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明日草稿

明日草稿

  阿巴泰能怎么处置?照范文程所说,唯一的处置就是褫夺爵位,贬为庶民,如此,明国就不能拿一个庶民来威胁大清朝廷了。

  但做这个决定,并非容易,毕竟谁都知道,阿巴泰是太祖努尔哈赤的七子,骤然剥夺爵位,即便阿巴泰是一个败军之将,是清廷的耻辱,黄太吉也不能独断,非得召集亲贵,一起合议才可以。

  这样的事,谁也不敢轻易开口,只能黄太吉决断。

  黄太吉不犹豫,肃然道:“二哥说的对,阿巴泰无德无能,使祖宗蒙羞,已经不配为我大清的贝勒,着革去他所有爵位,贬为庶民,博尔托和岳乐一应除爵,博洛英勇奋战,为国捐躯,不坠我大清威名,着封为多罗贝勒,爵位由其子继承,除博洛的妻子外,其他阿巴泰一族限期搬离贝勒府!”

  “嗻。”内监立刻写旨。

  阿济格和多尔衮两兄弟对视一眼,心思各有不同,阿济格觉得处置的还是轻了,阿巴泰的家人应该罚没为奴,如此才能弥补多铎被罚去十二个牛录的怨气;多尔衮却觉得,黄太吉有奖有罚,处理的甚是英明,自己要多向他学习才对。

  决议了阿巴泰的事,接下来就是明国使臣的应对。

  黄太吉和代善都是老谋深算的人,又有范文程等几个汉臣,所以很快就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明国想用阿巴泰换取洪承畴和祖大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被明国俘虏的那些八旗勇士,大清也要想办法将他们要回来,八旗人丁单薄,每一个男子都是宝贵,不能轻易放弃,明国不是想要收敛战死在辽东的明国将士的尸体吗?大清就用这个做交换,逼得明国交人,不然就不许明国收敛尸体。

  实在不行,也可用金银赎回。总之要想办法将被俘的八旗勇士要回来。

  商议好了对策,黄太吉给锦州的八旗和孔有德传令,令他们将明国使团“护送”到沈阳来。

  所谓的护送,其实就是押解,免得明国使团到处乱窜,偷去了大清的军情。

  议事结束,黄太吉摆手,等众臣和亲贵们都退出大殿,他腰杆一松,疲惫不堪的靠在龙椅里--当着亲贵们的面,他不想露出疲态,但这时却不必隐藏了,在龙椅中休息了一会,想了一会心事,他起身向后宫走。

  平常的时候,黄太吉一般都会去关雎宫(宸妃海兰珠),或者是永福宫(庄妃大玉儿),这两人是他最宠爱的妃子,但今日黄太吉却是来到了麟趾宫,也就是原先蒙古大汗林丹汗的原配夫人,娜木钟的寝宫。

  娜木钟是蒙古阿巴垓郡王额齐格诺颜之女。嫁给林丹汗之后,称囊囊太后,(蒙语囊囊就是汉语中“娘娘”的意思)。林丹汗兵败之后,她带着林丹汗的儿子和蒙古大汗的印玺,率众归降后金,后被皇太极纳入宫中,崇德元年(1636),皇太极册封后妃时,因其地位尊贵,被封为西宫贵妃,居麟趾宫。

  娜木钟的容色并非绝美,还是一个二婚,黄太吉对她这样尊重,并非是爱情,乃是为了笼络林丹汗的旧部,也就是蒙古察哈尔部。

  而效果非常好,自从娜木钟入了后宫,封为西宫之后,原察哈尔部一直都很稳定,大清历次入塞,还有松锦之战时,察哈尔部都派出兵马相助,大清改制蒙古为八旗时,察哈尔部也都服服帖帖,没有反抗,这其中除了建虏军事强大,察哈尔不敢轻易反抗之外,娜木钟的号召力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今日朝议,大部分事都议论了,唯独有一事没有议论,而是直接做出了决定---多铎率大军入塞,除了满汉八旗损兵折将之外,蒙古八旗的损失也是不小,不说全军覆没在潮白河边的蒙古正白旗精锐,只说在宣化和张家口,蒙古八旗就损失不小,其中还有少量蒙古兵在明军强大的攻势下,下马投降,或者被明军生擒活捉。

