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1019章 来势汹汹

第1019章 来势汹汹

    第1119章来势汹汹

    ……

    自从张家口塞外三部灭了什克腾旗,结成同盟,倒向明国之后,就开始获得明国的大量援助,从粮食布匹医药铁器茶叶,一直到弓箭甲胄和明军淘汰下来的火绳枪,各种车马源源不断的从张家口运出,运到三部,三部人口、牲畜迅速就恢复了活力,军力更是有所增强。

    其他蒙古部落见了又是愤怒,又是嫉妒,于是从去年冬季开始,周围的蒙古部族就不再强攻长城,而是把主意打到了这三头“肥羊”的身上,不停的派出兵马劫掠他们,尤其是距离喀喇沁蒙古最近的浩齐特右旗,承受的压力最大,有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战事和部众的伤亡,浩齐特右旗国公罗额尔德尼被逼的焦头烂额,不停的派人向大明求援。

    在隆武帝的严旨和梁以璋的督促之下,浩齐特左翼和林格尔部全力支持,大明宣府总兵周遇吉派兵持续出关支援的情况下,浩齐特右旗最终还是顶住了周围蒙古的骚扰和劫掠。

    今春以来,张家口周围五百里之内的草原依然是战事不断,周边各个蒙古部族仍然没有放弃对张家口塞外三部的攻击。不过和去冬相比,他们今年的攻势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凌厉和急切,一来,灾祸蔓延,各部战力都下降,二来,张家口塞外三部抵抗有序,在明国支持下,连续打了好几场的打胜仗,面对人员损失,蒙古各部的心志都已经动摇;第三,面对大明的新君继位,以及国力的渐渐复苏和建虏的连续两败,各个蒙古王亲都生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想要再观望一下风头,建虏大学士刚林在草原上的抚慰,虽然暂时稳住了他们,却无法令他们长期心安;

    第四,坐镇张家口的梁以璋不断的派出密使,游说各个蒙古王亲,虽然表面上各个蒙古王亲都是“坚守盟约”,要和女真建虏站在一起,将大明视为仇敌,但私下里他们却也开始为未来做打算,为了避免彻底和大明彻底闹僵,他们对张家口塞外三部的攻击,也不敢太过肆无忌惮。

    而大明也投桃报李,对那些没有攻击张家口塞外三部的蒙古部落,适当的开了一点小门,允许少量的商队和他们进行以物换物的简单贸易,缓解他们的危局,如此,很多蒙古小旗都有样学样,不再攻击张家口三部,而是想方设法的和大明进行贸易。

    因此,今年张家口塞外草原战事虽多,但都是小规模的骚扰,大规模千人以上的团战,一次也没有。

    ……

    但现在,形势怕是要改变了。

    大明睿亲王多尔衮亲率八旗主力,往草原而来,并提前一月就将命令传给了草原各部,令各部整军备战,以讨伐背弃盟约的张家口塞外三部,并为什克腾旗报仇雪恨。

    听到是多尔衮率领八旗主力亲征,众位蒙古王亲都是精神一振-——说实话,在他们内心深处,他们还是和建虏更亲近一些,毕竟他们和大明缠斗百年,他们和建虏又都是明人口中的“蛮夷”,双方更有不少的姻亲,如果可以选择,他们一定是顺从建虏,而不是倒向大明……

    睿亲王以“聪慧”出名,善于用兵,当初林丹汗就是败于多尔衮之手,急怒之下,病死在青海的,而现在喀喇沁连同巴林、敖汉等蒙古部落的亲贵当初都曾经追随林丹汗和多尔衮作战,对多尔衮指挥大军、领兵作战的能力,从心底里佩服不已,现在睿亲王率领大军主力亲征,剿灭张家口塞外三部的把握大大增加,其后攻入明国,在大肆抢掠之下,蒙古各个部族的钱粮困境,可以就可以缓解。

    因此,对于多尔衮的亲征,众位蒙古亲贵都极其欢迎。

    为了表示对多尔衮的尊敬,他们亲出十几里前来迎接。

    “是前锋肃亲王到了,快快迎接!”

