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272章 归德之战

第272章 归德之战

  同知大人离开,现场留下知县大人坐镇。

  在梁以樟冰冷的目光面前,士绅富商们不敢多说什么,嚷嚷了一会,灰溜溜走了。

  很快,府衙强制士绅富商们捐银捐粮的告示就贴了出来。

  百姓们见了欢喜,士绅们一个个却是如丧考妣,有人到府衙游说,想让同知大人改变主意,但颜则孔一概不见,知县梁以樟倒是来者不拒,不过却没有人敢游说他。

  下午,一流贼在城外劝降,被梁以樟一箭射倒,其他流贼大骂退走,再也不敢靠近城墙。稍后不久,一名黄脸将领带着数万流贼从营中列队而出,身后旗号打着一个“袁”字。姓袁的将领指挥流贼们担土搬石,堵住了护城河上游的来水,城内兵少将弱,不能出击,只能眼睁睁看着护城河河水渐渐断绝。

  城墙内,官军正在举行誓师大会,由梁以樟主持并分派任务。

  梁以樟慷慨激昂的道:“贼自西南而来,延绵数十里,声势浩大,然我有归德坚城,更有数十万的百姓,只要我辈同心协力,奋勇杀敌,必然可以杀退流贼!但若是恐惧害怕,离心离德,归德城必然不保,我辈的兄弟姊妹,必然被贼人屠戮,为国家,为百姓,守土报国,杀贼!”

  “杀贼!”众军齐声响应。

  只不过声音却不是太洪亮,而且人人眼中都有恐惧,城外流贼势大,这商丘城真能守住吗?

  “凡城中粮食,兵器,火药,铜铁,一体征用。”

  “凡城中,男女老少,皆分兵列队,区分青壮老弱,青壮分队上城防守,老弱搬运物资,但有不从者,斩!奋勇杀敌者,赏!”

  “凡城中官员,皆守城门。请同知颜大人守西门。原户部郎中沈老大人(沈家族长)副之,经历徐一源守北门,教谕夏业英副之,户部主事王大人(王世琇)守南门……”

  梁以樟一一下令,最后道:“本宫率五百兵为预备队,但有不支。本官必亲往救援!”

  所有人齐声答应。

  人群中,一个虬髯汉子默默注视着梁以樟,心中渐渐明白太子为什么要保护梁以樟了。

  梁以樟是一个干才。

  只可惜,归德没有强兵。

  第二天上午,流贼大军出动,开始填埋护城河,清除城外的障碍物,并准备攻城器械。

  商丘护城河绕城一周,在城墙外米处,正是弓箭三眼铳的覆盖范围,于是火器和弓弩齐发,将掘土填河的流贼打的七零八落,只可惜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贼兵,而是被流贼裹挟而来的饥民,一个个衣衫褴褛,为了一顿午饭,操着铁锹和锄头,拼命往河中填土。

  商丘保卫战正式打响。

  虽然官军拼命发射火炮,用弓箭和三眼铳攻击填河的饥民,但饥民太多了,死了一拨又一拨,黑压压的仿佛是滚滚而来的潮水,永远也杀不退,但有胆怯逃跑的,都被阵后督战的贼兵当场斩杀。渐渐,城下血流成河,死去饥民的尸体混合着泥土被填入护城河中,将这一条围绕商丘的护城河变成了掩埋尸体的万人冢。

  “轰!”

  流贼的大炮也响了,虽然没有轰在城头,而是落在了城内,但却也给城头的守军造成了不小的惊骇。

  侯方域正在城头,他脸色发白的望着被流贼火炮击中的宅院和几个侥幸从院子里逃出的百姓,心中明白:流贼再也不是过去的流贼了,不但兵强马壮了,而且连官军的专利火炮都拥有了,怪不得越来越难剿,连左良玉都开始畏贼不前……

  “轰!”

  流贼的火炮又开火,这一次没有越过城头,而且准确的落在了城头守军人群中,血肉横飞,惨叫连天,所有人都色变,吓的趴倒在地,更有人都吓尿了,蹲在城垛边,抱着头,一个劲的哆嗦。

  侯方域吓的脸色煞白,心脏砰砰乱跳的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手里的长剑握不住,双脚也发软,哆嗦着有点站不住,站在他身边的其弟侯方夏连忙扶住他:“哥,这里太危险了,我们下城吧……”

  “不!”

  缓了口气,抹了把头上的冷汗,侯方域咬着牙,坚定的摇头:“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临阵怕死?随我杀,一定要杀退流贼!”

  颜则孔和梁以樟一个在西城,一个在南城督战,两人嗓子都喊哑了,梁以樟更是羽箭连发,杀伤了将近一百名的流贼,然于事无补,等到天近黄昏之时,城外的护城河还是渐渐被填平了。

  夜幕降临,流贼终于退去。

  守城的官兵和义勇疲惫的坐下,大口大口的喘息。

  这一天恶战下来,城头守军伤亡并不大,但所有人都知道,流贼的进攻尚没有正式开始,今天不过是一道开胃菜,明天才是真正的大战。

  梁以樟一脸坚毅的下了城楼,他青色的七品官服上微带血迹和尘土,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件战袍。

  七大家中,沈宋等五家都派管家和家丁压着粮饷按时按量的送到了府衙,但高家和杨家却迟迟没有动静,直到黄昏战斗结束,都没有将钱粮送到。

  梁以樟亲自带队,到两家催粮。

  高家家主对梁以樟破口大骂,杨家次子更带着家丁反抗,梁以樟横眉冷对,不为所动,该抓抓,该杀杀,一点都没有客气。两条人命下去,两家立刻就老实了,再也不敢啰嗦,乖乖交出钱粮。

  这一夜,商丘守军枕戈待旦,颜则孔和梁以樟更是夜宿在城楼之上,城外护城河已经被填平,两人担心流贼会趁夜攻城。所幸,流贼并没有夜攻。凌晨时分,梁以樟披衣站在城垛边,望着漆黑的夜色,脸上满是忧虑之色……

  翌日清晨,流贼攻城器械准备俱全,数十万的流贼随着各营各旗走出大营,在城外列阵。经过十几年的流窜作战,三起三伏,眼前的流贼俨然已经被锻炼成了一支精锐,行军作战颇有章法,再也不是不习战法的乌合之众了。战鼓声中,一面巨大的闯字大旗出现在西门之外,众多亲兵簇拥着一名大将立马旗下,只见那人身材瘦高,颧骨高耸,左眼戴着黑色的眼罩,头戴一顶红色毡笠帽子,一只大大的鹰钩鼻子立在一张长长地马脸上,面沉如水,用独眼冷冷观望眼前的商丘城。

  独眼闯贼李自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