完,瞧着地上还有几个瑟瑟发抖的小妖,懒得同他们问话,径自就往后面飘去。

  董双成见此,连忙跟在苏城之后。

  在这洞窟之后,是一片巨大的空间,观其相状,像是将这山脉都给掏空了一样,就连下面都被挖空不少,苏城略略往前飘飞,看向了洞窟之下,瞧着下面的洞窟之中果然是立着一个黑色的旗子,在那旗子的周边,排列着一个个的法阵,众多人族的魂魄在其中环绕,又沿着一定的规律运转行动。

  煞气冲刷着魂魄的躯体,让下面的魂魄就像是肉身受了烙铁,一个个哭喊,却又必然要沿着阵法,继续运转。

  “这些妖怪是在做什么?”

  董双成看到了下面人类的魂魄这般惨状,玉牙紧咬,眼眶立时就红了,伸手拔剑,立时就要斩向旗子,以此来救度这里的魂魄。

  “他们在修炼一套法门。”

  苏城拦住了董双成,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一个旗子是后天至宝,现在的旗子已经同地脉相连,如果你要斩击旗子,非但不能将里面的魂魄都给救出来,反倒是会让这些魂魄们都灰飞烟灭。”

  董双成闻言,立时就止住了去势,看着眼前的旗子不敢下手。

  “天尊,这旗子是什么来历?”

  董双成看向苏城问道。

  若是不弄清楚这旗子来历,是根本没办法救人的。

  而后天至宝,这一听就是由人所锻造而成的。

  天下间的灵宝有先天后天之分,其中先天灵宝,是完全由天地造就,也是开天辟地之处,混沌散溢而成,持有先天灵宝,天然就和天道相近,更能够借助先天灵宝,最大限度的调动天地之力,施展不可思议的法能。

  而后天灵宝,这是后天由修行者锻造而来,但是能够将灵宝锻造成为至宝的,这个人必然是天地之间有数的人物,并且在他的修行道路上已经走到了尽头。

  上高太玄天真神灵圣至。

  唯有至仙等级及以上,才能够锻造至宝。

  现在苏城说出了这旗子是后天至宝,那么必然是由至仙锻造,由此董双成才会有此一问。

  “这是东皇太一的七十二地煞旗。”

  苏城打量着旗子,对董双成说道:“上古之时,那时候人族弱小,是妖族执掌了天庭,运转天道,那时候的上古帝皇就是东皇太一,他在盘古的眼睛中孕育而出,天生就有至道,又因为阳光化育众生,因此又有了无穷的功德,正因如此,他拿到了通天教主都不曾拿到的先天至宝,端坐在天庭之中,运转一切造化。”

  董双成点头,上古之事,董双成也曾听神仙们谈起。

  “那时候虽然说妖族运转天道,但是上古时期,强悍的神灵数不胜数,因此就算是东皇太一,也不能完全的压制一切,在这世间,依然有许多的势力并不服他。”

  苏城继续说道。

  董双成明白,就像是现在的玉皇大帝,世间也有许多不服他的,还有许多的地方,是玉皇大帝管不到的。

  比如西牛贺洲,比如北俱芦洲。

  “巫族的后土娘娘身化轮回,众生都从其中轮回转世……”

  苏城将上古的事情简略的说来。

  东皇太一执掌天庭,但是地府却独立在天庭的体系之外,众生都在其中运转,一个天庭,一个地府,两个不同的神,彼此之间的冲突也逐渐加剧。

  谷“这七十二地煞旗,就是那个时候的产物。”

  苏城看着旗子说道。

  像是这种事情,属于上古秘辛,苏城在道藏之中都不曾记载,但是苏城的弟子马灵曜,他作为金乌火化形之人,也是得天独厚,在西牛贺洲多有奇遇,而东皇太一留下来的琼文更是对他毫不抗拒,因此这上古的许多秘密,都通过马灵曜送上来的万妖法,传到了苏城的跟前。

  “七十二地煞旗可以对应地煞之气,扎根在大地之中,从而将整片大地融为一体,这是东皇太一用来夺取大地权利的秘宝。”

  这些上古之事,苏城并不对董双成隐瞒,历历都说了出来。

  “七十二地煞旗,这七十二面都是后天至宝。”

  苏城说道:“在东皇太一的设想之中,将这七十二地煞旗子放入到人间,旗子落地生根,而东皇太一通过控制这些旗子,就能够将大地的权利夺过来,只不过许多事情,在设想的时候都是很好的,在实施的过程中,那就是另外的事情了。”

  总之,这七十二面旗子没有投放人间,一直都被东皇太一秘密的藏着。

  “东皇太一已经故去很多很多年了。”

  董双成看着旗子,瞧着围绕着旗子周围的魂魄,说道:“现在大地的地貌,历经了许多衍变,早已经和上古时期全然不一样了,甚至不周山倾倒,天地东南倾,四大部洲形成……现在这样的旗子,当真有篡夺大地权限之能吗?”

