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767章 苦苦坚持

第767章 苦苦坚持

  大明君臣为通州忧虑,崇祯帝更是夜夜难眠,与之相对应的,黄太吉和多尔衮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已经三天了,自从西城中计,被明太子伏杀了三千精锐之后,建虏十万大军,对通州展开了日以继夜,须臾不停的猛攻,重炮,盾车,云梯,挖墙,炸城,各种办法都用遍了,但却依然无法攻克通州,其间有一次,正红旗的敢死重甲兵冒着矢石,成功登上了城头,但不等城下建虏欢呼,几个正红旗的先登就被城头明军用排枪刺倒,尸体摔到城下,变成了肉泥。

  激战中,明军的炸雷,炸包,鸟铳箭矢,不停的往城下投掷,将攻城的建虏杀的尸体枕藉,哭爹喊娘……

  而被黄太吉给予厚望的重炮轰击,在明军拼命设置防护板的努力之下,威力被削减不少,三日猛轰下来,火药和铁弹耗费许多,但却始终无法一击致命,一举轰塌通州城。

  不得已,多尔衮只能下令停止攻城。

  当天色渐黑,建虏撤军之后,城头抛下火把,将墙根下的建虏尸体和攻城器械,全部烧毁,一时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建虏见了都是咬牙切齿,但却也无可奈何。

  自天启六年,袁崇焕的宁远之战后,建虏又一次在攻城战中,碰的头破血流。

  晚间,多尔衮到黄太吉帐中请罪,同时汇报今日的战损和明日的攻城计划。

  而黄太吉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心思稳定。

  “不必沮丧,我们难,城内的明太子更难,现在就看谁能咬牙坚持住!”

  黄太吉咳嗽道。

  猛攻三日不得城,但黄太吉的表情却始终冷静,一点都没有焦急或者是埋怨之色,多尔衮从他眼中看到的,只有鼓励,白白胖胖的脸上,始终都是信任,这三日中,黄太吉不止一次的亲临战场,鼓舞士气,同时硬撑着病躯,绞尽脑汁的盘算着攻城之术,推演彼此兵力的变化和战局可能的发展,虽然不在一线指挥,但前线的一切,却都在他的掌握中。

  “谢皇上提点,臣弟明白。”多尔衮躬身。

  作为执行者和第一线的指挥者,多尔衮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自从包围通州到现在,时间刚过去了七天,但军中的伤亡却已经超过了一万三千人,对大清来说,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虽然死亡的大部分都是汉军旗和蒙古旗,两黄旗一兵未动,两白旗的死伤也在可控范围之内,但多尔衮却明显的感受到,随着战事的进行和伤亡的增加,军中各部,尤其是蒙古八旗心中的不满和疲惫,正在逐步累积和酝酿中,为了安抚蒙古八旗,提前预防,今夜多尔衮来到黄太吉的帐中,除了汇报今日战事的经过和明日的攻城计划,也是要找机会说出自己心中的忧虑。

  不过不等他说,黄太吉反倒是先提了。

  “蒙古旗的各位亲王,对攻城之事,可能有所异议,朕感觉到了,朕会安抚,你不必担心……”

  话没有说完,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随着通州战事的进行,感觉黄太吉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有时候,连气都喘不上来,随军的御医日日夜夜在帐中守候,唯恐他出什么意外,而关于黄太吉身体的一些传言,也在军中不胫而走,多尔衮身为睿亲王,掌管大军,对军中的流言,自然是知道的,但他在黄太吉面前,却丝毫也不敢表现,毕恭毕敬,一脸关心的说道:“皇上注意龙体啊……”

  黄太吉摆手,意思自己没事,接着问道:“火药的事,准备的怎样了?”

  连日猛攻,但建虏还有一道杀手锏没有用出来,那就是火药炸城,建虏在运河之战中,缴获了一百多罐的明军火药,在最初的战斗中用了一些,等到盖州消息出来,得知盖州是被明军炸开之后,黄太吉立刻命令停用明军火药,决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用炸药炸开通州城墙,为求谨慎,黄太吉想方设法的探知,明军的火药炸城究竟是如何使用,步骤如何,用量如何?

