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590章 防疫大计

第590章 防疫大计

  如果是其他事务,在已经将公文交到内阁,等待内阁处理的情况下,周堪庚一点都不会着急,因为该做的他已经做了,内阁迟迟不处理,他也没办法不是?但整饬京师卫生是太子提出,他听说,京营的工兵营已经在动了,加上计划书清楚写明了三日期限,他也清楚感觉到太子的急切心情,在内阁迟迟没有答复的情况下,他不免有点担心,担心太子会迁怒到他的身上。

  “大人,张家玉求见……”幕僚报。

  周堪庚苦笑,他知道,张家玉一定是来催促的,叹口气:“请他到偏厅吧。”

  同一时间,大学士蒋德璟拿着顺天府的公文,急匆匆地去见首辅周延儒。

  蒋德璟,字中葆,号八公,是此时朝中东林党的领袖,比起那些只知雄辩,但没有实际才能的东林人,蒋德璟知兵事,擅理财,曾向崇祯帝进呈《兵备册》蓟密山永》《蓟永三卫考》等奏本,就蓟州防务献言献策,对于海防、军饷以及募兵制度,皆有独到的见解。

  现在的内阁阁员,蒋德璟是朱慈烺唯一敬重之人,判断只要顺天府的公文到了蒋德璟的手中,蒋德璟一定会支持。倒不是其他三辅不支持,而是今日已经是腊月二十八,马上过年,这两三天里,谁也不想再惹麻烦,都想着等过完年再处置。顺天府再穷,凑点人扫扫大街还是能做到的,不需要大动干戈的向内廷库请银,或者是照顺天府所说,向京营求助。

  再者,顺天府无钱,国库空虚,拿不出整饬卫生所需要的银子,说到底还是内阁的责任,周延儒三人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触崇祯帝的霉头。

  蒋德璟看过顺天府的公文,尤其是听了学生林增志简单讲诉京营幕僚、詹事府官员、和几个传教士,依照太子殿下的命令和提点,而做出的卫生计划书之后,他大为赞叹,认为这份卫生计划书可谓是“集古今防疫之大成”,应迅速在京师执行并在各地推广。

  至于钱粮问题,在国库空虚的情况下,当然是要由内廷库出,太子的京营愿意提供帮助,那就更好不过了。

  于是蒋德璟急急去见周延儒。

  周延儒正在和家人团聚,蒋德璟的到来令他颇为不爽,不过还是满脸是笑的见了蒋德璟--周延儒这个首辅是东林人推上去的,蒋德璟又是现在朝中东林人的领袖,对蒋德璟,他一点都不敢怠慢,当然了,蒋德璟能入阁,也是他大力举荐的结果。

  听蒋德璟说完,周延儒沉思不语,久久不说话。

  顺天府的公文其实他已经看过了,而京营想要出手帮助之事,他也是知道的,他只所以没有急于处理,就是想看看崇祯帝的态度。

  太子整饬京师卫生的计划太过庞大,所耗众多,是不是有必要花这么多银子在京师环境整治上,还有修建那劳什子的公厕,到处挖坑,周延儒是怀疑的,朝廷财政富裕的时候还好说,偏偏现在朝廷财政困窘,每一分银子都要省着花,这个时候在京师大动干戈,花这么多的银子,真有必要吗?

  何况现在户部的银库是没有银子的,太子京营出手相助,所用的钱粮归根结底,还是要内廷库出。

  因此他决定暂时放一放,没有立刻处理顺天府的公文,想着等着年后,等崇祯帝的态度明朗之后再说。

  不想蒋德璟却找上门来,而且和他的观望不同,蒋德璟对太子的卫生计划书非常支持。面对东林领袖,周延儒不好驳面子,只能和蒋德璟一起进宫面圣。如何处置,这些银子花不花,是不是要京营相助,最终还是要崇祯帝拿主意。

