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341章 只身试险

第341章 只身试险

  梁以樟身着道袍,头戴方巾,肩膀上挎着搭子,右手里摇着一只小铜铃,俨然就是一个游方道士。张名振扛着扁担,戴着大斗笠,脚夫模样,只有侯方域依然是领袍儒巾,玉面朱唇,一点都不改他潇洒倜傥的书生形象。对这一点,张名振很是不满,甚至冷冷“怼”过侯方域两句:要当公子回京师当去,不要留在我身边当靶子。

  侯方域脸色涨红,表情尴尬,但说归说,他就是不肯改,更不肯回京,只私下里和梁以樟解释,不是他不愿意改装,更不是要保持帅哥的形象,而是这么多年的长袍儒巾穿习惯了,换别的装扮,他全身上下都不自在。

  梁以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对一切都已经看淡,如果是过去,他也是绝对不会换上这身道袍的,但为了天下,为了报答太子的知遇之恩,他连命都可以豁出去,又遑论一身道袍?

  “照计划行事,如果天黑之前我没有消息传出来,你们就离开吧。”

  梁以樟右手铃铛,左手木棍,迈步下山。

  对袁时中,他们三人都没有什么了解,只知道是一个贼首,且以前没有接触过,就这样去劝说,说九死一生一点都不为过,但这是太子的钧令,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执行,而且不能再拖延,照太子信说所说,袁时中最多只会在陈州停留三天,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所以没有可犹豫的了,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必须去闯一遭了。

  “大人!”侯方域脸有不忍之色,上前两步,对梁以樟拱手:“如若袁时中不允,大人可有什么应对之策?”

  “唯一死而已!”

  梁以樟想都没有想,左手木棍重重在地上一点,他夫人儿女能死里逃生,他已经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纵死也没有遗憾,说完,大步向前走。

  侯方域急忙又追上去:“大人有什么话要带给夫人吗?”

  梁以樟头也不回,风吹起他的道袍,鼓得像是要飞起来。

  侯方域连续问了两声,梁以樟都没有回答,侯方域也不再问,红着眼眶,对着梁以樟的身影长辑到地。再直起身时,梁以樟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点,恍惚的要被这原野大地所淹没,风吹来,侯方域鼻子酸酸地,热不住要落泪:这一别,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梁大人?

  感伤无尽之中,却发现张名振蹲在地上,正面无表情的擦拭腰间的长刀,从头到尾,张名振好像都没有多看梁以樟一眼,对梁以樟的只身赴险,没有一点惜别担心的意思。侯方域不禁心生不满:就算你张名振跟太子跟的最早,也不能这么漠视梁大人的牺牲啊?

  小袁营门口,守卫的小袁营兵丁忽然听见了一声声清脆的铜铃声,心中都是奇怪,伸长了脖子向声音来源处眺望,但地平线以上却什么也看不到,唯有原野和清风。站在高处角楼上警戒的士兵却已经看到,小山坡的后面,有一名道士正摇着铜铃向营门走来了。

  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和尚和道士是非常吃香的职业,尤其是道士,在李自成和张献忠军中有很多不得志的读书人假道士之名为他两人出谋划策,最有名的就是李自成账下的宋献策。宋献策并不是他的真名,而是投靠李自成之后所取的假名,至于真名是何就没有人知道了,连举荐他的牛金星都不知。

  道士忽然在营门口出现,守卫的兵丁都是好奇。和李自成的闯营基本统一了服装号令不同,小袁营士兵的服装现在还是各式各样,唯一帽子基本一致,都是那种大檐的毡帽,此时站在营门口显得乱糟糟,连一个队列都没有,由此可知,小袁营的军纪比闯营差的远了。

  “铃铃铃……”梁以樟摇着铜铃而来,一边摇嘴里一边念念有词。

  这一来,就更是把兵丁们唬住了,竟然没有人趋前拦阻他,直到梁以樟在营门口站定了,念了一声无量天尊,兵丁们这才反应过来。

  “站住老道!这里可不是你化缘的地方!”两名兵丁将枪尖对向梁以樟。

  梁以樟面色淡淡,拱手作揖:“无量天尊。山人不为化缘,乃是为你小袁营三万将士的性命而来,请通报一声袁大掌盘,就说龙虎山张天师座下樊无相求见。”

  龙虎山张天师是大明朝地位最高的道士,相当于是大明的国师,和历代皇帝喜佛不同,大明皇帝喜道。嘉靖皇帝修仙练道时,为求不老,将龙虎山张天师的地位拔到最高,甚至授予官职。中国从古至今,绵延不绝的不过两家,一是曲阜孔家,另一个就是龙虎山张家了,张天师时代传承,创立正一道,名声赫赫,梁以樟用他座下弟子做噱头,绝对可以唬住人。

  果然,张天师的名号一亮,兵丁们的表情立刻就不一样,这个时代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识字,但不知道龙虎山张天师却几乎没有。孔子、张天师、那可都是跟皇帝齐名的人物。

  兵丁们放下长枪,恭敬的看着梁以樟。

  很快,营中传出消息,请樊道长入营。

  梁以樟迈步进入,表情淡然从容。

  中军帐中,袁时中面色冷冷的坐在中间,一个文士模样的中年人坐在他右首,除此之外,帐中并没有其他人,原来袁时中已经决定要逃离陈州,手下将领都已经去准备了,不过袁时中还是有点犹豫,担心这一逃彻底得罪了李闯王,以后两边怕是要兵戎相见了,正在此时,亲兵来报,说营门外有一名自称龙虎山张天师座下弟子樊无相的道士求见,还说是为了小袁营三万将士的性命而来,袁时中一听就跳起来了,难道逃走的消息已经泄露了,不然怎么会有道士上门?

  心中惊骇,表面却是冷静,一边传道士进营,一边在账下埋伏刀斧手,如果道士真知道了他的军事机密,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人灭口,同时将副手刘玉尺找来。刘玉尺随袁时中一同起事,虽不曾中过功名,但却颇有谋略,袁时中十分倚仗他,这一次迷惑李自成,令李自成放松警惕,放小袁营到陈州来,就是刘玉尺谋划的功劳。

  “山人见过袁大掌盘。”进帐后,梁以樟拱手见礼。

  ----

  求一下票吧,或许只有票票才能引起编辑老爷的注意,掩面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