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456章 女刺客(5)

第456章 女刺客(5)

  “拿了香囊,就意味着我们成交了,我的话,你一定要带到。”朱家太子冷静的声音传来。

  李湘云哼了一声,还是不看朱慈烺,只紧紧地将香囊握在手中。

  朱慈烺微点头。

  四名武襄左卫押着李湘云向前。

  众军包围之下,黎叔紧张的满头是汗,他和李湘云能不能脱困,就在朱家太子的一念之间。当包围的武襄左卫向两边分开,四名武襄左卫押着李湘云出现在他对面时,他暗暗松口气,心道赌对了。目光在丫头脸上一扫,见丫头虽然脸色苍白,眼眶红红,但精神尚好,于是欣慰的一笑!

  原来,李湘云行刺太子乃是自作主张,黎叔事先并不知情。当夜晚来临,丫头忽然不见时,黎叔才知道事情不妙,联系到丫头这两天的异常表现,他立刻猜出,丫头去找朱家太子报仇了!

  而李湘云的潜行办法,他稍微一想也想到了---丫头大部分的本事都是从他这里学的,他清楚知道丫头会什么,不会什么。于是依样画葫芦,也找了一辆运水的马车,不过他运气不好,没等到三千营,只等到了一辆左柳营的车,一番颠簸进营之后,他捂死一名三千营的士卒,换了衣甲,冒险潜行。不想却被巡逻的士兵发现了。幸亏颜灵素出现的及时,不然他肯定要被官军剁成肉酱了。

  李湘云一脸歉意,对黎叔不好意思,目光望向颜灵素时,眼神里却充满了好奇。

  她想知道,能令朱家太子低头,所谓的颜姑娘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哦,原来是一个小美女。

  什么照顾忠良之后,不过就是掩饰的借口,狗太子肯定是看上这小美女了!

  李湘云暗想。

  “人到了,”宗俊泰冷冷望着黎叔。

  黎叔面无表情:“马呢?牵马来!”

  宗俊泰执着铁鞭忍着怒火:“放了人,自然就会给你马!”

  黎叔冷笑:“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放了人,你们一拥而上,还有我们的活命吗?”

  “太子殿下已经准你们离开,你还不信吗?”宗俊泰怒。

  黎叔不屑:“朝廷最是言而无信!”

  “给他们马!”

  一个清朗的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

  听到此声,宗俊泰立刻抱拳躬身。

  黎叔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说话之人一定就是朱家太子。

  原本合拢住的武襄左卫又向两边分来,在锦衣卫和众总兵的护卫下,一个穿着大红龙纹便服、脸色冷冷的少年走了出来,眼眉有点红,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梁上好像还有点血迹。

  黎叔微微惊讶,他立刻意识到,李湘云并非是在进入朱家太子营帐之前被捕,而是在和朱家太子发生搏斗之后被捕的,以他对李湘云的了解,但要是近到朱家太子的身前,朱家太子应该必死无疑才对,怎么会出了漏子,只在朱家太子的脸上留下了一些不算伤痕的印记呢?

  不过还好,幸亏朱家太子没死,不然他和李湘云必死无疑。

  另外,朱家太子的年轻和镇定,也有点超乎他的想象。

  朱慈烺冷冷扫了一眼黎叔,目光落到了颜灵素的脸上。

  “殿下……”

  见太子出现,一直紧咬玉齿,一句不吭的颜灵素终于是说话了,一说话便是泪如泉涌,激动的情绪压制不住。

  “别怕,你会没事的。”

  朱慈烺温言安慰,表情柔和而坚定,他给了颜灵素无比的力量,泪眼朦胧之中,颜灵素咬着红唇,微微点头。

  马牵来了,一共两匹。

  一名武襄左卫将马缰交给李湘云,示意她可以走了,李湘云接了马缰却不走,而是恨恨看向朱慈烺:“我刀呢?”

