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 > 崇祯十五年 > 第892章 午夜暗杀

第892章 午夜暗杀

  但真正令蒋德璟心痛和不安的,并不是定王会掌握了朝廷的权力,而是定王的野心!

  以定王近日的表现看,定王有着极大的野心,上殿不是他的终极目的,太子或者皇帝才是。因此,即便太子最后归来,他也是不会心甘情愿的交出权力的。

  而以太子的性子,会认输吗?

  怕是不会。

  太子绝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他不会让自己一手稳定下来的江山,交个一个从没有涉猎国政,对军事一窍不通,但热衷于权力暗斗,窃取他位置的阴谋者手中。

  即便是亲弟弟也不行。

  何况,太子一手打造的精武营主力和左柳营都在湖广,只要太子回到军中,一呼百应,不要说定王上殿,就算是定王登基了,太子也有扳回的可能。

  如果双方都不退让,那岂不是要重蹈靖难之役的悲剧?

  定王,你何必这么着急?

  如果太子殿下真有意外,那天下自然就是你定王的,你何必争?如果太子还在,你又如何能争的过?

  蒋德璟心头发苦……想了这么多,他终究是挡不住。想到最后,他长长一叹,痛苦的闭上眼睛。

  ……

  内阁值房的外面,响起欢呼声。

  勋贵们的要求,终于是获得了内阁的首肯。

  有内阁,有司礼监,定王上殿,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宫中传开。

  乾清宫。

  王承恩跪在崇祯帝的病榻前,哭道:“陛下,你醒来,你快醒来啊,你再不醒来,这朝堂怕就要乱了啊……”

  崇祯帝却毫无反应,只望着殿顶,嘀嘀咕咕地不知道说一些什么乱语……

  ……

  午夜。

  一条暗巷里。

  一个戴着斗笠的脚夫忽然被人拦住了。

  前面四个,后面四个,一共八个人,手持兵器将脚夫围在中间。

  脚夫慢慢抬起头,露出了他斗笠下的脸,正是锦衣卫都指挥使,京营军情司

  副司李若链。

  李若链右手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刀柄,望着前面的四人,忽然说道:“原来是你们!”

  开封之战时,到洛阳探取消息的李若链在白马寺被流贼包围,他奋力杀出重围,不想却又被几个蒙面汉子劫持,一直关押了他半个月,蒙面汉子们才将他释放。

  从始至终,李若链都不明白对方的意图?不明白为什么被抓,又为什么被放?

  而那些蒙面汉子,也始终他们透露他们的身份和意图,事后,李若链也曾经详加调查,但却毫无结果。今日在这暗巷被围,借着微弱的灯光,他忽然认出,前面拦阻的那四人,正在洛阳白马寺劫持他的那四个蒙面汉子。

  李若链记性极好,对人过目不忘,虽然这四个人,还跟上次一样,黑布蒙面,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但李若链还是认出了他们。

  随即,就明白了一切。

  “我明白了,你们果然是萧汉俊的人!”

  李若链咬着牙,怒不可遏,他也明白,萧汉俊一开始就看他不顺眼,碍手碍脚,想着趁洛阳白马寺之乱,除掉他,独自掌控军情司,不过那时候萧汉俊刚刚掌管军情司,翅膀还没有长硬,太子殿下又追的紧,萧汉俊深怕太子怀疑,因此,犹犹豫豫了几天,还是把他放了。

  但今夜,当他跟踪萧汉俊到此地时,萧汉俊却是不能放他了---原因很简单,太子出了意外,萧汉俊已经没有了顾忌。

  “废话少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八个黑衣人却不多说,前后冲上来,向李若链砍杀。

  “逆贼!”

  李若链拔刀迎战。

  没有人呼喊,只有刀光剑影,双方在暗巷里叮叮当当地战成一团。

  作为锦衣卫都指挥使,常常一人独自执行危险任务,李若链的刀术,那是京师首屈一指的,对方虽然有八个人,前后将他围住,但想要将他擒杀,却也并不容易。

  不过李若链想要脱困,却也是难。

  而随着战斗的进行,李若链越来越被动,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一人对八人,他再大的本事,也无法施展,眼见就要被黑衣人擒杀,忽然的,猛听见一声口哨,右边屋脊上,忽然站起了五六个黑影,手中都端着弩箭,带头那人叫一声:“李指挥使,小心!”随即扣动扳机,手中弩箭急射而出!

