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去西方如何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170章 去西方如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0章 去西方如何

  神鸟通灵,徐思远说的话它自然明白。

  不过神鸟还是微微摇头。

  它乃凤凰涅槃之身,在这十万火山中自在逍遥,什么圣兽之位它并不怎么稀罕。

  徐思远笑道:“有些事怕是也由不得你。”

  “你非祖凤,祖凤却是你。凤凰一族终究亏欠这洪荒,你这祖凤造化也不是那么好得的。”

  徐思远招手,十万火山齐齐响应,有无尽火气滚滚而来。

  神鸟早视这些火气为自己的禁脔,徐思远当着自己的面吸取火气。

  神鸟再也不能忍。

  神鸟大怒。

  神鸟扇动翅膀,火焰滔天,无数火山中飞出大量烈焰,熊熊火焰将徐思远将围住。

  徐思远所在之处顿成一片火海。

  此火非是凡火,火中有火之道意流转。

  便是先天灵宝在这火中也有融化的危险。

  只是虽然徐思远得到的凤凰真火不如祖凤巅峰时的真火,但这神鸟也并非祖凤。

  你有火,我徐思远也有火。

  凤凰真火流转,真火护住徐思远全身。

  两者之火并无本质差别。

  在这十万大山,我徐思远同样可以驱使火焰。

  同样有火将神鸟团团围住。

  被徐思远用同样的招式对付自己,这神鸟愈发愤怒。

  神鸟化作一道火光,终究是祖凤涅槃而来,这神鸟却是可以与火相融。

  与火相融,它便是火,火之真意,可燃万物。

  神灵与火相融,徐思远自己的凤凰真火便受到了压制。

  火光熊熊,似欲焚天煮海。

  纵然徐思远已经修成祖巫之体,徐思远的头发却还是变得枯黄。

  最后有火在徐思远的头上燃起,火焰微弱,但却有焚灭一切的道意。

  这鸟的确比徐思远更擅长玩火。

  身化火焰后这十万大山的火气皆听从神鸟的指挥。

  烈焰无边,再在火中待下去徐思远纵无生命危险,但却有伤到肉身本源的可能。

  “比火焰我终究是差了你一筹!”

  徐思远笑道:“只是我又何必一直与你玩火!”

  徐思远挥剑。

  我有一剑,得自盘古。

  今日挥剑,斩火灭道。

  剑光过处,一切湮灭。

  盘古一斧,开混沌造洪荒。

  斧中有创造毁灭,我徐思远略懂创造之道,对于毁灭却知道的更多一些。

  此剑,便含毁灭。

  火光湮灭,那神鸟有些狼狈的从火中走出。

  徐思远开口道:“你若愿为圣兽,从此我不取十万火山的一丝火气。”

  “你若不愿,我也只有一成把握斩你。”

  “但你若被斩,当你再次涅槃归来,你可还是你?”

  徐思远看向神鸟道:“可愿与我赌一赌那一成的概率?”

  神鸟发出愤怒的鸣叫。

  神鸟高傲!

  但最终神鸟还是朝着徐思远微微低头。

  它敢出生不久,它不愿赌。

  尊严终究不如生命重要!

  它愿做那南方圣兽。

  徐思远收起长剑。

  徐思远并不怕这神鸟以后会有怨气。

  “我得八卦,略懂天运。”

  “你这神鸟终究得替祖凤担些因果!”

  “终有一日你会明白这点的!”

  从南方火山离开后徐思远又去了金鳌岛。

  徐思远这些年还真是跑了好些地方,不过若要做事,忙碌些也是不可避免的。

  到了金鳌岛后徐思远先命人找来白战。

  白战入截教也有很多年了。

  之前为截教巡岛,后来徐思远让白战负责外门弟子的刑罚之事。

  白战也算秉杀伐之气而生,天生便适合执掌刑罚。”

  白战这些年也算执掌大权,在截教的日子过得很是舒适。

  “见过师兄。”

  白战行礼后笑着道:“师兄你找我有事?嘿嘿师兄你是懂我的,就没有灵酒不能解决的事?”

  徐思远笑道:“我可是听说你如今戒酒了?”

  白战笑道:“哪能真戒呢,不过是怕有人送我酒我不好办事罢了。只不过酒倒是真喝的少了,偶尔自斟自酌几杯罢了。”

  “毕竟师兄你委我以重任,我自然得替师兄做好此事,而且现在一般的灵酒我也看不上眼,还是师兄这里的灵酒好喝。”

  徐思远笑着将玄都上次送自己的灵酒拿出一壶给白战。

  然后徐思远问道:“离开西方多年,可有想家?”

  白战接过灵酒后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才开口道:“西方贫瘠,西方那二位圣人门下清规戒律太多,我一直没打算入他们门下,所以西方对我来说没什么可想的。不过我倒是偶尔会想下我家那老头子,我到了东方他日子怕是不太好过。”

  不过随即白战又道:“不过应该也不会过得太差,我家那老头子便是西方那二圣也不会轻易招惹。”

  徐思远问道:“师兄找你真是有事,你可愿做那西方圣兽,坐镇一方,与天地不朽?”

  “听起来似乎不错!”

  不过白战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

  “那不正是我家老头子在做的事!”

  白战认真道:“我来东方便是不想走我家那位的老路,我可以接受我不如我家那老头子,但是我不能接受我和他完全无差。”

  “白虎一族不是只有一位白虎。”

  白战很是坚决,徐思远会威胁那神鸟,对白战徐思远却不强求。

  不过白战又道:“师兄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白战做的尽管开口,我虽然来了东方,但是每隔数万年我家那老头子还是会传讯于我。他总还记得我这个儿子,师兄你要册封西方圣兽怕是少不了我家老头子的点头。”

  徐思远到:“有用得到你的地方师兄自不会客气。”

  徐思远来见通天。

  徐思远开口道:“师尊,伏羲尊者让我为人族寻觅四圣兽,弟子心中已有大致选择。”

  “西方有两圣人,西方圣兽只有那白虎一脉能做,白战若能做那圣兽自然最好,他与他父亲合力当也可在西方站稳脚跟,不过他既然志不在此,弟子也不愿勉强。”

  “除他之外便只有那白虎可做那圣兽,他本就是秉先天杀伐之气而生,镇压西方最是合适不过,换了其他的怕也压不住西方。”

  ”只是那圣兽若是经我截教之手册封却又是不同,也算是我截教在西方安了一个钉子。

  通天笑道:“准提上次东来渡阿修罗,为师也有意找下他西方的麻烦。”

  “他可东来,我等自然可以西去。”

  通天看着徐思远问道:“你觉得为师也去那西方走走如何?”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