    当远处漫起黄尘,有大队骑兵出现时,喀喇沁右翼扎萨克亲王、杜棱一声叫,纵马迎了上去。

    其他蒙古王亲也急忙策马,跟在杜棱之后,向奔驰而近的建虏骑兵驰去。

  ——

    前年河间府战败,豪格被贬为了郡王,但福临继位之后,多尔衮为了收拢人心,又恢复了豪格的亲王爵位。

    ……

    “隆隆隆隆~~”

    马蹄滚滚,正蓝旗大旗飘扬,在众多甲士的簇拥之中,豪格策马飞奔而来,从沈阳到喀喇沁草原,千里的路程,但豪格脸上却丝毫不见疲惫,有的只是满眼的怒火一腔无法发泄出来的郁闷,原本,他才应该是大清之主,是现在的大清皇帝,只可惜啊,崇政殿上的一番争斗,他不是多尔衮兄弟的对手,最后败下阵来,虽然心有不甘,但却也不得不接受现实,想着弟弟福临为皇帝,叔父济尔哈郎为辅政王,应该足以钳制多尔衮兄弟的野心并保证正蓝旗的利益。但想不到啊,只短短一年不到,所有大权就都落入多尔衮之手。到现在,提起辅政王,人人只知多尔衮,鲜少有人问到济尔哈郎的。

    济尔哈郎,真是一个废物草包啊。

    豪格心中万分后悔,每次喝醉了酒,都要大喊大叫,咒骂多尔衮兄弟的嚣张以及济尔哈郎的无能。

    去年,阿济格指挥张家口塞外四部和哈刺慎蒙古一共三万大军,在渤海所被明军大败,阿济格身受重伤,逃回锦州。消息传到沈阳,豪格哈哈大笑,幸灾乐祸,这一刻他不是大清的亲王,而是多尔衮兄弟的仇人,只恨不得阿济格死在渤海所才好呢。

    哈哈哈哈……

    阿济格兵败被斥责,豪格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他指使自己的亲信重臣,在朝议上要求严惩兵败的阿济格,继而提出征讨张家口塞外三部,以重拾大清在蒙古草原的威严。

  ——

    豪格所为明里暗里其实都是在贬低多尔衮的威望,因为正是你多尔衮的辅政无能和阿济格的领兵失败,才导致渤海所之败,以及张家口塞外三部倒向明国的恶劣结果。

    对于豪格的“嘲讽”,一段时间里,多尔衮其实是颇为狼狈的,不得已重惩了阿济格,并向福临请罪,不过福临的母亲布木布泰(大玉儿)是多尔衮的坚定支持者,因此,不但没有对多尔衮有所苛责,反而多加慰籍,也正是因为有布木布泰的支持,多尔衮才可以一如既往的总揽建虏中央的大权,豪格虽然上窜下跳,极力想要挑战他的权威,但却都是毫无结果。

    到现在,朝政大权全部在多尔衮的手中,内内外外也都是他的人,渤海所之败,对他的权威没有任何影响。

    每每想到这一点,豪格就愤怒无比。

    从去年到今年,豪格屡次提出要讨伐塞外三部,但多尔衮一直都说时机未到,直到今年七月,在李自成张献忠被明廷剿灭,身后身死的消息传来之后,多尔衮召集满汉重臣密议,最后才做出了秋冬讨伐张家口塞外三部的决定。

    身为皇帝的哥哥,黄太吉的长子,豪格当仁不让,自请为主帅,但多尔衮却要亲征,于是他这个肃亲王,就只能带着正蓝旗为多尔衮充当先锋了。

    老代善和济尔哈郎守家,两黄旗也留守,多尔衮多铎兄弟的两白旗连同豪格的正蓝旗,为此次征讨张家口塞外三部的主力。

    因为料想到明国一定会派大兵支援张家口,因此三旗抽调了四千精锐,连同一部分的汉军旗和沈阳蒙古旗骑兵,加上辅兵后勤,共约两万人,沿途又抽调义州的察哈尔部,科尔沁部的精骑,一路往西,连同喀喇沁左右翼,喜峰口土默特,哈刺慎左右翼,巴林,敖汉等蒙古,最终的兵马将达到七万,以期一举击溃张家口塞外三部和明国援军。

