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神农离去,精卫填海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184章 神农离去,精卫填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4章 神农离去,精卫填海

  在众人的欢呼中轩辕加冕为皇。

  此时战场上的战火未熄。

  火光映衬得轩辕越发的英武。

  我轩辕在战场上加冕为皇,那我轩辕必将带领人族在未来的战争中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洪荒有多大,我人族的脚步便会有多远!

  ···

  轩辕身旁的神农表情有些复杂,最终神农一声轻叹,这人皇的胆子他神农总算是卸下来了。

  只是神农突然觉得悲从心来。

  神农辞别了轩辕向南而去。

  大战之前神农让自己的两位女儿瑶姬女娃外出游玩。

  名为游玩,实际是不想让她们被战火波及。

  瑶姬女娃一个想去看山,一个想去看海。

  于是她们一个向南一个向东。

  血脉相连,而且轩辕仍尊神农。

  神农仍是人皇,有无量气运便自然可看到很多。

  神农南望,有一女倒在巫山之畔。

  那正是他的女儿瑶姬。

  瑶姬染病,不治而亡。

  花季女子,未嫁而卒。

  号神农,尝百草,著医书,做人皇。

  但我神农却救不了自己的女儿。

  神农落泪。

  一代人皇,泣不成声!

  人皇后裔自有气运庇佑。

  瑶姬虽死,魂不入地府。

  瑶姬肉身化为神女峰,瑶姬灵魂做那神女。

  后世称之为巫山神女。

  只是还不等神农赶去巫山,神农便又见东海之中,有一女子坠入无尽波涛之中。

  那正是他神农的女儿女娃!

  大海无情,波涛汹涌。

  大浪之中再不见女娃踪影。

  但那滔天大浪中却出现了一鸟。

  此鸟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而赤足。

  此鸟名为精卫鸟。

  死而复生,再非女娃。

  但神农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不管怎么变换,那精卫便是他神农的女儿。

  瑶姬死去,还能做一神女。

  女娃死去,却变成一鸟。

  而且连失两女,神农如何不悲。

  神农叹曰:“精卫鸣兮,天地动容。”

  “山木翠兮,人为鱼虫!”

  “娇女不能言兮,父至悲痛!”

  “海何以不平兮,波涛汹涌!”

  “愿子孙后代兮,长大成人!”

  “愿吾民族兮,得平四海!”

  神农悲泣,却也有了一些明悟。

  他退位之前,人族内乱不已。

  他为人皇,多有失职。

  但等他退位之后,人族记住的便只是他神农的功绩。

  他为人族治百疾,他为人族寻五谷。

  此恩此德如何能忘。

  他神农退位后反而最得人族爱戴。

  人族非只一位人皇,但伏羲之后唯有神农可与伏羲比肩。

  无量气运归属于他神农,他神农在这人间停留便是一大变数。

  若不归去,便有反噬。

  神农这时才明白伏羲的强大,伏羲能够在人族坐镇八百余年。

  他神农即位不过百余年罢了。

  终究是不如伏羲。

  我神农还是归去吧。

  神农升空,有彩云来迎,有仙音响于天地。

  彩云铺路,直通那火云洞。

  神农登天,天降祥瑞,人族共贺。

  陛下,你留的医书我人族还在用。

  陛下,你留的五谷我人族也还在种。

  陛下你的恩德我人族现在不忘,以后也永不会忘!

  人族共拜,拜那神农。

  曾尝地上百草,也曾在地上种五谷。

  人族共尊神农为地皇!

  神农来到火云洞。

  火云洞前见伏羲。

  离了人间,仍享气运。

  离了人间,才有神通。

  神农看那天地,他为人皇,离了人间便有天地眷顾。

  许久之后神农看着伏羲开口道:“陛下,我有一问,还请陛下为我解惑。”

  “天道之下,我人族当为主角,我人族受天道眷顾,只是我为人皇,却护不住我的女儿。”

  “世间安有这般的眷顾?世间哪来这样的主角?”

  “我人族真是那天地主角?”

  ···

  徐思远从蓬莱闭关而出,在徐思远去金鳌的路上见一精卫衔石以填东海。

  徐思远已成准圣,略一推算便知晓了这精卫鸟的来历。

  徐思远看着这精卫鸟道:

  “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

  “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

  世间不平之事太多,你一只小精卫又能改变的了什么。

  余生很长,何必过得这么幸苦!

  但这精卫开口道:

  “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

  “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

  这精卫在东海扔下一块石子后又去大陆上去衔那土木。

  只是东海大无边,一块石子未见任何波澜。

  要靠它衔来土木平这东海,那花费的时间会让圣人都觉得恐怖!

  但这精卫却不见疲倦,也未见犹豫。

  我只一志,平那东海,管它岁月悠久。

  这时无当圣母也来了,无当圣母开口道:“师兄,我想收她为徒。”

  徐思远微微摇头:“还不到时候。”

  “她是炎帝之女,她本可重生再活。”

  “但她却不愿,她现在心中唯有一念…平了这东海。”

  “她有来世可期,但她只愿今生精彩。”

  “东海淹死了她,她便要平了这东海。”

  “可以说是倔强,可以说是执着,甚至可以说是傻!但是,”

  徐思远笑道:“世上多几个这样的傻子,让世人知道什么才是坚持到底,其实也并不坏。”

  “那师兄为何不让我收她为徒?”无当圣母问道。

  “还不到时候。”

  徐思远递给无当圣母一枚星核,这是徐思远和霸下去虚空时得到的。

  星兽老去时星核会化为一小世界,但是这枚星核并未成熟。

  “师妹你拿它去演化一片海洋,让那精卫将此海填平,那精卫便可消去执念,到时师妹便可收她为徒。”

  无当略有些犹豫。

  徐思远笑道:“此星核并未长成,但等精卫将那海填满,便也是这星核演化成一小世界的时候。”

  无当圣母这才收下星核。

  徐思远这时招来掌控这片海域的水族。

  这片海域的统领是一头齿鲸。

  那齿鲸禀报道:“真不是小的驱使水浪淹死了那小女孩,那小女孩来了后,小的也不知为何突然风浪大作。”

  “不过小的有罪,小的愿意任凭道长处罚。”

  徐思远知道那齿鲸没说谎。

  徐思远道:“不怪你,不过一个生命正处花季便陨落终究是有点可惜,你可愿换个活法?”

  那齿鲸点头表示愿意。

  徐思远一指点在这齿鲸头上。

  于是这头齿鲸外貌大变,它的头骨的面部凹陷宽阔,上颌骨后端自喙上延伸,鳞骨颧突。

  这样自是为了方便救人。

  徐思远开口道:“以后四海你与你的后裔皆可畅游,若遇可救之人便试着救一下便是。”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