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182章 专线专营

第182章 专线专营

  “先生请问。”朱慈烺微笑,他一出来,工部尚书魏藻德就退缩了,显然是畏惧他这个皇太子,谢升倒还有些胆气。

  “厘金税是殿下倡议,朝廷开设的,如今各项事务都已经齐备,只等三月十五日就会开始征收,今天已经是初十,只五日时间了,殿下却在这个时候提议为海运开一扇小门,臣有点不能理解。”谢升肃容。

  朱慈烺淡淡笑:“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但厘金税针对的是一般货物,粮食不在征收范围内,因此漕米改海并不会损害到厘金税的征收。”

  “殿下如何保证,海运来的都是粮米,里面没有暗藏其他物品?”谢升追问。

  “粮米之中混杂其他物品,借以逃避厘金税,这个问题不止是海运,漕运同样也存在。”朱慈烺淡淡道。

  “漕运有十三道关卡,关关严查,纵使奸商能在一两处取巧,却不可能在十三处,处处过关,只要查出一处,就是严惩,而海运却只有起始和终点两处,万一有奸商在粮米之中混杂其他货物,朝廷又查缉不严,货物都走海运,大量走私,厘金税岂不是就变成空谈了吗?”谢升皱着眉头。

  “先生所虑正是我所忧心的,所以我才说要有限,而不是全面放开。”朱慈烺道。

  谢升不明白。

  朱慈烺向崇祯拱手:“父皇,儿臣以为,要避免海运乱象,现阶段,只有一个办法。”

  “讲。”崇祯竖起耳朵。

  “专线专营!”

  朱慈烺清楚的说出四个字,然后解释:“漕米改海,使用专一航线,只允许广东到天津,其他航线不得经营,乱窜者视为贼船,此为专线;所谓专营,就是交给一家大型的船号,出了问题,不管是走私或者是搅乱沿海治安,都唯船号是问!”

  群臣们又微微吃惊。

  专线他们都能想到,但专营却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专线专营,即补充了漕运的不足,省却了广东福建两省的劳顿,又不影响整个漕运大局,还可以咎责专人,臣以为,此议可行!”微一思索,礼部右侍郎蒋德璟终于直接表态支持了。

  群臣议论纷纷,他们大部分都是漕运的支持者,知道只要开了海运这扇门,漕运终究会受到损害,不过一时半会却也想不出反对之策,更何况,龙座上的崇祯眼有喜色,对皇太子的提议好像颇为欢喜,他们父子二人是不是早就商议好了?贸然提出反对,会不会惹的龙颜大怒?

  只有礼部尚书林欲辑颤颤巍巍地站了出来,慨然道:“陛下,海禁是我大明祖制,不可轻开啊!”

  崇祯不说话,显然,他也正在祖制和现实的利弊之中纠结。

  朱慈烺知道,必须再加一个筹码了。

  如果说漕米改海只是撬动海禁政策一道缝,将来同荷兰人谈判,给予自由贸易权,就是开一扇大门了,如果连小缝都撬不动,又何谈大门呢?

  于是向崇祯拱手:“父皇,儿臣以为,除了专线专营,将广东福建的漕米运到天津,那家被准许的船号,还需承担另外一个重大任务。”

  “讲。”

  “做我大明的后备水师,听候朝廷调遣,只要朝廷需要,船号随时为朝廷运兵!短期是义务,长期朝廷可适当给予补偿。”

  此言一出,朝堂上的议论之声就更大了。

  崇祯可能是华夏王朝里对私有财产权最看重的一个皇帝,国库内库空虚见底,崇祯低声下气的请求群臣义捐,但却从来也不敢横夺,对大臣如此,对商家百姓也是如此。崇祯十七年,王朝覆灭在即,欲调山海关吴三桂回京勤王,吴三桂提出饷银要求,崇祯拿不出,都到这个时候了,崇祯也不敢想出一个“坏点子”,对城中的富豪勒索银两。

  李自成进入北京后,一共从勋贵,官员和富商的家中抄出七千万两银子。

  北京城中并非没有银子,只是崇祯想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或者说,他儒门圣教徒的性格,使他根本想不出“坏点子”,如果换成他先祖朱元璋,南京修城没钱,立刻就想办法抄了首富沈万三的家,一点犹豫都没有,纵使知道会遭人非议,他也毫不在乎。

  万历皇帝虽不抄家,但却想办法的开店开矿,增加内库的收入,崇祯束手无策,空有道德,眼看着国库空虚,除了向群臣乞求义捐,竟然没有第二个办法。

  朝廷使用民船,历来都是要给钱或者是抵充徭役的,哪怕给的很少,从来没有白用,朱慈烺现在的提议,让群臣微微吃惊。

  “殿下,所谓运兵,指的是哪里?”礼部尚书林欲辑又颤颤巍巍的站了出来,向朱慈烺拱手问。

  他最喜欢的就是在朱慈烺身上挑刺。

  朱慈烺回一礼,淡淡回答:“没有特指,如今天下不宁,外有建虏内有流贼,朝廷在北方的兵力捉襟见肘,但在南方却还一些闲兵,如果能有一支运兵的船队,可以将广东福建之兵短时间之内运到天津,不但拱卫京师,也可预防万一。”

  林欲辑又颤颤巍巍的退了回去。

  朱慈烺回答的有理有据,这刺他挑不出。

  群臣之中,不少人在微微点头。

  是呀,如果能通过海运,从东南运来兵马,不管面对建虏或者流贼,朝廷能使用的兵马都会增加不少,虽然这些年来朝廷也动过东南的兵马,比如四川的白杆兵,但陆路遥远,来回就得走一年,三月发出命令,来年三月才能赶来,根本远不济急。

  而从广东到天津,海运只需一个月,危急之时,确实可以使用。

  “殿下,民船都是小船,运粮可以,如果用来运兵,怕是不行吧?”谢升皱眉。

  朱慈烺笑:“先生有所不知,民船并非都是小船,据我所知,一次能运两百人的大沙船,在江南为数不少,如果能为朝廷所用,不管调兵还是运粮,都是朝廷的一大臂助。”

  龙座上,崇祯眼睛发亮,到这时,他已经完全明白朱慈烺的意思了。

  要执行对建虏后方骚扰的战略,非有一只运兵船队不可,原本的谋划,是想要使用长江水师,但长江水师移驻天津之事,因为江南官场的反对,已经是夭折了,朝廷又没有财力造新船,如果照朱慈烺所说,江南真有一次能运载两百士兵的大沙船,用来当作运兵船,最合适不过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