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来骗,来偷袭_我娘子一心向佛
好看吗 > 我娘子一心向佛 > 第五十二章 来骗,来偷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二章 来骗,来偷袭

  两个人的行李原本都是放在了苏城的房间里面,不过在苏城和妙善回来的时候,理所当然的没有在房间里面发现任何东西,苏城也不是侦探出身,能够在房间里面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从而证实是人是鬼。

  “别找了。”

  沈家老太天听闻两人回来,便来到了房间里面,看着苏城和妙善两人,止住两人,说道:“这些鬼物常年在阴曹地府里面,不见天日,也就是在荷花节的时候,能够现世人间,看到了喜爱的东西,便借去玩两天,等到荷花节结束之后,他们都是会将东西还回来的,如果一味的找寻,反倒是会让鬼物恼羞成怒,那时候就不美了。”

  “我们人,何必要跟鬼物过不去呢?”

  沈家老太太对这番言论极为笃信,说出这些话也认认真真,让苏城倒是从她脸上看不出真假来。

  “那岂不是要在这里待上两天?”

  妙善忧心说道,她一共就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还是一个来回的路,也就是要在一个半月之内,就要找到雪莲山,如此才能在三个月之内,回到大香山去,听闻在这边要待上两天,便觉被绊住脚步,不由忧心。

  “妙善仙姑所去地方,有千里之遥。确实是路途遥远。”

  沈家老太太见此说道:“既然事情出在了我们沈家,那么我们沈家也当为妙善仙姑负责,两天之后,等到妙善仙姑的行李回来,我们便送仙姑一辆马车,用马车来赶路,想来是能将这两天的路程被补回来。”

  一辆马车对沈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妙善摇了摇头,在从苏城的口中得知了沈家老太太对邹三之事,妙善根本不愿受沈家的好处。

  “苏哥。”

  妙善看向苏城,说道:“白云道长有捉鬼之能,我们两个便去拜访一下白云道长,看他能否得知我们行礼下落。”

  妙善想起来了今天的西方教与玄门之辩,西方教信奉地藏王菩萨,讲究的是导人向善,将鬼物超度,而玄门讲究的是法力镇压,能将鬼物降服,也能将鬼物打的灰飞烟灭。

  “也好。”

  苏城点头同意。

  沈家老太太看两个人心意甚坚,叹了口气,不再阻拦,说道:“白云道长在沈家东院,便让赵大带着你们去那边吧。”

  苏城和妙善两人对视,各自点头。

  赵大当下便带着苏城和妙善,向着东院中走去。

  沈家内宅疏檐篱院,曲舍回郎,左转右转,如同迷宫,又有小沼流泉,老树横枝,三五怪石堆做的假山,端是上好佳境,而就在赵大的带领之下,苏城和妙善来到了东院之中。

  在荷花节的这几天里,沈家的东院划给了玉清观,西院划给了西方教,此时苏城和妙善来此,这东院已经被玉清观的道士接管,由赵大上前说了几句,这里的道士们听闻妙善便是今天来到龙岩县的仙姑,自然另眼相待,向内通传。

  过不多时,白云道长便在正厅接见两人。

  紫色天洞法衣仍穿在身,只是五岳冠已经卸下,白云道长披头散发,洒然坐在椅子上面,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尽的恣意疏狂,看到了苏城和妙善,也不起身,挥了挥手,招待两个人随意坐下。

  在白云道长的身前,放着一个一尺来高的琉璃塔,八角五层,琉璃塔上抱厦,腰檐,平坐,栏杆,应有尽有,十分精美,显然是在苏城和妙善来之前,白云道长便是在欣赏宝塔。

  “白云道长。”

  苏城和妙善落座之后,对白云道长说道:“我们知道白云道长是玉清的门徒,阐教的神仙,有着捉鬼的能耐,我们二人的行囊不知所踪,现在请白云道长广施神通,为我们两人探明途经,该有香火,我们自会奉上。”

  白云道长笑了笑,伸手一掐,说道:“你们的东西都在沈家老太太那里。”

  这信手一掐的本事,让苏城眼前一亮,再看向白云道长,自觉和适才观感,已经全然不同,没有了在沈家老太太面前辨说玄门的世俗,反而有了一种在世外的超脱,连忙问道:“道长的本事,可是传说中的文王八卦?”

  周文王所述的后天八卦,颇有神异,只是苏城一直未见全本,若是能够在白云道长这边得到点什么,凭借苏城的外挂,兴许也能让苏城有前知之能。

  “非也。”

  白云道长摇了摇头,笑道:“我只是看到了沈家老太太指派沈骐,将你们两人的行囊拿走了……沈家老太太是对妙善姑娘另眼相待,想要用这些手段,来让妙善姑娘多留在沈家两天。”

  你不会算卦,掐手指干什么?

  苏城对此无奈,不过还是从白云道长的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

  老太太对妙善另眼相待?

  苏城看向旁边的妙善,目光在妙善的手腕上拂过,他可是知道,妙善手腕上的香疤,正是她作为三公主的认证之一,沈家的许多地方和宫廷的礼节相同,这让苏城越发拿不准沈家老太太留住妙善的原因。

  是因为妙善在龙岩县门口的神异,还是因为妙善公主的身份。

  “呀……”

  妙善正在旁边,忽然惊讶一声,伸手指着桌面上的宝塔。

  苏城在这时候,向着宝塔那边看去,只见就在宝塔的第三层,法智和尚缩小了百倍,坐在宝塔之中,双腿盘着,两手放在膝上,依照苏城的目光来看,还能看到法智和尚的嘴角正在溢血。

  这是一个法宝吗?

  苏城心中思绪万千。

  “这死和尚!”

  白云道长冷哼一声,看向苏城和妙善目光一变,说道:“若不是这和尚拼命作怪,让你们看到了这些东西,贫道很乐意同你们多聊聊,不过现在,只能让你们先去了。”

  白云道长的手中明光闪耀,伸手便向着两人抓了下来。

  “呸,你让他们两人进来,便是为了迫我出来……休要伤及无辜!”

  法智和尚在宝塔之中大喝一声,在那宝塔之上,霎时间有八万四千微光,转瞬间便充塞一切境界,将这房间里面的一切全然笼罩在内,而后光芒收摄,苏城和妙善被这光芒裹挟,也落入到了宝塔之中。

  这一切都在瞬间,苏城就是感觉挺迷茫的。

  白云道长,法智和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来骗,来偷袭我这个小同志,这好吗?这不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