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754章 阿达礼之死

第754章 阿达礼之死

  南城和东城的激战仍在继续,炮声隆隆,杀声震天,那冲天的火光,映红了两处的夜空,相比之下,西门就显得平静多了,不唯没有杀声和炮声,城门之前的原野里,更是不见一个敌军,城楼上,值夜的军士举着火把,紧张,但却有条不紊的往来巡视。

  忽然,城前的原野里传来了什么声音,站在城楼上的军士急忙高举火把,凝目望去。

  塔塔塔,剧烈而纷乱的脚步越来越近,随即就看见有无数的人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暗夜火把之下,隐隐看见他们身披的甲胄和手中刀锋的寒光。

  “建虏,建虏来袭!”

  观望的军士惊的瞳孔收缩,大声的呼喊了起来。随即“当当当当”军士们手忙脚乱的敲响了示警的铜锣。

  就在当当当的铜锣声中,更多的建虏士兵冲出了黑暗,冲到了护城河边,新城的护城河比旧城宽广一倍,距离城墙八十步左右,那些扛着竹筏的汉军旗士兵冲到河边之后,立刻扔下竹筏,有几个没有穿甲胄,会游泳的,更是噗通跳下河去,为竹筏做支撑---不同于前些日子渡河使用的木筏,今晚建虏使用的乃是一种特制木筏,加长了长度,但却缩小了宽度,四个人就可以抬着跑,往护城河里一扔,正好横跨在了河面之上,即便是有一些差池,跳水的人也可以进行修整补救。

  随即,后面的建虏士兵扛着云梯,快速地从竹筏上通过,往城楼冲来。

  暗夜之中,建虏士兵一口气扔下了二十条的竹筏,等于是有二十条浮桥可供建虏通过。

  “砰砰砰砰~~”

  城头明军大声呼喊,鸟铳响了,弓箭手张弓搭箭,向建虏猛射。

  正在过河的建虏士兵被射中不少,惨叫着栽进护城河,不过却有更多的人成功的渡过了护城河,扛着云梯,来到了西门城楼之下,今夜是抢攻,要的就是出其不意,因此,建虏攻击的目标并非是城墙,而是城楼,只要夺了城门,放下吊桥,打开城门,放阿达礼的三千精锐骑兵进入,今夜就能胜。

  反之,必败无疑。

  “砰!砰!”

  被城上的明军发现行踪之后,建虏军迅速点燃了火把,瞬间,西门城外的原野,就变成了火把的海洋,随后,一百多个被阿达礼特意挑选出来的力士冲过木筏,一手举着火把,另一手从腰里取出手炸雷,点燃了,冲到城墙之下,奋力往城头掷去。

  通州新城有三丈高,要想将手炸雷扔到城头并非是容易,不过建虏军中善使弓箭,臂力强劲者有不少,因此选这一百人并不是难事。

  砰砰砰,手炸雷落在城头,掀起剧烈的爆炸和硝烟,与此同时,建虏后续的兵马陆续铳到,更多的人踩着竹筏过了河,随即张弓搭箭,或者是举起鸟铳,朝城头猛射,一时箭矢如雨,爆炸声连连不绝。今夜守卫西门的军士原本就不多,且都是通州本地兵马,战力不强,猝遇攻击,顿时就手忙脚乱,无法抵挡,听见值守的将官大声呼喊迎敌,嗓子都快要哑了,但却无法阻止建虏的云梯搭上城楼,随即汉军旗士兵很快的爬了上来。

  “杀啊~~~先登上城头者,赏白银一百两!”

  这中间,铁甲长刀,马蹄滚滚,阿达礼已经带着三千骑兵,杀到了护城河之前,眼见担任前锋的汉军旗士兵已经将云梯搭上了通州城头,开始蚁附爬城之时,他兴奋的高声呼喊。

  很快,一个身披双重铁甲,挥舞长刀的汉军精锐冲上了城头,砍倒了一名明军,随即听见城头一声喊,原本就已经抵挡不住的通州士兵四散而逃。

  阿达来在下面看得既紧张又激动,当看到更多的汉军士兵登上城头,杀散明军,势不可挡的占领城楼之时,他兴奋的大笑:“成了,成了,哈哈哈哈!快开城门,快开城门啊~~~”

  胯下的战马像是嗅到了战机和血气,不停的喷鼻刨蹄,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进城中。

  汉军旗控制城楼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吊桥,开城门。

  当吊桥隆隆放下,通州城门向两边推开,城内笔直的街道出现在面前,宛如是一个美丽的少女褪去衣衫之时,阿达礼兴奋的挥刀:“杀啊~~活捉明太子啊!!”

