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不寒而栗_寒门帝尊
好看吗 > 寒门帝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不寒而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不寒而栗

  澹台踏云微微沉默了,道:“小子……如果你能踏入帝尊,恐怕连我与大护法二人联手都比不上你g。”

  此时此刻,连澹台踏云都不得不承认,简波带给他的威胁,并不逊色于大长老的实力。

  “不过,虽然我棋错一着被你封印了‘血煞之火’但今日之斗,不见得你赢了,记住……这也是你逼我的。”

  澹台踏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神色决然,双手闪电般的变幻出道道印法,旋即猛的拍在了血池血面之上。

  “嗡!”

  巨大的诡异符文,自其掌下陡然蔓延开来,然后直接是侵入了血池之中。

  “轰……”

  粘稠的血池精血,在此时剧烈的咆哮起来,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在此时被催动了。

  简波面色微变,流转着‘灵眼术’投向那圣血池深处,只见在那里,有一座祭坛在绽放出一道道,让人不安的血红光环。

  而与此同时,血池中那些虚空迷宫中,也是开始剧烈的扭曲,引得其中厮杀的双方强者,皆是惊疑不定。

  风野灵、血伦、鞠云鹏……等人,皆面露警惕的望着空间的异动。

  “鞠城主前,怎么回事?

  血伦面露惊容的望着这一幕,询问身边东林城城主鞠云鹏。

  鞠云鹏面色凝重,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然后他看向远处的血神教强者,此时的后者,也是面色惊疑的望着四方。

  显然,这变故并非是大长老娄广乐所引发。

  而不是娄广乐,那能够引发血池空间变故的,那就只有澹台踏云教主了。

  就在鞠云鹏、血伦……等人疑惑的时候,风野灵突然心头一动,挥手设下一道结界,将身边的人,尽数的笼罩。

  简波面色凝重的盯着下方,剧烈翻涌的血海,在‘灵眼术’窥探下,他见到那血池最深处,矗立一座诡异的祭坛。

  此时,有一道道血红触手蔓延而出,探入了那座祭坛之中。

  “澹台教主,你想要做什么?!”简波沉声道。

  立于血池之畔的澹台踏云,有些怅然的叹了一口气,淡淡道:“没什么,被你逼到只能使用最后一张牌而已。”

  “啊!”

  他的声音刚落,那血池之中,突然传出了无数凄厉的惨叫声。

  血池翻滚间,那座祭坛若隐若现。

  而此时风野灵、血伦、冯彩虹、鞠云鹏……等人方才见到,此前他们所在的那些空间中,此时有血红的触手疯狂的涌入。

  这些触手直接是抓向了,那些血神教的强者,而凡是被其触及者,不论是魔婴,还是魔尊强者,皆是在那一瞬间,化为滚滚血水。

  “澹台教主,你什么意思?!”

  血池的一处空间中,身体刚刚复原的大长老娄广乐,震怒的望着那穿透虚空而来的血红触手,厉声咆哮道。

  澹台踏云轻叹道:“大长老……你们真以为这座祭坛的洗礼,只是单纯的提升实力吗?在你们进行洗礼的那一刻起,你们就被它打上了烙印……”

  “其实我也不想,用这最后的手段,但谁能想到,这简波竟能将我逼到这一步!”

  “你放心吧,你的遗志我会帮你完成的,等我一统玄元界,到时候会将熙元宗、血煞宗、城主府……尽数的覆灭,用来为你陪葬。”

  听到澹台踏云教主的话,娄广乐面庞扭曲,眼中怒火喷涌,咆哮道:“我宁愿自爆,也不会便宜你!”

  声音落下,大长老娄广乐体内的魔元之气,猛然间暴动起来,像点燃了炸药包。

  下一刻,自其体内绽放出暴戾的气息。

  可就当娄广乐身躯,即将自爆的那一瞬,诡异的血红触手,穿透虚空而至,直接是刺入那暴戾的气息之中。

  紧接着娄广乐气息,急速的黯淡,那自爆的力量,依旧被血红触手所吞食。

  “啊!我不甘……啊……”

  在那最后,大长老娄广乐绝望的嘶吼声,响彻而起。

  显然,娄广乐想自爆,也未能如愿。

  血池上,澹台踏云面露悲悯道:“自爆也没用。”

  远处血伦、冯彩虹、鞠云鹏……等人震惊的望着这一幕。

  饶是以他们的心性,此时都是感觉到,一股寒气自脚掌直冲头顶。

  因为在这短短片刻的时间中,这些血神教的精锐强者……全部一个不落的死绝了。

  谁都没想到,这血神教的人,没有死在简波等人手中,反而是被他们所信奉的教主,杀得干干净净。

  这教主,疯了不成?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不断从血池之中传出来,听得那些观战者,浑身汗毛倒竖,眼中满是惊惧之意。

  因为他们都看清楚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血神教的强者,此时都被血池吞食。

  虽说这些人都算是敌人,可谁都没想到,他们最后会是这么一个结局,他们不是死在了对手手中,而是死在了他们所信奉的教主之手。

  诸多目光望着那站在血池之上的人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此时的血神教教主,心狠手辣得让人心寒。

  “娄广乐!”

  熙元宗、血煞宗、东林城的修者,以及玄元界远处围观者,望着娄广乐自爆,被血海所吞食的一幕,他们的神色,不免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对于血神教大长老娄广乐,他们自然是仇恨的,毕竟血神教在东林城暗中滥杀无辜,他们的所作所为,惹得天怒人怨。

  而娄广乐作为血神教的大长老,有着不光彩的一面。

  东林城城主鞠云鹏,本是打算自己来亲自了结这场恩怨,但谁都没想到,最终却了是死在了血神教教主的手中。

  “真是自作孽,活该!”冯彩虹紧咬银牙。

  “嘿……死得好。”东林城的鞠云鹏,对那的凄惨娄广乐死相毫不同情。

  此人在东林城犯下滔天罪行,为筹建血池杀人无数,如今死在教主之手,倒也真是讽刺。

  血煞宗大长老血伦轻叹一声,既然这娄广乐死得干净,那过往恩怨自然也就消了下去,眼下更需要在意的,反而是那教主澹台踏云。

  众人眼带忧虑的注视着,那翻滚着恐怖血浪的血池,随着那些血神教强者,被血池尽数的吞食。。。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