  周延儒和蒋德璟来到乾清宫时,发现太子正在御前应对,而且太子不是一人,还带了那个洋和尚汤若望。

  “泰西的黑死病,和去年在山西保定等地的疙瘩瘟一样吗?”崇祯帝的声音从暖阁中传了出来。

  “回尊贵的陛下,是的,几乎完全一样。”汤若望的声音:“患者腹股沟、腋下、颈侧会有疙瘩,病伏二至八日,一旦病发则四个时辰内便会死亡,常伴有呕吐、腹泻等症,死后遍体通黑,日常接触的朋友,身边亲近的亲人,只要是接近的,都可能会被感染,一传十十传百,十天半月之间,一城之人就会感染大半,两到三月如果不改善,就会全部死绝。”

  “而如果有人从城中逃出,进入其他地区,就会传给他人,从而蔓延开来。。”

  “泰西的黑死病到现在过去已经快一百年了,但提起来却仍然令人色变,关于起因和传播,泰西的医生一直在研究,一种大家都比较支持的看法,这瘟疫乃是由老鼠传播。老鼠携带的跳蚤传播给人,人再传播人,”

  “老鼠循着人迹逃窜,也是传播的一种。”

  “虽然并非每一只老鼠都能传播瘟疫,但大旱之后的次年,老鼠传播瘟疫的可能性是平常的数十倍……”

  听到此,门外的周延儒喉咙发干。

  对瘟疫的威力,他并非不知道,不说前朝和史书,只说本朝近十年,各地瘟疫灾难的邸报就连连不绝,几乎每一个月都有某地大瘟,死者数千甚至是上万的奏疏送到京师来,不过却没有人能说清楚瘟疫从何来?

  汤若望指出是老鼠在传播瘟疫,这是周延儒第一次听到。

  “你刚才说,一城一地的人全部死绝,可据朕所知,在泰西,那里的人都不喜欢沐浴,也并没有几个像是我大明这么众多人口的城市。”崇祯帝问。

  “是的陛下,也因此,预防鼠疫才更加重要,一旦鼠疫蔓延开来,城中人将无法幸免。瘟疫可不认人,即便是京师,怕也是难免。”汤若望道。

  崇祯帝沉默了一下,缓缓道:“上天眷顾,我大明必不至此。”

  “尊贵的陛下,去冬大旱,今年瘟疫有可能会卷土重来,如果不加预防,极有可能会蔓延到京师。当日在泰西,蒙古军攻打黑海港口城市卡法,用投石机将人、鼠腐烂的尸体扔进城里,几日口就爆发了瘟疫,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由亚欧商人传到泰西,几乎没有一个国家能幸免……前后肆虐了六年,死者不计其数,从普通百姓到骑士君主,几乎无人能幸免。伟大的翡冷翠,人口和保定差不多,最后几乎变成了空城。”汤若望道。

  崇祯帝又沉默了一下,缓缓问:“要如何防?”

  “保障城市卫生,尽量减少城市里藏污纳垢的地方,多用石灰灭毒,教导百姓们保持卫生,另外想尽一切办法灭鼠,如果某地有瘟疫发生,就要立刻封城,不允许任何人出入,如此虽不能杜绝鼠疫的发生,但却可以将伤害控制在一定范围。”汤若望标准的汉声从暖阁里传了出来。

  崇祯帝沉默的时间更长,一会缓缓道:“归根到底,还是需要银子……太子,你说说吧,你的那个计划书,全部贯彻下来,需要多少银子?”

  “是。”太子温和而清晰的声音在暖阁里响起:“就京师来说,初期投入包括修建公共浴池、公厕和化粪池,改善排水,清理城市垃圾,用大量石灰消毒,如果精打细算,勤俭使用的话,大约需要二十万两银子,城市清洁的维护,只顺天府来说,每年需要三到五万两……同时的,朝廷要拨付钱粮,调派医官前往保定山西,协助两地完成瘟疫的防治,并依照京师的方法,推广公厕和公共浴室,教导百姓洗手戴口罩,同时灭鼠,至于需要多少银子,儿臣暂时还无法估计。”

  “果然不是小钱。”崇祯帝的声音微微发苦。

  朱慈烺道:“父皇,这笔钱必须花的,如此可避免京师瘟疫的发生,京师稳,则天下稳。”