  不过到今日为止,谁也不知道明军究竟是炸城的,包括一些俘虏和工匠,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如此情况下,为保证一击必中,就只能搜集更多的火药,加大一次使用的威力。

  多尔衮回:“还是没有人能知道,明军炸城的具体细节,至于明人的火药,臣弟令人搜集,但这些火药都是明国京师兵杖局火药厂出品,专供明国京营使用,各地方部队和城池,都没有储存,我军连日搜集,一无所获。”

  黄太吉眉头深锁,想了一下,说道:“范文程说,现在的一百罐或许已经足够炸塌通州的城墙了,你怎么看?”

  “臣弟以为,应该慎重,”多尔衮脸色凝重:“明军火药不用则用,如果用,就必须保证一击成功,如果失败,浪费火药不说,对我军士气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可你说了,明军的火药搜集不到,又该如何?”黄太吉叹。

  “今日激战,虽然没有能拿下通州,但先登的勇士汇报,说通州西南城墙的裂缝,已经足够塞进一只拳头,明日继续用重炮猛轰,等裂缝再扩大一些,再用火药炸城,成功的机会,一定会增加许多。”多尔衮道。

  “十四弟慎重,就照你说的这么做吧。”黄太吉点头。

  “臣弟领命。”多尔衮抱拳。

  “连日攻城,我军伤亡不少,明日攻城,令鳌拜领两千两黄旗勇士,以为先登。”黄天吉想一想,又道。

  这几日激战,两黄旗虽然在城下出现,但都是作为督战和压阵使用,并没有到最前线去冲锋,黄太吉的命令意味着,两黄旗也要出动了。

  “嗻。”

  多尔衮心中却没有喜悦,两黄旗都要先登了,他两白旗岂还有保存实力的理由吗?

  通州城,不但是明太子,怕也是我大清勇士的坟墓啊。

  多尔衮心中叹。

  说完这两道命令,黄太吉又咳嗽着拿起手边的一封书信,递给多尔衮:“这是郑亲王刚刚发来的,你看看吧。”

  多尔衮两步上前,毕恭毕敬,双手接过,然后再后退两步,打开了,仔细看,不知不觉,他额头上就冒出了冷汗,好狠啊,明朝吴三桂等人学习大清入塞,在辽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过之处,旗人全部被斩杀,屯子烧毁,滚滚狼烟,弥漫了整个辽南。

  大清,尤其是他两白旗的损失极其惨重,这令多尔衮又是痛心又是惭愧。

  庆幸的是,海州守将镶白旗参政萨壁图和尚可喜已经确定盖州失守乃是因为明军使用火药炸城,为防明军故技重施,两人在城中做了各种准备,同时郑亲王济尔哈朗已经调集满汉援兵两万人,其中五千骑兵前锋,即日就可以从沈阳出发,往海州而来,算时间,最快两日,最慢三日就可以到海州,一旦郑亲王的援兵到海州,就算明军使用炸城之术,大清也是不怕了。

  但怕的是,在郑亲王的大军抵达之前,吴三桂就破城……

  看完书信,多尔衮再次痛心疾首的请罪:“都是臣弟的失误,用了不堪用的奴才,以至于害了我大清在辽南的根基。请皇上责罚。”

  “起来吧,不怨你。”黄太吉咳嗽着抬手,示意多尔衮起身,待多尔衮站起,他冷冷说道:“吴三桂如此狠毒,有朝一日,落到我大清手中,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多尔衮默然。

  黄太吉望向他,咳嗽着继续道:“现在关键是通州。十四弟,如今我们已经是骑虎难下,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通州都是非拿下不可,不然我们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辽南不保,征明也无功啊。”

  “皇上放心,臣弟有信心拿下通州!”多尔衮抱拳,声音坚定。

  黄太吉欣慰的点头,喘息了几下,又道:“老十二今日在顺义和明军血战,打了一个平手,明军的三万兵马虽然暂时还过不来,但战力却不可小觑,尤其其中还有一万多精武营,我军需早做准备,以防不测。”

