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122章 主动请缨

第122章 主动请缨

  “大人放心,钱康是末将手下的第一猛将,他断后,绝对没有问题。”

  吕品奇发誓一样的保证。

  虽不满意,但只能这么定了。

  吕品奇急急去安排。

  马绍愉和佟瀚邦行对而坐,马绍愉问:“佟协镇,你怎么看?”

  佟瀚邦脸有忧色:“不瞒大人,马蹄坡关乎撤退的成败,更关乎杏山军民的安危,责任重大,因此末将以为,游击钱康恐不能承担。”

  马绍愉皱眉道:“但吕品奇没有断后的勇气,如之奈何?”想了一下,冷冷道:“如果钱康敢擅自撤退,贻误了杏山军民,本官一定上表弹劾,让他步王朴的后尘!”

  大同总兵王朴松山首退,已经被朝廷明正典刑。

  ……

  虽然严令肃静,但杏山城还是很快就喧闹了起来,城中居民并不多,基本都是军眷,大部分的人都愿意遵从命令随军撤退,但也有人故土难离,不愿意离开杏山,而这时就轮到马绍愉出场了,马绍愉令军士们将皇太子的命令说给军民们听。

  听到回关内能分田地,军民们都是兴奋,一些不愿意离开的居民,也终于是点头了。

  吕品奇在副将府摆了宴席,请马绍愉和佟瀚邦共进晚宴,马郎中奔波了三天三夜,终于可以好好吃一顿了,吕品奇又不停的拍他的马屁,因此他胃口颇好,佟瀚邦却一直在默默地想着心事。几杯酒之后,吕品奇更加兴奋,不停的拍马绍愉的马屁,眼睛里都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担惊受怕这么久,他终于是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一会,游击钱康前来觐见。

  钱游击担负重任,今晚将带领五百骑兵断后,吕品奇和马绍愉一一站起为他敬酒,温言勉励之,钱康虽然喝了酒,但却始终耷拉着脑袋,看起来并不是太乐意。

  佟瀚邦眉间的忧虑更深。

  按照计划,杏山军民每人只带五天的干粮,剩下的粮食要全部焚毁,城头的大炮和火药,在百姓们撤退离开之后,也要全部炸毁,府衙和营房能破坏的也要破坏,一句话,任何有用的物资都不能留给建虏。能带走的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全部销毁。整个下午,杏山城都处在紧张忙碌的气氛中。

  戊时,也就是晚上八点,百姓们行囊都收拾好,开始在杏山最后的晚餐,掩护军民撤退的兵马和断后的骑兵也都列阵完毕,只等主将一声令下就动身开拔。

  但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负责断后游击钱康不慎从马上摔了下来,右腿骨折。

  伤势如此,肯定是不能带兵断后了。

  “他故意的,老子非斩了他不可!”

  吕品奇暴跳如雷。

  马绍愉也着急的跳了起来,没有断后,就无法保证撤退的安全,皇太子可是跟他有严令,如果出了差错,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马绍愉急急问:“吕协镇,除了钱康,还有谁可以领兵断后?”

  吕品奇又摸下巴又抓胡须,眼珠子乱转,急的脑门冒汗,但一时却也想不出一个人选,钱康是他手下的第一猛将,钱康都这样,其他人就更是不必提了。

  马绍愉脸色铁青:“没有人断后,撤退之事就不能贸然进行!”

  “这,这……”吕品奇结结巴巴,他知道马绍愉是在逼他,作为杏山主将,他的确应该亲自领兵断后,但他就是不敢。在辽东这么多年,对建虏骑兵的威力,他最是了解了,一旦被建虏发现,这支断后人马绝对是全军覆没的下场。不但他,他手下的将官也都是心知肚明,所以钱康才会“不慎”摔折腿。

  “不如末将留下吧。”

  僵局之下,佟瀚邦站出来,一脸肃然的向马绍愉抱拳行礼。

  马绍愉惊讶。

  吕品奇却是大喜:“佟协镇是我辽东猛将,他断后肯定行!”

  “不行,佟协镇是塔山守将,塔山撤退还需要佟协镇调度,佟协镇如何能留在杏山?再者,杏山兵将能听佟协镇指挥吗?”马绍愉脸色严肃的摇头。

  佟瀚邦一脸正色:“撤退之事,末将的副将蔡阔宪、游击刘思康都可以处理,末将在不在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至于兵将指挥的问题,只要大人同意,吕协镇授权,末将临时指挥一下应该也不是问题。”

  “对对对,佟协镇说的太对了,末将这就把他们召集来,如果胆敢有人不听号令,佟协镇可斩之!”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吕品奇说什么也不放过了,说完不管马绍愉同意不同意,他一溜烟跑出房间,去召集部下了。

  等吕品奇走后,马绍愉深深望着佟瀚邦,叹口气:“佟协镇,你可是想好了?”

  佟瀚邦面色从容的回答:“大人不用太担心,杏山距离建虏答应三十里,夜色漆黑,只要我们行动隐蔽,建虏必不能发觉。杏山杏山相隔二十余里,明为两城,实为一体,末将在杏山断后,不止是保护杏山军民,其实也是在保护塔山军民。”

  马绍愉深为感动,对佟瀚邦深深一躬,肃容道:“将军高风亮节,下官佩服。但使辽东将官都如将军,何愁建虏不灭?”

  深夜子时,按照计划,杏山军民每人携带五日口粮,扶老携幼,点了少量火把,悄悄从杏山南门而出,向着塔山前进。护卫他们是杏山两千步兵,虽然是辽东,虽然是战事频繁的边军,但眼前的这两千军士却也并非全部都是精壮,年纪大的军士四十多了,小的只有十五六岁,手中武器以长刀和盾牌为主,虽有少量火器,但都是落后的三眼铳,马绍愉看的颇为感慨,想不到大明最精锐的辽东军,竟然也是这种状态,自己身为职方司郎中,好像也有点孤陋寡闻了。

  佟瀚邦带来的一百精骑加上杏山城中的四百骑兵,在这之前就已经悄然出城了。

  出城前,佟瀚邦将那名射落建虏侦骑的小将托付给马绍愉。

  原来小将是他的独子佟定方。

  “我要跟你一起去!”佟定方脸色涨红。

  佟定方今年刚十八岁,个子不高,但却英气逼人,松锦之战时,曾带了一百精骑想要夜袭建虏,虽然最后被佟瀚邦阻止了,但却也能看出他的英勇之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