  而明国太子朱慈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除了向沈阳派出使者,商议用阿巴泰换取洪承畴和祖大寿之外,还向有关的各个蒙古部落派去了使者,要求他们用战马交换俘虏,并且声明,只能是各个蒙古部落自己派人,如果是他部落,或者是清廷之人,大明立刻就会将该部落的俘虏全部斩杀。

  明太子的意图很明显,他要离间蒙古和大清的关系,逼着各蒙古部落抛开建虏,和他进行面对面的谈判,而这是大清所不能容许的,因此在大殿中,从阿济格到代善,都是反对,认为不可放松对蒙古的控制,决不允许蒙古部落向明国私自派使,但是有人敢违反,大清必大军讨伐,将其全族剿灭!

  黄太吉也是这意思。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黄太吉认为,除了强压之外,还需要有一点柔和手段来泯平那些有家人子弟在明国手中,却不能用战马交换的蒙古人的不平和愤怒。

  而娜木钟就是这个手段。

  娜木钟是蒙古大汗林丹汗的原配,在察哈尔蒙古素有威望,而被明国俘虏的那些蒙古兵,大部分都是来自原察哈尔部,由娜木钟出面安抚他们,正是合适。

  ……

  京师。

  就在黄太吉想着怎么安抚察哈尔蒙古时,在京师郊外,京营每月一次的大考核正在进行中,太子抚军整顿京营的初始就立下规矩,各军各营每月考核一次,达不到考核标准的士兵降级降薪,成绩提高的士兵升营升饷,在京营,精武营的饷银待遇最高,而且还有军饷田,因此其他各营士兵,削尖脑袋都想要往精武营钻,即便知道精武营未来是战场上的主力,牺牲的可能性高于其他三营,但精武营的超高待遇和升官前景还是令大家趋之若鹜。

  进入精武营没有捷径,也没有哪个将官敢徇私,对这一点,太子盯得很紧,而且还有严厉的规章制度进行约束。

  进入精武营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勤加操练,在每月月中进行的考核中,赛出佳绩,达到精武营的标准。

  其他三营都盯着精武营,精武营本身的士兵就更是不敢懈怠了,不说离开精武营的饷银损失,只说那个面子就丢不起,因此每次考核都激烈异常,从长跑,举重,枪刺,刀盾,队列,阵势到鸟铳,所有人都拼了命的表现。

  “砰砰砰砰……”

  射击场上,魏闯的千总队正在进行鸟铳轮射的操练和考核。

  此次抵御建虏入塞的战斗中,魏闯和他的兄弟们被布置在蓟州城下,因为建虏没有敢硬突蓟州,因此魏闯这一次没有立功的机会,相比之下,杨轩的千总队却是在潮白河边,硬生生地阻击住了正红旗精骑的突围,其中杨轩更是亲手射杀了建虏大将,立下了大功。

  班师回到京师之后,魏闯扛了一头猪,到杨轩营中祝贺--上一次杨轩输他一头猪,这一次他还给杨轩了,两人见面之后哈哈大笑,彼此都是畅快。输赢一头猪并不是他们的目的,相互竞争,激励士气,才是他们所想,两人一个勋贵后代,一个平民子弟,脾气也大不相同,但在这件事上,却渐渐形成了默契。

  魏闯全身披挂,脸色肃然的站在校场边,亲自督促部下的轮射。

  而在石台上,太子朱慈烺举着千里镜,亲自观看,他欣慰的看到,经过一年的残酷操练,又有开封大战和入塞之战的淬火,此时的精武营比起一年前刚刚成立之时,多出来的不止是杀气,更有一种从容。

  随着尖锐的竹哨声,火光乍现,白烟弥漫,鸟铳声密集响起,两轮射击之后,弥漫的硝烟就阻挡住了第一线士兵们的视线,很多士兵已经看不到前方的景象了,但他们的前进后退却不受影响,击发,后撤,装弹,前进,再击发,就像是一台精密机器一样,连续不停的运转。

