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金钩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127章 金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7章 金钩

  大河滔滔,一往无前。

  大河河面,宽逾万里。

  而那壶口正是大河落差最大的地方,万里大河从天而降。

  于是万里大河变成万里巨瀑。

  巨瀑落差,何止万米。

  便是大罗金仙也不敢在这瀑布中停留。

  但今日这瀑布下却站了两人,两人一老一少,俱都气质非凡。

  只见老者开口,于是巨瀑倒挂,有如白练。

  而这万里巨河,也再不见波澜。

  这天,这地,这河,这水。

  一切的一切都定格在了这两人入水的那一瞬间。

  大河东去,本难阻挡。

  但是今日这两人却踏瀑而上。

  两人踏瀑而上,大河又重新恢复了流动。

  不过大河本应东去,今日却向西来。

  大河竟然改变了流向。

  “师尊神通,弟子佩服。”那少年开口道。

  那少年正是云中子,不消说那年长者便是圣人原始了。

  原始出行只带了云中子一人出行,可见对云中子的器重。

  原始轻声道:“你虽从云中而生,却也应该来世间走一走。”

  云中子微微点头。

  大河改向,河水西来,和河水一起西来的还有那大河孕养出的水运真龙。

  此真龙已生出龙鳞龙须龙爪。

  此真龙已可称为神龙。

  再过数千年,这神龙必成天生神灵。

  只是却没有这机会了。

  只见原始招手。

  大河裂成两半,神龙也裂成两半。

  从那真龙腹中掉出一枚龙珠,原始招手将那龙珠拿在手里。

  孕育无数万年这神龙才生出了龙珠,既失龙珠,那神龙便命不久矣。

  于是真龙悲鸣,大河起浪,河水泛赤,神龙陨落。

  原始挥手,那大河重新向东流去。

  神龙乃大河孕育而出,此龙可称大河之子。

  今失其子,大河亦悲。

  大河泛起万丈波涛,只见原始立于大河之中。

  万丈波涛又能如何。

  吾乃圣人,吾立于此,便是永恒。

  万丈惊涛难以撼动原始分毫,就连云中子有原始庇护也不见半滴水花近身。

  大河有怒,又能如何。

  圣人从不在乎凡俗悲喜!

  只是原始给云中子的感觉从来都是顺天应势,没想到这次出山却是逆大河流向,杀神龙。

  似乎是看出了云中子的疑惑,原始轻声问道:“你觉得为师此举,可算逆天?”

  “算!”云中子答道。

  云中子抬头望天,天上有雷云滚滚,滚滚雷云中隐约还能看到紫霄的身影。

  紫霄乃神雷所化,神雷不应有情绪,但紫霄的脸上似乎也有了愤怒。

  天生神灵却被原始所斩。

  既掌天雷,怎能不罚。

  但最终仍无雷霆降下。

  既是不能,也是不敢。

  紫霄替天道行罚,而圣人便是那天道化身。

  而且即便有神雷落下又能如何,可有神雷能将原始打下圣位?

  没有,至少现在没有。

  原始轻声道:“圣人便是这天,天数运转之下圣人获利最多,非是不能逆天而行。”

  “而是不必,也是不愿!”

  原始又道:“为师若愿意,这大河从此便只能向西流去,只是终究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为师倒是不惧,但却会连累你们这些门下弟子。”

  所以封神之战截教弟子近乎死绝后通天才有了那重炼地风水火的想法。

  圣人本身不死不灭,但终究有所顾虑。

  若问圣人怕不怕那气运因果,圣人其实也怕。

  但若真的放下一切,气运因果对圣人的约束也就没那么强了。

  毕竟既成圣人,本是便是道的一部分。

  原始叹道:“圣人无欲无求,方可称为无敌。”

  “只可惜我和通天都做不到无欲无求,六位圣人中怕是无人能做到,便是大师兄怕是也不行吧。”

  云中子开口道:“是我等弟子连累师尊了!”

  原始笑道:“谈何连累,若要为师一人枯坐昆仑,纵然无敌又有什么意思。”

  原始将那龙珠和一枚灵丹炼制一番后抛入大河之中。

  “百族争霸时,那龟族族长曾经身受重伤,为师这丹可治那老乌龟的伤势,只是这灵丹和龙珠合为一体,若要服丹便需掌这大河水运。做这大河之神。”

  “他截教入洪荒,他截教所图绝对不会是几条小河流,只是他截教想要掌洪荒河流湖泊却也没那么容易。”

  云中子问道:“那龟族族长要是不来怎么办?”

  原始笑道:“洒下香饵钓巨龟,纵然那头老乌龟不上钩,你就不许为师钓其他的鱼了。”

  “只要有饵,总会有上钩的!”

  这时原始看着云中子道:

  “你可算是应运而生,但若一辈子顺势而为你却也难成大器。”

  “此纪元你顺势而为便可,下一纪元却需要逆势而上。”

  “云飞天外,自然清净,若想超脱,终需落在大地上看一看。”

  “河可东去也可西来,云可上天也可入地。”

  “将来你若能从地上飞到天上,你云中子才算成道了。”

  “到时,为师替你护道。”

  云中子没有开口说什么,云中子只是弯腰拜原始。

  他这时才知道,原始改这大河流向只是为了让他看看!

  他本是一片云,从此却不再是漂泊无所依。

  (我没打算从洪荒写到其他的世界,比如西方神话,所以本书中圣人强,非常强!本书中因果气运对圣人影响也没那么大!)

  ···

  金鳌岛上,众多入室弟子齐聚。

  上一次入室弟子齐聚还是在蓬莱为徐思远庆贺。

  时间过得真快。

  也许以后随着众人修为的增长,众弟子越来越难聚在一起了。

  因此越发显得这次机会难得。

  “恭喜大师兄修为大进。”众人一起行礼道。

  多宝笑道:“为兄不过先行一步罢了,众位弟子尤其是一尘子可不比为兄差多少。”

  无当圣母道:“两位师兄都是我等追赶的榜样。两位师兄修为大进,两位师兄可有什么心得体会可以教给我们的?”

  多宝道:“师兄不过比你们多走了一小步!”

  “师兄这一小步可不小。”

  其他弟子也起哄道:“就是,难得我等齐聚。”

  多宝看向徐思远。

  徐思远笑道:“难得同门齐聚,我等修炼多年想必都有些心得,不如我等一起论道如何。”

  “甚好!”

  金灵圣母等一起道:“便请大师兄先讲吧!”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