  “修了公共浴池和公厕,真能避免瘟疫?”崇祯帝还是怀疑。

  “儿臣在来时的路上和汤神父详细讨论过,据汤神父所知,瘟疫都是从皮肤、血液、口鼻侵入,只要不让带有鼠疫的跳蚤咬人,勤洗手沐浴,戴上口罩,即便是和患病之人接触,也未必就会被传染,而百姓们没有洗浴的条件,有人三到五年不洗澡,也是很常见的,并非他们不爱干净,实在是条件不允许,朝廷修建公共浴池,平价准他们沐浴,相信很多人都会愿意。至于公厕就更是必要,人都有羞耻之心,如非不得已,没有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大小便,京师人口将近百万,每日清晨,街头巷尾的大小便比比皆是,而大小便也是传播瘟疫的一大途径,只要修建了公厕,随便大小便的情况必然是大大减少,不但预防了瘟疫,而且清洁了街头,我京师的街道不会再向过去那般污脏,如此也才有京师的气度。”朱慈烺道。

  崇祯帝微微点头,转对王承恩:“两位阁老不是也来了吗,让他们进来,一起论论吧。”

  “是。”

  周延儒和蒋德璟进入,向崇祯帝行礼,又向太子拱手。

  原本,周延儒对太子的卫生计划书保持中立态度,不支持,不反对,只静观,但经过刚才在暖阁门口的一番听闻,察觉到崇祯帝内心是支持的,于是他便改变了主意,决定支持太子了。

  周延儒支持,蒋德璟就更是支持。

  两个辅臣支持,崇祯帝也算是下了决心,决定支持太子的卫生计划书,不过他却不同意太子领衔,而仍是将任务交给顺天府,同时令蒋德璟督办。

  朱慈烺不意外,他知道父皇内心深处对瘟疫传播是很恐惧的,担心他这个太子深入卫生防疫,会有不测发生。

  至于钱粮,当然是内廷库拨付,先拨十万两,其后慢慢追加。

  虽然没有同意太子领衔,但京营和五城兵马司派出兵马,配合顺天府的行动,崇祯帝却是同意了。

  “父皇,儿臣以为,防疫卫生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作,不止京师一地,需要全国一起统筹配合,方能完成,如今京师先行,各地官府也要尽其所能,调派人手,提高认识,预防瘟疫的发生。但是有发生瘟疫,必须立刻封村封城,断绝人员出入,但有瞒报,或者是疏忽懈怠者,不论官员还是士绅,一律斩!”朱慈烺最后道。

  崇祯帝点头:“准。”

  议事结束,正要散去,就见王德化忽然匆匆走进来,在崇祯帝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崇祯帝听罢皱起眉头,然后冷冷道:“那就让他回府治病吧,病好之后,要立刻送回诏狱。”

  “是。”王德化匆匆去了。

  周延儒等人包括朱慈烺都听见了,心想是哪个诏狱里的犯人重病了呢?

  ……

  走出皇宫时,已经是申时(下午四点)了,朱慈烺微微松口气,不管怎样,这件事终于是在年前做成了,三天后的崇祯十六年的春节,将是京师卫生防疫的新篇章的开始。历史上,在崇祯十六年五月份开始肆虐,一直延续到崇祯十七年的大瘟疫,以至于京师死者数十万,甲申之变时,京营毫无战力的情况,将不会再发生。

  “殿下,奴婢听说,李国祯在诏狱病重了,陛下准他回府治病……”

  唐亮小声道。

  朱慈烺微微惊讶,但却也没有太往心里去,李国祯这个纨绔二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典型的纸上谈兵,虽然有点小才能,但却难当大任,最重要的是,嫉妒熏心,为了一点面子,竟然害死了赵敬之的长子赵直,其后又杀人灭口,害了数条性命,不说差点坏了朱慈烺的商业大计,只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朱慈烺就不能放过他。

  如果朱慈烺现在是皇帝,早就将他处死了,但崇祯帝念着他的勋贵身份,虽然刑部已经将案子审了一个差不多了,但崇祯帝却迟迟压着不处理,不准刑,也不放人。

  同一时间,襄城伯李守锜来到诏狱,当牢门推开,铁链咣当乱响,听到儿子剧烈的咳嗽,看到儿子趴在干草间,脸色苍白如纸,目光浑浊,都已经认不出他时,他老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