  八十步之处,厚达一尺的标靶,被打的木屑横飞……

  而当斑鸠铳出场时,第一个击发的士兵一枪更就将一百五十步之外的标靶轰成两段。

  锣声响起。

  太子当场奖励纹银一两。

  中军官佟定方纵马奔驰到阵前,宣布太子殿下的奖赏时,在距离标靶不远处,一个供检验成绩的检校官休息的凉棚之下,京营参谋司照磨李纪泽正微笑的望着场中的轮射,不时微微点头,而坐在他身边的一个留着蒙古发型,但却穿着大明服饰的年轻人,脸色阵青阵白,表情很是难看。

  原来是林格尔部的那日松。

  他被大明俘虏之后,大明不但对他以礼相待,而且还治好了他的病,关了三个月,他本人不但没有受苦,反而白白胖胖的肥了好几斤。

  不过那日松的心情却一直都很是忐忑,上一次李纪泽找他谈话,话里话外都是拉拢他的意思,那日松表面上毫无动摇,甚至说,我蒙古勇士都是草原上的雄鹰,怎可可能被一次小小的失败和你们的三言两语,就吓得有所胆怯,并改变立场呢?哼哼,要杀便杀,我那日松才不怕呢。

  但其实上,那日松的心思还是有点松动了。

  虽然是蒙古人,那日松却绝不是一个莽撞汉子,他清楚知道,李纪泽分析的很有道理,在去年入塞没有抢到钱物、大明又断绝边贸、坚守边城的情况下,他林格尔部今年的生计肯定会大受影响,盐巴和粮食都难以自给,如果建虏不支援,怕真是要死不少人。

  他察哈尔蒙古原本是林丹汗的人,投降建虏时间不长,对建虏尚没有忠心的传统,只不过因为建虏给他们的利益足够大,所以他们才会跟着建虏干,

  如果没有利益,反而还要遭受损失,相信不只是他林格尔部,其他蒙古部落也不会再跟着建虏。

  关键是,大明能给他们多大的利益,又能保证他们多大的安全?

  如果获取的利益足够大,又有足够的安全保证,他蒙古人背叛建虏毫无心理负担。

  但就现在来看,大明或许可以给他们一些钱粮物资,但安全大明却是保证不了的,整个蒙古草原都是忠于建虏的蒙古八旗的势力,任何人敢反抗,等待他们的必然就是灭族。

  因此,那日松的心思虽然稍有动摇,但并没有背弃建虏,改投大明的意思,当然了,身为俘虏,那日松想着,是不是可以假装向明人低头,然后返回草原呢?如果可以,他也不介意说两句蒙骗的好听话,哄弄明人放他回草原。

  所以那一次谈话之后,那日松一直期待李纪泽再来,但奇怪了,从那以后,李纪泽再没有出现,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那日松焦躁忐忑,心想难道是明人变卦了,不需要我了?

  今日,李纪泽终于又出现,但却不跟他谈话,而是将他带到了城外大校场。最初,那日松不明白这是何意?但等到见到了明军京营的盛大军容之后,他就隐隐察觉到了明人的用意--明人这是想要吓唬我呀?哼哼哼,我正好看看,看明国京营究竟有多少能耐?

  刚开始,那日松还假装不屑,明国步兵再多,军容再整齐,也经不起我蒙古勇士的冲击,但等到鸟铳响起,明军鸟铳排山倒海,铺天盖地的射击之后,他脸色就变了,他忽然明白,怪不得伊拜的正白旗蒙古勇士会全军覆没,也怪不得阿巴泰统领的建虏偏师会折戟潮白河,明军的火器比他印象中厉害多了---那日松是从青山口入塞的,没有参加过玉田之战,因此尚没有领教过明军火器的威力。

  对于火器,那日松并非没有见过,在他的印象里,火器击发极慢,装弹填弹的空隙,蒙古勇士骑着蒙古马,最少可以冲锋两百步,只凭着少量的伤亡,就可以将数倍以上使用火器的明军杀一个溃不成军,但眼前见到的明军鸟铳的击发速度,却是大大超乎他的想象,在如此密集迅速,且不需要火绳的鸟铳的射击之下,再多的蒙古勇士怕也是冲不过去……明人的火器好像比过去厉害多了,他们是怎么造出来的?

  鸟铳之后,李纪泽引着那日松来到了神机营。

  +————章名字错误,应是第609章,心理威慑。忙中出错,起点不能改章节名,特此声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