  董双成瞧着魂魄,说道:“我看它只能用来为恶。”

  苏城点了点头,现在的一切,自然和上古时期有了巨大的改变。

  “是很难篡夺大地的权限了。”

  苏城说道:“但是这七十二旗子,还有另外的能耐,在我看来,现在这旗子的布置,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啊?”

  董双成看向苏城。

  “后土娘娘身化轮回,从而由巫族执掌,那时候的东皇太一一直想要应对,因此他苦苦思索,创造了一门侵日月玄机,夺天地造化的无上法门,这一法门,就是要借助这七十二面旗子修炼的。”

  苏城瞧着旗子周围运转的魂魄,说道:“至于这一门法门究竟有多神妙,我所知不多,但是在少有的记载之中,这一法门必然是要七十二旗门运转地煞,方才能够完全运行的。”

  马灵曜给苏城带来的万妖法,也并没有十分齐全,在那一门法典之中,只有略略的一些言语将这记载收录,以及稍微的提到了一些修行步骤。

  想要知道更多,唯有从更多的琼文里面去搜索,或者就是抓到此事幕后之人,从他那里知道究竟。

  “这是什么法门。”

  董双成问道。

  “幽昙傲世法。”

  苏城说道:“据说此法修成之后,不坠轮回,不死不灭,法力无穷无尽,更能统摄一切神灵鬼怪,拥有在六道轮回之中往来自在,以及应对巫族肉身变化的一应总法。”

  法诀如此,苏城也很想看个究竟。

  “真有这样的法典?”

  董双成听到这样的法典描述,特别是不死不灭这四个字,感觉不可思议。

  “自然是有的。”

  苏城点头说道。

  他的上清元神【历劫不灭】,已经算是不死不灭了。

  “正因如此,这一法门在修行之时,才会更加的艰难苛刻。”

  苏城说道:“他要首先将七十二门地煞旗完全的放在七十二个方位,少一个不行,歪一个不行,而后还要有人护持守候,避免旗门被夺,紧接着更要在旗门制定的总方位修行九九八十一年,如此才算是刚刚入门……”

  “并且这一法门最为苛刻之处在于,要想修持这一法门,至少要大罗金仙的躯体,方才能够承受的住……”

  在东皇太一的设想之中,这一法门是要和巫族的都天神煞碰一碰的。

  董双成看着旗门,说道:“也就是说,这里的妖怪,其实是过来护法的……而在后面修炼此法门的,至少是一个大罗金仙?”

  “没错。”

  苏城说道,同时拿出了金刚琢,对着旗门便套了过去。

  “轰……”

  只是轻轻的一个撞击,董双成便能感觉到大地在晃动,而原本插在那里的旗帜,受到了金刚琢的撞击牵引,依旧是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旗门是后天至宝,落地生根,这样可能将它拔出来?”

  董双成想起适才苏城所说的后果,紧张问道。

  “多半拔不出来。”

  苏城说道:“但是修炼此法门的人,在旗门动摇之后,这法门维持,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一个荒山自从来了妖魔之后,方圆百里已经不见了人烟,尽皆成为了妖怪的乐园,现在苏城手中拿着金刚琢,反倒是没有了顾忌,对着旗门开始撞击,开始拔除,而这一下下的,让这旗门颤抖,里面的煞气开始絮乱,更有许多的魂魄逃了出来。

  “咚!”

  “咚!”

  “咚!”

  左近大地颤动,只是因为旗门插着地根,因此山洞不曾塌陷,但是在苏城的撞击之中,在遥远的冥冥之地,在一片漆黑之中,那一个正在修行此法的妖仙就感觉一下下锤在了他的胸口,终于到了某一刻之后,这个妖仙口中一张,诸多煞气从他的眼眸七窍之中向外喷涌,整个人在这时候受到了反噬,立时就身受重伤!

  “查!”

  妖仙喝道:“看看是谁坏了我的大事。”

  被苏城这一搅合,他已经前功尽弃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