  “杀!”

  但最先冲入的并非是阿达礼,而是一个牛录的、两百人的蒙古精锐,原本阿达礼应该最后入城,以保证安全,但阿达礼立功心切,按捺不住,跟在这两百蒙古骑兵之后,亲自策马挥刀,向城中冲去,身边的亲卫无奈,只能跟上去,紧紧护卫。

  如同是一股决堤的洪水,三千建虏骑兵一字排行,跨过吊桥,冲过门洞,向城中卷去。

  这中间,城头的战斗其实仍在继续,先登的汉军旗士兵虽然占据了城楼,打开了城门,但明军并没有溃散,他们稳住阵脚之后,从两边城墙开始展开反击,一步一步,试图重新夺回城楼,汉军旗当然不能放弃,他们虽然只有一千人,夺城之中,死了三百人,但犹有七百,面对战力不强的通州兵,他们有完全的信心和实力,将他们全部击溃。

  阿达礼策马进城之后,抬头往城头瞅了一眼,不过并没有在意,大军已经入城,通州已经在掌握,城头明军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今晚之前,他反复研究过通州地图,他知道,通州西门对正的,就是通州新城和旧城相连接的一道圆拱门,虽然也有木门相隔,但却不是城门,没有城楼,更没有护城河一类的防御,只要冲到木门前,摧毁木门,就可以杀到通州旧城,和攻城的大清大军里应外合,将通州明军杀一个片甲不留!

  因此,进城的首要目标就是圆拱木门,这一点,在攻击之前,他就已经告谕所有人,最新进城的两百蒙古骑兵正是这么做的,他们进城之后一路狂奔,沿着街道,直奔圆拱木门。

  暗夜里,马蹄踩在通州街面的青石板路上,声声如雷,而城头的杀声和火光,更是令阿达礼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是跳跃,他目光始终盯着前方,夹马催速,心里只一个念头,杀过木门,活捉明太子!

  但忽然的,他发现在前面奔驰的两百蒙古骑兵忽然放慢了速度,甚至是停了下来,一个个都勒着缰绳,往回拨马,似乎是想要返回。

  “混蛋!谁让你们停下来的?向前,向前!”

  阿达礼怒吼。

  骑兵奔驰,最怕的就是这种忽然减速,在前方停顿的错误,弄不好,就会被后面刹不住脚的骑兵撞上来,前后一片大乱,自我践踏,带队的蒙古牛录额真吴巴什也算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骁勇之将,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所以阿达礼怒不可遏。

  “王爷,情况不对啊。”

  但回答阿达礼的,并非是蒙古牛录额真吴巴什,而是他身边的亲卫参领,那参领用手中的长枪指着,气喘吁吁地道:“王爷你快看!”

  阿达礼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堵泥土袋堆积起来的泥土墙,不禁微微一愣,转头向其他地方看去,发现在街道两边,只要是巷口或者是有通路的地方,都被泥土袋堵死了,整个街道变成了一条死胡同或者是峡谷,只能向前,再没有其他去路,而街道两边的店铺都是门窗紧闭,不见灯光,再抬目向其他地方看,发现整个新城都是漆黑一片,虽然旧城那边战况激烈,杀声震天,但眼中的新城却恍若是另一个世界,没有声响,也没有火光,只有自己和自己麾下的精锐骑兵……

  虽然立功心切,虽然热血,但阿达礼绝不是一个无脑之人,瞬间,他就意识到了危险,也明白前面的蒙古骑兵为什么会忽然转头了?

  哗!

  阿达礼全身顿时就冒出了一层冷汗,他立刻拨转马头,高喊:“撤,撤~~~”

  这一刻,他声音都变调了。

  但晚了。

  骑兵正纵马疾驰而入,前方的人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但后面的人不知道啊,尤其是那些挤在城门口,还没有入城的骑兵,他们急着入城杀敌立功呢,前方想退,后方正冲,加上街道狭窄,没有骑兵闪躲腾挪的空间,整个入城的队伍,立刻就乱成了一团。

  “砰!”

