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284章 烧粮之策

第284章 烧粮之策

  “……”侯方域被吓得噎住了。他心急火燎的救父,从未站在皇太子的角度思考问题,此时听太子说来,他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如果是昨天来求,皇太子或许有答应的可能,但今日早朝已经有了圣断,皇太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了。

  不但不答应,甚至有可能会降罪于他。

  想到这一点,侯方域一头的冷汗。

  黄宗羲也呆住了,他为人坦荡,又没有踏入官场,对朝堂和官场上的花花肠子尚没有了解,因此他没有想到这一点,不然断不会带侯方域来。

  比起侯方域一头冷汗,六神无主,黄宗羲还算是镇定,他立刻起身,向朱慈烺深鞠:“殿下息怒。侯方域救父心急,口不择言,但绝无忤逆君父之意,请殿下明鉴!”

  朱慈烺不动声色:“先生先回吧,我有话单独和他谈。”

  “臣……”黄宗羲不能抗旨,但又为侯方域的安全担心。

  朱慈烺知他心意,淡淡笑:“先生放心,本宫对候公子绝无恶意。”

  黄宗羲想想也是:如果皇太子想要降罪,现在就可以降了,哪还用支他离开?

  于是躬身道:“臣告退。”用安慰的眼神看了侯方域一眼,转身退出。

  房间里只剩下朱慈烺和跪在地上的侯方域。

  “殿下,”这么一缓,侯方域噎在喉间的那口浓痰终于是咽了下去,他急忙解释:“我侯家时代忠良,绝无忤逆君父之意!家父从小就教导臣……”

  一大番的解释之言。

  朱慈烺静静听着,等侯方域说的差不多了,他忽然道:“侯方域,你真想救父吗?”

  “是!只要家父能从诏狱脱困,臣万死莫辞!”想到老父进入诏狱大牢的凄凉背影,侯方域情绪激动,眼泪止不住而下。

  “不用万死,有一条九死一生的路,只要你能走通,我不但保你老父无虞,而且还可让他官复原职,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走?”朱慈烺淡淡道。

  侯方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喜道:“请殿下吩咐!”

  “我说的九死一生不是夸张,是真的九死一生!”朱慈烺盯着侯方域的眼:“你可要想好了,一旦本宫将那条路指出来,你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

  “只要能救父,就算是刀山火海,臣也愿意去走一遭!”

  侯方域想也不想。

  真是孝子啊。

  朱慈烺忽然有点犹豫了,他不知道该不该将候大公子置于那种九死的险境?侯方域是才子,也是孝子,假若明朝没有亡,他一定会有所作为,并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而经过这一番的交谈,朱慈烺更是真挚的感受到了他的赤子之心。这样的人,不说英俊的外表,只说他的才气和赤诚就是一时人杰,只因为要拖延流贼围攻开封的时间,就将他置于险地,是不是暴殄天物,或者是自毁英才呢?

  侯方域殷殷望着朱慈烺。

  慈不掌兵,如果侯方域真是一个人才,必然能完成此事,如果不是,也就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只要能改变甲申之变的历史走向,有些人必须牺牲,有些事必须去做。

  朱慈烺下定决心,闻到:“你是河南归德府人,对吧?”

  “是,我侯家世居归德府。”

  朱慈烺点头,肃容道:“好,接下来我要说的都是朝廷机密,出我口,入你耳,绝不能再被第三个人知道,否则你就是泄露军机之罪!”

  侯方域咽了一口唾沫,点头。

  “本宫交给你的任务很简单,那就是烧粮!”朱慈烺一字一句的说。

  “烧粮?”侯方域惊讶。

  朱慈烺道:“今天是三月十三,你明日一早就出发,日夜兼程返回归德府,京师到归德一千两百里,算日子,十天左右你就可以回乡,而本月月底,二十七八之时,会有十万流贼会围攻归德府。而你的任务就是城破之时焚烧城内粮米,不使流贼在破城之后获得更多的军粮!只要你能烧掉城内五成粮米,本宫就算你立下大功,到时不但你父亲出狱无虞,本宫还会为你请功!”

  听到此,侯方域脸色大变。

  他是河南归德人,对流贼之祸最清楚,也最恐惧。

  崇祯八年万余流贼举着火把,四面围攻归德府的景象,他还记忆犹新,这几年中原各地都糜烂了,但仗着归德府高大城墙的保护,归德局势还算安稳,家乡人也都还平安。但照太子所言,流贼马上就要围攻归德了,家乡的平安和宁静马上就要被打破,他脸色如何能不变?

  更让他震惊的是,皇太子居然要令他烧粮!

  这是怎么回事?

  中原局势已经糜烂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了吗?归德府已经不可保了吗?皇太子既然知道归德府要被攻击,为什么不提前增兵守卫?

  侯方域眼有惶恐,脑中闪过无数的疑窦,但皇太子严肃无比的表情让他明白,这些问题不应该是他问的。

  城内粮米,指的当然不是官府的府库,而是商人世家的粮仓,他侯家是归德世家,烧掉自己的粮米不算什么,但如果烧别家的,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这个乱世里,粮米就是命,你烧人家的粮米,人家不跟你拼命才怪呢,即使明知道流贼破城后,粮米都会被流贼抢走,但能狠下心来焚烧粮米的人,却也没有几个。

  人都有侥幸心理,想着我只要藏好了,不被流贼发现不就可以了吗?干嘛要烧掉?还有甚者会想,没有粮米,流贼不是就要杀人了吗?所以粮米不能烧,自己保不住,留给流贼保命也可以。

  至于流贼得到粮米之后,实力会扩大,会攻打更多的州府,那就不在他们的考虑中了。

  因此,烧粮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朱慈烺盯着侯方域,继续道:“本宫会派得力人手配合你,今天已经十三了,除去十天的赶路时间,你回乡后只有三到五天的筹划时间,任务艰巨,九死一生,万一被流贼发现你就小命不保,所以你要想清楚了,如果自认做不到,现在就可以拒绝我。”

  说完,盯着侯方域的脸,等着他回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