  正在围攻李若链的八个黑影猝不及防,瞬间就被射倒了三个,余者大惊。

  但也就在这其间,听见两边脚步声急促,又有十几个黑衣壮汉出现。原来,为了擒杀李若链,萧汉俊可不止布置了一道防线,前后最少有三道,即便有人相助,李若链想要脱困也是难。

  眼见出现情况,原本在暗中埋伏的第二道防线,立刻涌出。

  火把光亮之下,巷子两头都已经被堵死。

  “李指挥使,接着!”

  屋脊上的黑衣人一边放弩箭,一边从上面抛下一根绳索。

  李若链心中明白,挥刀砍倒一人,然后单手抓住绳索,上面的人用力猛提,他吸口气,腰腹用力,顺势而起,双脚在墙壁上连登,几个健步就上了屋脊。

  “拦住他,射箭,射箭!”

  见李若链走脱,围攻他的黑衣壮汉都是气急败坏,他们取出随身携带的小弩箭,向李若链以及帮助李若链脱困的那几个黑衣人急射。

  “撤,快撤!”

  李若链上了屋脊之后,助他脱困的几个黑衣人扔了弩箭,护着他,在屋脊之上狂奔,从一处又跳到另一处,听到动静的百姓从房间里走出来看,看到屋脊上的黑衣人之后,一个个都吓的惊叫,急忙又躲回房间。

  也就在这其间,李若链已经看出,助自己脱困的这几个人黑衣人都绝非常人,不但身后矫健,动作迅速,而且刚才使用的弩弓乃是军中使用,工部督造,绝非一般人可以获得。

  但危急时刻,他也顾不上问。

  就在连续跳过几个屋脊之后,为首之人忽然向下一指:“李指挥使,那里请,我等继续引开追兵!”

  下面是一条胡同,灰暗的灯光下,隐约看到,一辆马车正静静地停在那里。

  李若链明白,点头表示感谢,然后纵下屋脊。

  黑衣人则继续向前,吸引追兵。

  李若链下到胡同,几个箭步走到马车前,看了一下坐在车前,戴着斗笠,一身黑衣,看不到面目的车夫一眼,稍微犹豫,终究还是掀起车帘,钻入车中。

  “加!”

  车夫立刻扬鞭。

  ……

  “什么?跑了?”萧汉俊脸色铁青,李若链不但是军情司副司,掌握军情司相当的机密和人员,而且还有锦衣卫都指挥使的身份,如果李若链逃走了,将他的秘密散播,一定会有相当的军情司谍报人员相信李若链,那一来,军情司就会分裂,就不是他所能完全控制了。

  更严重的是,李若链不是凭借自己的力量,而是被他人救走的,难道李若链瞒着自己,在京师还有秘密的人手?又或者,那些救走李若链的人,并不是李若链的部下,而是其他人?

  如果是,那情况就严重了,意味着还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正在黑暗之中盯着他……

  一旦李若链逃走,逃到湖广,而太子殿下还在的话,那他萧汉俊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传令,封锁京畿通往湖广的所有道路,同时在京师给我找,不惜一切,也要把李若链给我抓到!”萧汉俊心中惊惧,声音微微颤抖。

  ……

  车轮辚辚。

  李若链坐在车中,惊异的看着对坐的那个人。

  年纪轻轻,戴黑色纱帽,着青色五品宦官服,眼睛不大,脸上带着笑。

  “是你?”李若链惊讶。

  他万万没有想到,救自己脱险的,居然是东厂的人,而且面前的这个小太监,正是东厂提督王德化的机密心腹,人称“小眼公公”的李晃。

  其实,李若链此前并没有和李晃真正见过面,但他身为军情司副司,对朝堂上下,里里外外的人物,都需要认识,加上军情司成立之后,就成了东厂锦衣卫的眼中钉,双方摩擦不断,李若链对东城和锦衣卫的几个头脑,是相当认识的,因此他一眼就认出了王德化的心腹李晃。

