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龟、妖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129章 龟、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9章 龟、妖

  入仙门,登仙峰。

  那峰顶风光固然引人入胜,但在登顶过程中能有同门作陪也是幸甚。

  这一次论道持续了数月。

  少有得道的,但众人大都面露微笑。

  得道是喜,与同门论道同样也是喜。

  徐思远面上有笑容,徐思远的元神也拈指微笑。

  这一日徐思远入那大罗金仙后期。

  ···

  龟族虽然没有龙凤那般响亮的名声,但是如今洪荒之中却经常能看到龟族活动的痕迹。

  那大河之中自然也有龟族。

  这一日一大龟在大河之中得一宝珠。

  说来也怪,那宝珠原本灰蒙蒙的沉在河底,但是那巨龟靠近后那珠子便散发出无尽毫光。

  光芒耀眼,那龟一见便知道这是个好宝贝。

  只是无论这龟如何祭炼,那宝珠都没有丝毫反应。

  “罢了,想来这宝物不该我所得,我便将这宝物献给我家老祖吧。”

  ···

  北地。

  北海玄龟虽死,但玄龟怨气不消。

  怨气冲天却成了妖族最后的庇护所。

  曾经洪荒的霸主却需要依靠玄龟的怨气存活。

  所谓妖族,渐显落魄。

  这一日有鸟在北地起舞,此鸟舞蹈不显婀娜却另有种奇妙的韵味。

  舞姿翩翩,有雨从天而降。

  雨水落下,满是怨气的北地也多了些许清新。

  “好久没看到你商羊起舞了。”

  这时白泽走入雨幕之中。

  商羊并不停止起舞,商羊看着白泽冷冷道:“你是不是也要来劝我为了以后的前程谋划了。”

  “也?”白泽轻声道:“还有谁说过这样的话。”

  “除了那鲲鹏还能有谁,那鲲鹏曾是我妖族之师,但巫妖之时却临阵脱逃,他不配再做我妖族的师傅。”

  白泽道:“难怪北地妖族少了许多,我也觉得鲲鹏不配做那妖师,但许多妖族在乎的不一定是鲲鹏的身份,鲲鹏那准圣巅峰的修为才是众妖却投靠他的原因吧。”

  “妖族的心终究是散了!”

  商羊不说话,顿了许久商羊才问道:“你白泽注定要为人族献那《白泽精怪图》?”

  白泽缓缓点头:“已经写了一小半了。”

  “世间精怪多属妖族,你这是在断我妖族的根呀!”商羊叹道。

  白泽抬手,有雨落在白泽手心。

  白泽轻声道:“此雨落在我手心却冷在我心里。”

  “对妖族我心已冷!”

  白泽缓缓道:“我不欠妖族什么了。”

  商羊看着白泽认真的道:“妖族也不欠你什么,若无妖族若无陛下哪有你白泽的这一身修为。妖族大船已破,但我却仍不打算下船,所以你也不必劝我什么。”

  白泽轻声道:“唯有了解才能共存,人族注定是天地主角,我献图虽是为了我自己,但却也让妖和人有了一丝共存的可能!”

  商羊轻声道:“何必多说,你我以后是敌非友!”

  “是呀!”

  白泽轻声道:“所以还请你跳完这最后的舞曲吧,这怕是我最后一次看你商羊起舞了!”

  有妖离北地去寻鲲鹏,但却也有妖来昆仑寻陆压。

  此妖名为玄洪,正是鲲鹏剩下的唯一一位弟子。

  ···

  娲皇宫外,有一老者正静静守在宫外。

  这老者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皱纹,这老者须发皆白,尤其是那白须都快垂到地上了。

  这老者驼着背,在这娲皇宫外站着似乎有些疲惫,这老者太老了,站着似乎都有些吃力。

  不久之后宫门打开,从娲皇宫中走出一童子。

  这童子正是灵珠子。

  灵珠子轻声道:“娘娘不愿见你,你请回吧。”

  这老者犹豫了片刻拿出一张图交给这灵珠子。

  “还请小友将此物交给娘娘。”

  灵珠子有些不耐烦,灵珠子开口道:“娘娘说过不会见你。”

  老者开口道:“我龟族虽然没有龙凤那般响亮的名声,但是却活得够长,在洪荒也小有几分势力,而且也认识一些朋友,将来也许还能帮上小友一二。”

  这老者原来竟是龟族族长。

  灵珠子想了想收下那图纸问道:“这是什么?”

  “此乃老龟我自己身上龟纹的部分拓印,老龟我生于天地开辟之初,老龟我也得享几分造化。老龟我背上龟壳上映日月,下合山川,其中也有几分大道理。”

  “听闻伏羲大神最擅术理推演,我这龟壳队伏羲大神应有几分用处。若大神有一日重现世间,老龟我愿亲自驼大神过那万丈红尘。”

  灵珠子收下图纸进入宫中。

  这次等得要久一点。

  老者脸上本已露出笑容,不想灵珠子出来后还是摇头道:“娘娘传话给你,娘娘说你若早来,她兴许还会见你,但是如今娘娘兄长已经有人去度化,却是不需麻烦你了。”

  “不过娘娘还说,如今众生大都知晓人族必要崛起,欲从人族谋取气运功德者不知凡几。娘娘说了只要没有加害人族之心,那么各凭本事就可,却是无需告知娘娘。”

  这老者明显有些失望。

  老者一片咳嗽一边问道:“不知道娘娘选择了谁去帮助伏羲大神?”

  “我也不知。”灵珠子将图纸还给老者。

  灵珠子本应就此回宫,但灵珠子却问道:“你龟族在洪荒真的有势力?”

  “其他我不敢夸口,我龟族能躲过几次大劫,自然不全是运气。”

  灵珠子开口道:“那我可以告诉你,我也是猜的,娘娘选定的应该是截教二弟子。”

  “谢过小友了,这份恩情我一定牢记于心。”老者道。

  娲皇宫内,女娲看着灵珠子轻声叹道:“既然心已在红尘,将来还是去那人间走一遭吧!”

  下界有数人正在等着那老者。

  “族长,娘娘意下如何?”

  那老者摇头道:“此事有些麻烦。”

  “有何麻烦,”一人不服道:“我等早已检查过多次,那灵珠可以治疗族长你的伤势,不就是那大河的神位嘛,我龟族也属于洪荒遗族,一个大河之主还是做得的。”

  那老者道:“我用尽全力也分不开那珠子和灵丹,想来这是圣人手笔。但如今龙族入洪荒,那大河之主可是截教预定的,截教背后可站着圣人,截教可不好得罪呀!”

  “但我等要是扔了这灵珠,我等岂不是又得罪了另外一位圣人。”又一人道。

  除非一直没有拾取那珠子。

  龟族拾起珠子的那一刻,龟族便已经身在局中了。

  但圣人落子,那珠子注定会被龟族所得。

  那龟族族长叹道:“罢了,罢了,娘娘也不肯援手。不为圣人,终为棋子。洪荒百族尽败于龙凤,不过洪荒之中还有麒麟存留。龙族再入洪荒,可不只是我龟族一族之事。”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