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恩情怎么还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142章 恩情怎么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2章 恩情怎么还

  昆仑山上。

  老子问玄都:“可知道为何你师叔会转身离去?”

  “弟子觉得是因为胜负已分,再看无益!”玄都答道。

  “也对,却不全对!你看那一尘子肉身如何?”老子道。

  “怕是不会弱于祖巫!”

  老子轻声道:“十二祖巫尽皆不修元神,那蚩尤虽有元神,但为了守护巫族,蚩尤只得先专修肉身。”

  “那一尘子本是一小蟒,却不知得了何等机缘,元神肉身皆修,那一尘子修的何止是祖巫真身!”

  “他修的分明是盘古真身,虽然还只是一个雏形,但已经有了父神的影子!”

  玄都惊讶万分,不是老子说玄都根本想不到。

  盘古真身,玄都想都不敢想。

  毕竟盘古身陨多年,属于盘古的一切都在慢慢的消失。

  但如今的洪荒竟然出现了修盘古肉身的徐思远。

  而且他曾经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金仙。

  老子这时叹道:“我等自诩盘古后裔,而你那二师叔最不喜披鳞带羽的,但是就这么一条小蟒身上却有了父神的影子。”

  “你说你二师叔怎么还能坐在这里!”

  “他一条小蟒,却似乎比我等还更像盘古后裔,你让你二师叔以后怎么好再嘲笑通天门下皆是胎生卵化之辈!”

  老子继续道:“曾经不过一小金仙,如今却已经能够和准圣战几个来回。和他一比阐教弟子全都显得太废物了点,看来阐教弟子以后有苦头吃了。”

  “不过那一尘子也让为师大吃一惊。为师在不周山下采葫芦时见过那一尘子,那时的一尘子甚至不值得为师多看两眼,但如今三教之中,又有几人是他敌手!”

  说起葫芦,玄都倒是想起来了,玄都这时问道:“师尊可否将你那装九转金丹的葫芦交给弟子?”

  老子看了玄都一眼道:“你从未主动向为师要过宝物,是替那一尘子要的吧?”

  “不敢欺瞒师尊,是替那一尘子要的,不过弟子要这葫芦不是因为什么盘古真身,只是因为他是一尘子罢了。”

  “我与一尘子交好,所以我愿替他像师尊要宝。”

  老子笑道:“你以后再见那一尘子时记得告诉他。”

  “若要葫芦,只需亲上昆仑来找我讨要,只要他开口,为师便给他葫芦。”

  “这葫芦只能他自己来要!”

  你一尘子不想欠我圣人因果。

  但这份因果、这份人情我老子要定了。

  总有一天你一尘子必须得还我。

  纵然你不能还我,也得还给我弟子。

  老子看着玄都在心里道:“吾门下只有你这一位弟子,为师总得为你多谋划一二!”

  ···

  敖春做那大河之主,自有气运归于天庭。

  大战已定,小满便要回那蓬莱了。

  王母笑道:“别急,我天庭有一灵果名曰蟠桃,蟠桃将熟,吾将办那蟠桃盛宴。”

  “愿邀洪荒福德仙,共赴天庭品蟠桃。”

  “你师尊为我天庭出力甚多,所以我天庭愿邀你师尊,赴我蟠桃宴。”

  王母递给小满一叠请帖道:“都是空白请帖,还请你交给你师尊。”

  “你师尊可以随意派送这些这些请帖,你师尊所请,都将是我天庭贵客。”

  “谢过娘娘!”

  小满犹豫了下还是收下这些请帖。

  小满走后,王母高兴的道:“我天庭气运渐增,昊天你决定何时去那大河之中接受十万水卒,你为天帝,手下不可无兵。”

  “不急,”昊天也在笑,只是昊天却没王母那么兴奋。

  昊天招来那曾在自己座下听道的男子。

  昊天对那男子道:“天河无主,你可敢去做那天河之主?”

  “怎么不敢,”那男子行礼道:“陛下恩重,无以为报,我天蓬愿掌天河,以卫天庭。”

  “好!”

  昊天大喜,似乎在昊天眼中,得十万水卒不如得天蓬这一将。

  “汝掌天河,不可无趁手的兵器。”

  昊天想了片刻道:“且随我去太清天,吾当为你求一兵器伴身。”

  天蓬大惊,太清天可是老子化身太上老君的居所。

  圣人化身也是圣人。

  “陛下,我天庭何德何能能够劳烦圣人!”天蓬不敢去那太清天。

  昊天很认真的道:“世间兵器无数,但寡人觉得唯有圣人亲手锻造的兵器才能配得上你。”

  “吾当去见圣人,为你求一兵器!”

  老子居天庭,便算是欠了昊天人情。

  但是这么多年来昊天从未开口求过老子,如今第一次开口竟然是为了替他天蓬求一件兵器。

  怎能不感动。

  感恩戴德,恩重如山。

  丈八男儿竟然差点哭了出来。

  推金山倒玉柱,天蓬拜道:“陛下大恩,天蓬没齿难忘。唯有一片忠心与我天蓬的性命一起托付给陛下。从此我天蓬唯陛下之命是从。”

  昊天亲手扶起天蓬。

  昊天笑道:“想好要打造一件什么样的兵器没有?”

  “既要掌天河,我天蓬便要一件七齿钉耙来梳理水脉吧。”天蓬想了想道。

  九为数之极,天庭之上九只有天帝可用。

  因而天蓬只敢要一柄七齿钉耙。

  “七齿少了,”昊天笑道:“寡人准你用九齿钉耙。”

  “陛下!”天蓬感动的又要行礼。

  昊天拉住天蓬道:“无需多礼,以后替寡人管好天河便是。”

  若徐思远在这里,说不定会想到吴起吸脓的典故。

  军人有病疽者,吴起跪而自吮其脓,伤者之母立而泣。

  问其故,其母曰:“吴起吮其父之创而父死,今是子又将死也,吾是以泣。”

  将军的恩德士兵当用命去还,那他天蓬以后又当如何去还昊天的大恩!

  他天蓬怎么才能还清!

  还有他徐思远以后又该如何还圣人的人情!

  (周末了照例感谢书友我心不止,奋斗吧启顺,星际海盗船,归去来兮和这曲兮相见欢,朝经暮史,wywswxws,从此两清不欠谁,小符2019,清溪仰望有遥星,不说无话,招摇山之主,玄幻仙侠灵异,yetz,耶和华见证人,czlll666,泡咖啡的鱼目,菕斯特,zjlandjwl,凡隘,与子成说兮,零孤羽,眼眸涟漪,吾平凡人,梦见一片海洋的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