  朱慈烺这才想起,李湘云原本是拿刀刺杀自己的,不过在搏斗中掉到竹床下面去了。女刺客的脑回路也真是奇怪,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想起自己的刀?看一眼李湘云,小声叮嘱田守信两句。

  田守信急急而去,很快就取回了李湘云刚才所使用的短刃。

  武襄左卫送到李湘云面前,李湘云接住了,再一次凶狠的瞪了朱慈烺一眼,这才牵马向黎叔走去。

  但黎叔却怀疑官军有诡计,要求换马,并指定要换包围圈之外,两名三千营骑兵所乘战马。

  朱慈烺答应。

  人放了,马换了,太子也做出了承诺,原以为他们立刻就会放人,不想李湘云和黎叔目光对视一下,李湘云忽然翻身上马,身子一探,右手一伸,将原本在黎叔夹持下的颜灵素提到了自己的马上,右手控制马缰和颜灵素,左手的短刃已经横到了颜灵素的脖子上。

  啊,颜灵素虽然拼命挣扎,但却无济于事。

  黎叔也翻身上马,立在李湘云的后方,防止官军从后面偷袭。

  一阵惊呼和怒吼。

  所有官军,从朱慈烺以下,都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武襄左卫持着长枪,几乎就要上前抢人了。

  李湘云却毫不畏惧,横在颜灵素脖下的短刃一紧,厉声道:“都不要动,不然我立刻就杀了她!”前后左右环视,见官军不再上涌,她才冷笑说道:“人我肯定会放的,但不是现在,我们出营后,你们不得追击,等到了安全之地,我自然就会将她放下。”

  宗俊泰快要气疯了,用了挥了一下手中的铁鞭:“必须立刻放人,否则我必杀了你们!”

  不止他,众位总兵副将也都是脸色沉沉,手指握住刀把--军阵之中,杀伐激烈,生死都是面对面,他们何曾被人这般威胁戏耍过?

  李湘云冷笑:“杀了我?好啊,那你就等着为你们的太子妃收尸吧。”

  此言一出,众军都是一愣。

  田守信宗俊泰等太子身边的人知道,太子对颜家姐弟非常怜惜,但太子妃可不是随便能讲的,大明朝的太子妃都需要万中筛选,不但要身家清白,祖上三代无劣迹,由内廷,礼部和钦天监联合主持,连皇帝和皇后有时候都不能插手。古代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民间都如此,何况太子?在大婚之前,太子根本不能见到太子妃。

  李湘云对这些并不是太懂,见朱家太子对颜灵素这么在乎,她自作聪明的认为,颜灵素可能是朱家太子的女人,于是就脱口而出。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众军的目光还是看向了太子。

  朱慈烺心中也是一愣,他没想到女刺客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胡……”颜灵素又羞又怒的想要说话,但李湘云手腕一紧,将她后面的话逼了回去,只有泪水汪汪。

  朱慈烺身边的文官武将都是惊讶,又想太子已经是十五岁,懂得人事了,颜灵素年纪恰当,每日照顾太子,发生一些故事倒也不是太可能,虽然不会是太子妃,但嫔、婢,却是有可能的。尤世威等总兵甚至忍不住看了田守信一眼,田守信却面无表情。

  这中间,众军围的更紧,密密麻麻的枪尖都指向李湘云,不让路,但也不敢上前。

  “让开!让开!不然我立刻杀了她!”

  李湘云柳眉倒立。

  形势陷入僵局。

  吴甡在朱慈烺耳边小声说了两句,朱慈烺压着心中翻涌着怒火,点头同意。

  于是吴甡上前,没有看李湘云,而是望向黎叔,傲然说道:“本宫乃兵部侍郎吴甡,特代太子殿下传令,准你们在军营门口交人,并且绝不会派人追击你们,此已经是殿下最大的容忍度,不容再退,望你们好自为之!”

  吴甡看人极准,他看出女刺客是一个不计后果,甚至同归于尽也不害怕的拼命者,黎叔却是一个饱经沧桑,知道有所进退的理智者,和他谈判,远比和拼命者谈判更有效。

  “好啊~~那就看谁能忍到最后!”

  李湘云冷笑一声,横在颜灵素脖下的短刃又是一紧。

  颜灵素闭上了美目。

  她倒希望女贼人能一刀割过来,免得再受屈辱。

  朱慈烺心中一紧,拳头忍不住握了起来,如果颜灵素受到伤害,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两人,一定会将他们千刀万剐!

  “湘云,不要冲动!”