    豪格为前锋,先于大军之前出发,今日到达喀喇沁草原,望见迎接的诸位蒙古王亲,他心中却并没有多少喜悦。

  ——

    从去年到今年,他大清自己勒紧裤腰带,却向各个蒙古部落拨付了大量的粮食布匹,以图稳定蒙古草原,并希望蒙古各部多多向明军发动进攻,以消耗明国的国力,为大清争取时间,但就实际的效果来说,却并不理想,虽然因为建虏的援助,张家口塞外三部的倒戈,没有在蒙古各部中掀起效仿,不过各部对张家口塞外三部以及明国的进攻,却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在豪格看来,对蒙古各部的援助并没有起到预计的效果,这些蒙古王亲只吃饭不干活,实在配不上大清封赏给他们的王爵。

    如果是过去,如果是黄太吉还在,如果“大清”兵马依然还盛,他还没有遭受继位的挫折之时,豪格对迎接的蒙古王亲一定没有好脸色,但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他心境不知不觉的也改变了不少,因此,当他勒住战马,诸位蒙古亲贵迎上来之时,他脸上还是挤出了一丝微笑。

    “见过肃亲王~~”

    诸位蒙古亲贵纷纷下马,同为亲王爵的拱手,贝勒或者是贝子都是跪地。

    “起来起来。”

    豪格也下了马,呵呵笑。

    见一向高傲的肃亲王今日居然如此客气,诸位蒙古亲贵都微微惊异。

    杜棱问:“肃亲王一路辛苦,不知辅政王的大军什么时候到?”

    见刚两句寒暄,杜棱就迫不及待的问起多尔衮,豪格脸色立刻就是一沉,神情微微不快:“睿亲王的大军在本王后方,算时间,三四日可到。你们各旗兵马可都召集完毕了?”

    见豪格不悦,杜棱也知自己问的太心急,犯了忌讳,于是急忙讨好的回答:“回肃亲王,我喀喇沁左右翼一万一千骑,土默特五千骑,巴林,敖汉各三千骑,都已经在此地了,但是辅政王和肃亲王一声令下,随时都可以出征!”

    豪格这才满意的点头,目光望向远方长城的方向:“我们这么大的动静,明人是否已经知晓?”

    杜棱回:“遵照睿亲王的命令,各旗小心聚集,此地距离长城五百里,非是明人探骑所能达到,所以明人应该是不知道的。”

    豪格咬牙:“要小心,明国小皇帝可狡诈的很。”说完,他转身上马,眼神忽然有点黯然,这一刻,他又想到了河间府的惨败,若非是败在了河间府,声望大跌,说不得他此时此刻已经继承了大明的皇位了呢。

    众蒙古亲贵簇拥着豪格去往大营。

    当晚,众位蒙古亲贵为豪格接风洗尘,奶酒一杯又一杯,但豪格天生海量,竟然是不醉,博的蒙古亲贵的一片喝彩和马屁。

    ……

    第二日,豪格领着正蓝旗的一千精锐白甲骑兵和五百辅兵,连同喀喇沁左右翼,喜峰口土默特,巴林,敖汉各部蒙古,一共两万余骑兵,马不停蹄向张家口塞外扑去。

    三日之后,多尔衮统帅两白旗精锐和汉军蒙古八旗精锐,连同科尔沁蒙古、义州察哈尔蒙古,一共三万余大军抵达喀喇沁蒙古草原,稍作停留之后,越过喀喇沁蒙古草原,往插汗河套、哈刺慎蒙古草原而去。

    一时,蒙古草原上马蹄滚滚,旌旗猎猎,建虏各部骑兵大军源源不断的向西开拔。

    如果是过去,如果是五年以前,草原上闹的再欢,大明怕也是难以知晓,不止是因为建虏蒙古行军都在长城五百里之外,非是大明探骑所能到达,更因为大明朝堂上下,对建虏历次军事行动都没有预料和提防,对蒙古草原的情报搜集一直都比较怠惰,或者说,因为粮饷人力的匮乏,大明边军有心无力,无法对广袤的蒙古草原进行侦测。

    但现在不同了,自从隆武帝重整边军夜不收,严格挑选,饷银按时发放,并加大奖赏和提携的力度之后,各处夜不收的精神面貌和实战面貌都为之一变,虽然夜不收是一个极度危险的行业,早上出长城,晚上就可能会埋尸在茫茫草原,但在重赏和重功的激励之下,依然有大批的勇士愿意出关冒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