  “臣弟明白。”多尔衮躬身。小心翼翼的说道:“不如臣弟明日派一支兵马逼近京师,明国君臣惊慌,必然会调一部分的明军回援京师,到时,十二哥面对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

  不同于黄太吉对阿济格的放心任用,多尔衮对阿济格是担心的,他担心阿济格过于鲁莽和急于立功,会吃败仗,损了两白旗的战力,正好黄太吉提出,于是他顺势想办法减轻阿济格的压力。

  黄太吉沉默了半晌,不情愿,但终究是点点头:“可行,就这么做吧。”说完,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多尔衮告退,轻步退出,等出了黄太吉的大帐,他抬首望一眼忽然飘起的小雨滴,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这忽然飘起的小雨,对攻城一方,有诸多不利。但愿只是今夜,明日如果继续下雨,那就不妙了。

  另外,黄太吉刚才的表情,也如一场小雨,在他心头忽然飘起。

  “睿亲王,明军开始修补城墙了。”脚步匆匆,一名正白旗将领急急来报。

  “走!”

  多尔衮带了几十个近卫奴才,轻骑出了营门,到了营外的重炮阵地,借着城头的火把之光,仔细观察城头明军的动静。

  暗夜里,城头火把明亮,每五十步,就插有一支火把,将城前十步之内照的亮如白昼,透过淅淅沥沥的雨雾,清楚看到,持枪的明军在城头走来走去,工匠和民夫正在连夜补修受损的城垛,经过数日的激战和争夺,通州城墙已经是伤痕累累,不说西南角,就是整个南城墙也都被削平了好几处,趁着今夜休战的机会,城内守军肯定是要修补城墙的。

  西南角城墙上,两个工匠被绳索缒下,脚踩墙面,单手提着木桶,试图修补墙上的裂纹,但忽然的,暗夜里响起鸣镝之声,几下羽箭从城下的黑暗之中急速射出,两个工匠身在空中,根本无法闪躲,犹如活靶子一样,惨叫声中,被几支羽箭直接贯穿,鲜血溅起,木桶落地摔裂,发出巨大的声响。

  原来,为了防止明军修补西南城墙,多尔衮在城下一百步左右的黑暗中,布置了数队弓箭手,但使工匠出现,立刻就释放冷箭,暗夜漆黑,城头明军根本看不到一百步距离的情况,也就无法确定建虏弓箭手的存在,但两个工匠的死亡,还是激怒了城头明军,他们朝城下黑暗之处,砰砰砰砰,连续的放了数枪,以示胸中的愤怒。又有弓箭手,点燃火箭,射到城下八十步左右,试图找寻建虏弓箭手的存在,但失败了,建虏渔猎民族,弓箭和隐藏是他们的强项。

  看到这,多尔衮微微放心,他知道,通州西南角城墙,明军是修不成的,等明日天亮,大军就可以继续进攻--一连三天的猛攻,清军并非一无所得,起码,西南角城墙的裂缝,已经越来越宽了,如果再火药炸城,必然事半功倍,多尔衮虽然不敢判定时间,但他却知道,西南角城墙,是一定会轰塌的。

  “明太子,到时看你往哪里逃?”

  ……

  同一时间。

  通州城头。

  一个银盔银甲、腰悬长剑的少年,正站在墙垛边,皱眉望着城下的黑暗之处,火把光亮照着他的脸,他脸庞英俊,眉毛英挺,眼神中却透着忧虑,正是大明皇太子朱慈烺。

  就像黄太吉所说,城中确实很困难,连日的激战下来,城中将士的伤亡已经超过四分之一,即便在城墙上竖起了一块块的大木板,遮挡住了大部分的建虏火炮和箭雨,但建虏多使用火箭,火箭燃烧,攻击又极其悍勇,对守城将士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但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城墙。

  建虏不惜一切,连续不断的用重炮轰击西南角城墙,到今日黄昏,西南城墙的裂缝,已经是越来越宽了,从上到下,将士们都是忧心,谁都知道,一旦城墙轰塌,建虏蜂拥而入,城内的兵马是绝对挡不住的,今晚建虏停止进攻,将士们急忙修补城墙。

  ——————感谢“风肖兮、还剩个名字”的打赏,谢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