  就像吴甡预测的那样,黎叔不同于李湘云的年轻气盛,他权衡利弊之后,决定答应朱慈烺的条件,先制止李湘云,再向吴甡抱拳,肃然道:“原来是侍郎大人,失礼。那就照大人所说,在营门口交人吧,太子殿下金口玉言,我等罪民就暂且相信一次,希望太子殿下不要出尔反尔,派兵追击,不然必会变成天下人的笑柄!”

  “殿下岂是你等无信无义的流贼?”吴甡义正词严。

  “黎叔……”李湘云却有点不情愿。

  黎叔摆摆手,意思是不要说了,脱险第一。虽然他刚才说官府最是言而无信,但对朱家太子,他还是有几分相信的,毕竟朱家太子以后是要当皇帝的人,一旦出尔反尔,被历史记上一笔,将成为永远的污点,同时也会损害皇家的威严和信用。

  李湘云哼了一声,拨马向前。

  吴甡一挥手,包围的武襄左卫缓缓退开,同时营中鼓声响起,中军骑着战马奔驰来去,将太子殿下的命令一层层的传递下去。半个大营的火把都亮了起来,人喊马叫,步兵,骑兵,鸟铳兵,弓箭手在营门口摆开了,做好了一切应变的准备。

  在众多官军、甚至当朝太子和文官武将的“护卫”下,李湘云夹持颜灵素在前,黎叔在后,缓缓通过军营,最后在大营门口停下。其间,面对官军黑压压地军阵,将夜空都照如白昼的火把,刀枪林立之下,两人都毫无惧色,朱慈烺心中虽然愤怒,但却不得不佩服李湘云的胆气。

  官军骑兵已经在军营门口列阵,但并没有堵路。

  通往南面的道路自由而宽广。

  营门的木墙上,无数的弓箭手和鸟铳手都弯腰潜伏,但有命令,立刻就可以站起来张弓射击。

  “让开,再让开一点~~”

  黎叔不停的吼,令周围的官兵退后,众军看向太子和吴甡,吴甡一一挥手,意思是让开。

  等官兵退出安全的距离,黎叔望向跟在不远处的朱慈烺,抱拳高声道:“太子殿下仁慈宽厚,准我二人离开,我二人在此感谢殿下不杀之恩,祝殿下早日继承大统~~中兴大明~~大明朝万世永昌~~~”

  他声音极其高亢,稍微带着一点讥讽,方圆一里之内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显然他是故意的。

  说罢,向李湘云小声道:“小心戒备,走!”

  李湘云咬着红唇,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左手一松,顺势抓住颜灵素腰间的丝带,将她放到了马下,口中冷冷道:“今日便宜你了……”

  “快走!”黎叔紧张的左右看,低声催促。

  李湘云扬鞭策马,快速离开。

  官军巍然不动。

  从开始到现在,朱慈烺都没有反悔追击的打算,倒不是顾忌自己的名声,而是担心颜灵素的安危,另外他已经请李湘云给张献忠李定国带话,如果将李湘云留下,岂不是白忙一场?

  黎叔跟上李湘云,伴随着“哒哒哒”的密集的马蹄声,两人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吴甡、丁启睿,贺珍尤世威陈永福都总兵都是脸色沉沉。两个刺客就这么轻松离开,等于整个大营都被他们戏耍了,但没有办法,太子已经做出了承诺,为太子的名声,他们不能追击。

  “朱慈烺,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人影虽然消息在夜幕里,但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李湘云的声音却远远地从夜空之中飘了过来。

  吴甡等文官都是脸色一变。这女刺客还有下一次,太子殿下的安保工作,必须再加强了。

  “快,发出缉捕文书,全力缉拿这两人!”

  虽然知道用处不大,但吴甡还是下令。

  河南南部在官府控制中,捉到这两人也未必不可能。

  女刺客的狂言,朱慈烺听见了,但却毫不在意,他快步向前,迎向颜灵素。

  当李湘云从马上将颜灵素放下之时,颜灵素根本站不住,软软地就坐在了地上。不等李湘云离开,田守信就带着几个锦衣卫扑了过去。扶起颜灵素,连声轻唤,又急急往回跑,只恐两个刺客心意转变,对顾姑娘做出危害的动作。

  火把之下,颜灵素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眼角的泪水依然在滴落……

  ————感谢“小峰哥哥11、汪乔年”的打赏,谢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