  “不错,是我。”

  李晃收住笑容,脸色严肃的说道:“我们长话短说吧,不管过去如何?但现在我们是一条战线上的,李某今日冒了天大的风险,将李指挥使救出险境,不为其他,只是为了一个希望,如果太子殿下不负众望,平安归来,则我大明幸甚,你我幸甚,如果太子遇难,我也没什么说的,权当是救指挥使一命。”

  李若链却还是警惕的望着李晃,毕竟李晃是王德化的心腹,而王德化和太子一向不对盘,李若链担心李晃有什么阴谋。

  李晃不管他,继续说道:“接下来,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你都要记好了。萧汉俊已经背叛太子,彻底的投向了定王和襄城伯李守錡,也因此,他今日才会对指挥使痛下杀手。至于背叛的原因也很简单……萧汉俊乃是闻香教的少教主,定王答应了他某些事情。”

  “什么,萧汉俊是闻香教?”李若链吃惊,虽然他已经知道萧汉俊有歹心,但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是闻香教的人。

  李晃肯定的给了他一个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其实萧汉俊并不重要,重要是的是定王,定王的野心,超乎想象,谁也不能想到,他竟然如此的急切,完全不顾陛下的病情和太子殿下的安危,一心要占据储位。”

  李若链的脸色沉了下来。

  李晃道:“现在,陛下病情危急,定王和李守錡已经控制了京师内外,勋贵是他们拥趸,首辅周延儒,次辅陈演,已经被他们延揽,内廷王德化,也就是我那干爹,已经是死心塌地的投了定王,掌印王之心,则是一个墙头草,随风摇动,毫无主见,现在只有王承恩王公公依然对陛下和殿下,忠心耿耿……”

  听到此,李若链一脸惊疑。

  李晃知道他怀疑什么,淡淡道:“王德化是王德化,我是我,这一点,李指挥使切勿生疑。”

  然后继续道:“因为萧汉俊的背叛,现在定王已经掌握了太子殿下留在这两营的亲信和暗探,加上有英国公张世泽的关系,现在这两营,实际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精武营留在京师的八千兵,虽然有董琦的统领,而董琦对太子殿下忠心耿耿,但是定王一旦上殿,第一个命令,一定是废除董琦的副营官之职,到时,这八千人也不复为太子所用,加上我今日刚得到的消息,玉田总兵白广恩,密云总兵唐通,都已经表示了向定王的效忠,也就是说,京畿附近的兵马,文臣武将,已经全数为定王掌握了,定王随时都可能被立为太子,一旦陛下驾崩,他就会继位……”

  听到此,李若链脸色更加大变。

  李晃盯着他:“即便太子殿下无恙,现在已经回到了湖广军中,怕也有可能赶不上京师的变化了,因为东厂锦衣卫和军情司,都已经单向封锁了京师的消息,太子殿下和湖广官员,都不能知道,京师发生了什么事?一旦在这期间,陛下驾崩,定王继位,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李若链眉眼急跳。

  “所以,李指挥使的使命,就是离开京师,去往湖广,将京师的危局,详细的告诉殿下。”

  李晃脸色凝重,说完,轻轻叹口气,补充道:“当然了,我所说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太子殿下还在,如果殿下不在,一切也都无意义了……”

  “放心,太子殿下天命所降,决不会轻易为奸人所害,他一定在!”李若链说的坚定无比。

  李晃微微点头。

  就在这时,车轮停止,马车缓缓停下了。

  “公公,到了。”

  车夫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进来。

  李晃点头,从座位取出一套衣服,递给李若链:“换上这身衣服,跟随外面的那个兄弟上城,他会想办法放你下去。”

  待李若链接过,他又缓缓道:“我可以送你出京师,但京师之外我就管不了了,萧汉俊一定已经派人封锁了京畿到湖广的所有道路,你是军情司副司,很多人都认识你,又有东厂锦衣卫的配合,想要去到湖广,怕不是容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hk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