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164章 有死无生

第164章 有死无生

  佟瀚邦腾的跳起,冲到城垛边,往高地远望。

  只见高地上火把明亮,隐隐听见有喊杀之声。

  佟瀚邦的心,猛的一沉。

  怎么的,难道是起内讧了吗?

  高地上两支兵马,李辅明一千人,吕品奇不到三百人。李辅明官职高,人马又多,吕品奇不应该跟李辅明发生冲突才对呀?可听这喊杀之声,明明就是在火拼。

  “佟定方!”

  “末将在!”

  “你严守城池,不管我在城外遇到什么,都不可带兵出城!王升,点一百骑兵,随我出城!”佟瀚邦连下两道命令。然后下了城楼,带了王升和一百骑兵急急出了南城门,向高地疾驰而去。

  暗夜出城,风险很大,万一城外有建虏的伏兵,那就糟糕了,但佟瀚邦顾不上了,塔山和高地互为倚角,高地在,塔山就在,所以高地绝不能出什么乱子。

  不过他还是很谨慎,一百骑兵分成十队,远远散开,将方圆五里的情况都探查清楚,确定没有敌情之后,佟瀚邦才奔到高地的壕沟边,向上面的明军表明自己的身份。

  高地明军的大骚乱,建虏也听到了,并急报给了鄂硕,不过夜色漆黑,鄂硕怀疑这是明军的诱敌之计,因此按兵不动,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动作。幸亏鄂硕多疑,如果他此时纵兵来攻,高地肯定是守不住的。

  确定佟瀚邦的身份之后,明军放下木桥,佟瀚邦驰马而进。

  营寨里,火把明亮,明军悄然肃立,弓上弦刀出鞘,一副紧张肃杀的景象。佟瀚邦目光一扫,发现周边都是李辅明的部下,吕品奇的部下一个也没有看见,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下了马,疾步向李辅国的帅帐走去。

  远远就看见李辅明帅帐前摆了十几具尸体,尸体上盖着白布,不能确定是谁,不过其中两具尸体的靴子,明显是将官级人物。

  佟瀚邦心中咯噔一下,隐隐已经猜到了答案了。

  到了李辅国的帅帐前,除了李辅明手下的几个将领,佟瀚邦还看到了唯一的一名杏山将领赵尚刚。赵尚刚脸色灰白,整个人呆呆的,和佟瀚邦对视时,脸上露出苦笑。

  帅帐内,李辅明身披甲胄,正坐在火炉边喝酒,他穿着贴身的布衣,头发凌乱的在头顶系成了一个发髻,眼睛里带着红丝,虬髯胡须上隐隐还有血迹。

  佟瀚邦疾步走进。

  “坐!”李辅明不看佟瀚邦,只为佟瀚邦倒了一碗酒。

  佟瀚邦坐下来,默默把酒喝了。

  “吕品奇想要带兵逃跑,老子把他和他的副将全杀了!”李辅明咕咚咕咚喝了一碗酒,放下酒碗,打着酒嗝说。

  佟瀚邦脸色凝重,李辅明的官职虽然高,但却没有擅杀吕品奇的权力,吕品奇是朝廷正式任命的从三品武官,不管犯了何罪,李辅明就没有擅自处置的权力。不说李辅明,就是辽东督师范志完也没有。当年袁崇焕杀毛文龙,还需要用一句不清不楚的圣旨,整个大明,也就袁蛮子有那种横劲。

  “此事我一人承担,佟协镇你不必担忧。”李辅明笑。

  佟瀚邦抱拳,肃容道:“末将必上表朝廷,将个中原委详细说明!”

  李辅明无所谓的摇手:“不用了。松山之败,天下人都把我李辅国当成了贪生怕死之徒,再多一个擅杀同僚的罪名,我也不在乎。你来的正好,明日必有一场血战,如果我守不住,你要带兵立刻撤退,不必顾忌范志完的三天命令。”

  佟瀚邦一惊:“总镇……”

  从李辅明的表情里,他隐隐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走吧,就这么定了。”李辅明声音悲凉,不让佟瀚邦说话,然后他咕咚咕咚又开始喝酒。

  佟瀚邦只能站起来,抱拳对李辅国深深一躬:“末将告退。”

  走出帅帐,冷风一吹,佟瀚邦心情无比沉重,吕品奇一死,杏山兵必然是人心惶惶,纵使能李辅明能强行压制,但明天作战之时,恐怕也不会有太高的战意。

  赵尚刚把佟瀚邦送到营门边,并简单的将事情经过讲诉说了一遍。

  吕品奇要撤,他提出反对,被吕品奇关押起来,他寻机逃出,急速通报了李辅国。

  李辅国不废话,立刻带兵围了吕品奇的营帐,一番火拼,吕品奇和副将吴有德被当场斩杀,其他两个将领都被押了起来,现在杏山兵由他带领。

  “你做的很好,我大明绝不能再出现第二个置友军于不顾的王朴!”佟瀚邦拍拍赵尚刚的肩膀:“明日必是一场血战,习之,努力!”

  赵尚刚字习之。

  赵尚刚抱拳,慨然道:“有死无生!”

  翌日清晨,第一抹的晨曦穿过厚厚的云层,照射在塔山的城楼之上,也照在那一面蓝底白字的明字大旗上。

  城内和城外都炊烟燃起,虽然互为敌人,风俗发型完全不同,但吃饭时间却是一致的。

  佟瀚邦站在旗下,脸色凝重。

  半个时辰后,建虏营门大开,汉军旗士兵在晨曦之中列阵而出,向高地缓缓压来。

  经过一夜的修整,又有援兵加入,汉军旗的士气好像恢复了不少,孙定辽在阵后纵马来去,大声的呵斥,和昨天一样,汉军旗依然十辆盾车,五百人试探,但不一样的是,今天汉军旗的士兵足有四千人,且阵后的佛朗机炮足足有三十门,已经超过了高地上明军的火炮数量。

  而就在汉军旗列阵之时,佟瀚邦最担心的一件事情发生了。

  一队建虏骑兵护卫着十几匹的骡马拉着两门红夷大炮赶到了。

  看个头跟塔山城头的差不多,应该都是射程一千米的中型红夷炮。

  见到红夷炮,建虏士气大振,喊声震天:“大炮来了!””

  佟瀚邦心情沉重,不用问,这两门千斤的红夷大炮是建虏连夜运输而来,一路不知道累死了多少骡马,看来鄂硕真是心急火燎,不惜一切了。

  高地之上,明军心情沉重,眼睛里都有恐惧。

  “砰!”

  半个时辰后,红夷大炮开始试炮,第一炮就轰在了高地之上,土石崩裂,明军血肉横飞。

  “上!第一个冲上高地着,赏银百两!”

  孙定辽跃马横刀,大声命令。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