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275章 救父奔波

第275章 救父奔波

  刘宗周心中满是愧疚,侯恂不但是东林中人,而且跟他素有交情,今日面圣,他原本是要替侯恂讲话的,但和皇帝一番争论,接着皇太子又跑了进来,慷慨激昂,激动愤懑之下,他竟然将侯恂之事忘了,直到见了侯方域方才想起,心中颇为不安

  “贤侄快起,令尊之事,老夫一定直言到底。”刘宗周道。

  “谢先生。”

  侯方域眼眶泛红,他侯家三代都是东林人,他师傅倪元璐也是东林人,绝对是根正苗红。他父在狱中六年,东林上下虽竭力营救,但崇祯就是不松口,准侯恂回家奔丧守孝,但就是不赦免,群臣都说不动,只能请刘宗周出马了--如果刘宗周也不行,他真不知道该去求谁了。

  叙了几句家常,侯方域不敢多扰,躬身退了出来。

  门外两个人正等着侯方域,一人是眉头紧皱的原兵科给事中方士亮,另一人是表情淡然,但眼睛里却满是昂扬的黄宗羲。三人原本并不认识,但因为都是东林人,恰逢刘宗周进京,东林聚会,这才相互认识,聚在了一起。见侯方域出现。黄方两人一起迎上来,齐问:“如何?”

  侯方域微笑点头。

  二人都是笑,黄宗羲道:“我看本来就不用说,先生一定会为若谷先生仗义直言!”

  侯恂号若谷。

  “不止念台先生,还要去恳请其他先生,明日早朝之上一起为若谷先生发声。”方士亮出谋献策。

  “好,我这就去。”侯方域心情激动,其父入狱六年,今日终于是看到脱困的曙光了。

  黄宗羲却摇头:“我看不必,素日里诸位先生在朝堂上就没少为若谷公直言,但陛下不为所动,再请也是无益……倒是有一人,如果咱们能说动他,他愿为若谷先生说一句公道话,若谷先生必能脱困!”

  “是谁?”侯方域惊喜。

  方士亮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显然他知道黄宗羲要说谁。他和黄宗羲聚在一起五六天了,对内外时局,国策方向,多有议论,黄宗羲没有隐瞒自己曾经偶遇皇太子之事,很简单但很具体的跟方士亮说了一下,同时在言语之中对皇太子颇有赞誉。

  这引得方士亮很是不快。

  他只所以罢官就是因为反对皇太子的政策,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黄宗羲当着他的面赞誉皇太子,不等于是在打他的脸吗?难道他反对皇太子追逮三策的“桀纣之法”是错误的吗?

  有此心结,后来的谈话都不怎么愉快,只不过两人都是刘宗周的学生,都在等待刘宗周进京,因此勉强凑合在了一起,不然方士亮早就拂袖而去了。

  最近几天又有大事传来,京营整顿完毕,皇太子裁调了两万多人,只留下了三万,前几日,有老兵在德胜门军营门前控诉冤屈,兵部尚书也就是皇太子的狗腿陈新甲竟然派兵镇压,前后一共死了六个人,闹出了很大的风波,陈新甲本人都受了伤,这一来方士亮就更是振振有词了:看吧,太子暴虐成性,对清退的老兵都如此无情,一点都不知道爱民如子的道理,将来绝对不会是一个明君!

  黄宗羲倒没有跟他辩,不过表情却是不以为然的。

  现在听黄宗羲要请皇太子帮忙,方士亮的脸色当然不会好看。

  “快说呀,谁?”

  黄宗羲只不过稍微一停顿,侯方域就有点等不及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急切的问。

  方士亮脸色更冷。

  黄宗羲向北拱手,肃然道:“当然是皇太子殿下!”

  侯方域愣一下,然后惊喜的跳起来:“太冲兄,你能见到太子殿下?”

  虽然不在朝,但作为名士,侯方域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他清楚知道朝堂上的变化,知道皇太子提出治国四策,又漕米改海,很多过去阻力重重,无法推动的政策,在皇太子的坚持下,竟然缓缓向前推动了,皇太子的政治能量可见一般,如果皇太子真能他为父亲说情,他父亲绝对可以获释!

  黄宗羲点头:“在下和太子殿下有过一面之缘,如果在下去递名刺,太子殿下应该会见的。”

  “太好了!”侯方域兴奋极了,抓着黄宗羲的手腕:“太冲兄明天就带我去好不好?”

  就像是即将溺死的人看见一根漂浮的木头,侯方域急不可耐,不顾一切。

  “我看不好!”

  不等黄宗羲回答,方士亮就泼来一盆冷水。

  “为何?”侯方域愕然的看向方士亮。

  方士亮冷冷回答:“第一,太子对我东林有所成见,当日在朝堂上所谓的腐儒、所谓的读书人不体恤朝廷,很明显就是针对我东林,若谷先生是东林中人,当年又犯的是糜烂军饷之罪,皇太子对这一类的罪行最是反感,从抄家徐卫良和几个小太监就可以知道,朝宗兄去求皇太子不但无益,反而有可能是自取其辱。更何况,皇太子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念台先生已经答应于你,你却又要去求皇太子,难道你是认为念台先生有心无力,救不下你父亲吗?既如此,你又为何跪求念台先生呢?如果让念台先生知道,先生心里又会作何感想?”

  方士亮冷冷地扔出两个理由。

  “这……”

  侯方域哑口无言。

  “话已说明,如何抉择,朝宗兄慎重考虑吧。”方士亮面色冷冷的向侯方域一拱手,大袖一挥,转身走了。

  “致远兄……”侯方域想要挽留,但方士亮头也不回。

  侯方域一脸苦笑。

  黄宗羲微微叹息:“致远兄比我还要激愤啊。”目光看向侯方域:“不过致远兄所说也有道理,眼下确实不适合去见太子殿下,且看明日早朝的情况,再做决断吧。”

  侯方域黯然:“也只能如此了。”忽然又振作,笑道:“太冲兄,一起喝酒去。”

  “不必了。”

  “走吧。你和太子殿下如何见面,如何认识?太子殿下又是怎样的人?你与我详细讲来,走走,不要推辞了……”

  侯方域抓起黄宗羲的手,不容他拒绝。

  两人身影消失在驿馆前。

  驿馆里,刘宗周正在灯下书写为侯恂释罪的奏折,清丽工整的蝇头小楷从笔尖下流淌而出,他心情却纷乱无比,写到忧心处,忍不住幽幽一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