  就在此时,忽然听见一声号炮,喊杀震天,城门口两边的街道后,忽然燃起了火把,无数明军杀了出来,手持大盾和长枪,硬生生地将冲入城中的建虏骑兵截成了两段,并在城门口列阵,阻断建虏撤退出城的道路。

  与此同时,街道两边的房屋上,忽然站起了无数的明军,手持鸟铳,对着挤在街道上的建虏骑兵猛烈开火,而一枚枚冒着火星的手炸雷也从天而降,落入街道中心。

  “砰砰砰~~”

  枪声,爆炸声,喊杀声,马嘶声,顿时就响成了一片。

  如同是割草一般,挤在街心,避无可避的建虏骑兵瞬间就倒下了一片。

  虽然年轻,但阿达礼也是久经战阵,他立刻知道,今晚不但是中计,而且是被包饺子了,说不得会全军覆没在城中,为今之计,必须冲出去,于是他高举长刀,嘶声喊道:“冲,冲出城去!”

  呼哬!

  都知道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已经冲入城中的建虏骑兵拼命聚拢队伍,一边向张弓搭箭,向房顶上的明军还击,一边护着阿达礼,拨转马头,向城门口猛冲。

  但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弹雨和一枚枚从天而降的手炸雷,枪弹爆炸声中,他们根本难以靠近城门口,侥幸有几个人闯过弹雨,冲到了明军面前,但他们面对的是一面面将近一人高的长盾,和一根根森寒的长枪,长枪猛地刺出,血雨飞起,最后几个侥幸未死的建虏骑兵连人带马,都被刺成了血葫芦……

  与此同时,城头的争夺战也发生了剧烈的变化,随着号炮,忽然有更多的明军从城头的黑暗中冲了出来,不是通州兵,而是圆盔鳞甲的精武营,他们大盾长枪为阵,长枪攒刺,鸟铳射击,手炸雷抛掷,一步步向前,将占据城楼的汉军旗杀的血肉横飞,根本是抵挡不住。

  汉军旗手中原本也是有手炸雷的,但数量不多,在刚才的夺城战中,已经消耗殆尽,现在面对精武营齐整的队列,精良的火器和城头狭小的空间,他们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激战中,不是被长枪鸟铳收去了性命,就是被逼的跳下了城楼。

  “放下武器,跪地免死!”

  明军响亮的口号声和他们腾腾地杀气一齐向残余的汉军旗逼迫而来。

  眼见逃无可逃,城下的主子也已经被围在街心,大势已去,跳下城楼,不死也是重伤之后,剩下的一百多个汉军旗顿时就崩溃,他们放下武器,跪地投降。

  明军重新控制城楼之后,对聚在城门之外,想要进城营救主子的建虏骑兵猛烈开火,鸟铳,手炸雷,炸药包,弓箭,各种各样的武器,雨点般的往城门前猛轰猛射,建虏三千骑兵,冲进城中的有两千,仍有一千人聚在城门之外,当城中响起炮声,忽然冲出一队明军,截断他们进城的道路,在城门里列阵之后,没有进城的建虏骑兵就已经知道,他们中计了,但他们的主子已经进城,而失了主子,是最大的罪过,因此明知道是圈套,剩下的一千建虏兵也是拼命的向前,想要里应外合,救出已经入城的阿达礼。

  截断建虏骑兵的明军只有五百人,但却是精武营的一个精锐把总队,他们在城门前的街道上组成了内外两道盾墙和长枪阵,寸步不移,如钉子一般,钉在那里一动不动,内拦阿达礼的突围,外阻城外建虏的入城,城墙鸟铳不停的攻击,将试图冲击的建虏骑兵杀的人仰马翻。

  不过今晚参加暗袭的建虏兵马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虽然被包围,虽然是困境,但他们犹自奋力冲杀,血红着眼珠子,毫无退怯,明知道是死,却依然连续不停的冲击明军的盾阵。

  五百明军,同时被两边夹击,面对极大的压力。

  而当城头明军夺回城楼,居高临下,对城门口的建虏发起猛烈攻击之后,他们身上的压力才顿减。

  “阿达礼,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受死吧!”

  大盾之后,一个明军将官高声呼喝。

  却是徐文朴。

  原本,他是跟随堵胤锡防守东城的,但在太子殿下的密令之下,他率领一千精武营将士离开东城,部署到了新城,和刘一松的通州兵秘密换防,并在西门大街设下了这个陷阱,成功将阿达礼围在了城中。

  听到徐文朴的呼喊,阿达礼脸色发白。

  ——————感谢“神马赛克、书友20191101230101458、藏风天下”的打赏,谢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