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潜龙大水(二合一章节)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223章 潜龙大水(二合一章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3章 潜龙大水(二合一章节)

  冥河离开洪荒也有好些年了。ranw?enw?w?w?.ranwen`com

  如今分身血神子再入洪荒,曾经的冥河老祖已是圣人,再看洪荒,大不一样。

  冥河迈步,转瞬已是数万里,等远离了那处洪荒缝隙,冥河才开始停住脚步。

  洪荒生机勃勃,一处平原上有无数野狼正在捕捉食物,群马奔腾,十分热闹。

  冥河从平原上走过,然后便见野狼倒地,群马不鸣。

  所有动物的尸体都变得无比的干瘪,所有动物的鲜血都不见了。

  然后便见这血神子的气息变得强大了一些。

  不过冥河对此仍不满意。

  他可有三千万血神子,三千万血神子都吸收到足够的血气他冥河才能突破到。

  这样确实太慢了,要是他冥河这样一点点杀过去收集血液没什么效率不说,时间久了更是容易引人注意。

  唯有战争,能够流血无数,冥河低头沉思,该换个办法了。

  徐思远去人族前首先传讯给云霄,有些事已经改变,也许已不会再有大禹治水,但多准备一些总是无错。

  然后徐思远才踏足人间,数百年未至人族,人族变化很大,在徐思远看来变化最大的便是人族脸上再看不到曾经的卑微与担忧。

  洪荒种族繁多,但是如今还能繁衍传承的却不多了,而且放眼洪荒,如今唯有人族可称霸主,于是人族自有傲气。

  徐思远入人族是为了寻找丹朱,丹朱乃尧帝嫡子,要打听丹朱的消息却是不难。

  徐思远得知丹朱初被封于丹地,后改封于丹,舜执政后改封于唐地。

  数易其地,也许丹朱一直多受忌惮。

  徐思远来到唐地,丹朱已在唐地建立一国,国号刘国,后世刘姓由此始也。

  刘国国都自然比不上曾经的涿鹿,不过也还算繁华。

  徐思远进入城中,城中行人面无饥色,衣服虽不华丽,但却也足以蔽体。

  城中军伍更是雄壮,甲胄齐全,兵器锋锐。

  而且比起曾经的涿鹿,这城中多了不少的茶馆。

  茶馆之中多有丝竹之声,路边更是随处可见三五位甚至十几位人族围在一起,这些人族身前都有一副棋盘。

  棋盘之上有十七道沟壑,此棋自然便是那围棋。

  不分男女,不论老少,甚至不论场合,哪怕是在路边架起棋盘便可下一局。

  不止这刘国,一路行来围棋似乎已成了人族的全民运动。

  如今人族的娱乐活动比起黄帝时是丰富了不少。

  路边有位棋手赢了一局,他的对手一脸不服,原本棋艺相差不多,但为何如今他却胜过自己许多。

  赢那得那人也不藏私,他解释到他最近看丹朱所著棋谱多有所得。

  那人更是言道三日后丹朱要举办围棋大赛,丹朱要会战所有围棋高手,此等盛事一定不可错过。

  他的对手顿时心服,这些棋手说起丹朱都是满脸崇拜,徐思远听到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只要愿意,徐思远可以听到看到很多东西,一路行来,徐思远见到只要是下棋的,都万分推崇丹朱。

  尧造围棋,丹朱善之。

  丹朱是如今人族公认的棋圣,也是人族第一位棋圣。

  圣人通天老子也都很喜欢弈棋,圣人下的棋和人族的围棋自有差别,但丹朱一位凡人能将棋盘上的黑白之道推演到极致。

  他丹朱能被称为棋中圣者,怎么说这丹朱也不可能是一位蠢笨之人。

  尧之前都是世袭制,但到了丹朱这里,棋圣却不能继承自己父亲的帝位。

  徐思远这些年一直在金鳌岛炼剑,对这其中隐情也不熟悉,徐思远也无意去猜测是丹朱之后才幡然悔悟,还是其中另有玄机。

  徐思远如今只想去见那丹朱一面。

  还有三日才到丹朱举办的棋赛,徐思远却不愿等那三日。

  徐思远来到城中王宫,人族如今气运鼎盛,白泽更是为黄帝献书,从此有不少精怪托庇于人族,受人族驱使。

  丹朱乃尧帝嫡子,丹朱王宫之中也有精怪守护,只是这些精怪又如何能发现得了徐思远。

  徐思远隐去身形来到王宫,王宫花园之中有一男子身着王袍,男子身前有一棋盘,棋盘之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棋子。

  棋子杂乱无序,但徐思远看了一会后却看出了这其中的奥秘。

  一枚棋子,一座城池。

  纵横交错的十七道沟壑之上,似乎演尽了人族如今态势。

  徐思远来到丹朱身前,徐思远突然现身开口道:“国主可愿与贫道对弈一二?”

  徐思远出现的十分突兀,丹朱先是一惊,但看到是徐思远后,丹朱却行礼拜道:“见过仙长。”

  数百年过去了,人族却还未忘记徐思远。

  徐思远受了丹朱这一礼,徐思远伸手,棋盘之上有三十六枚黑子皆放出耀眼的光芒。

  若以棋盘为天下,三十六枚黑子大都散布在丹朱的刘国四周。

  棋盘上也有一枚白子大放光芒,这白子对应的正是舜帝都城蒲阪。

  丹朱大惊,三十六枚黑子正是暗中投靠他的三十六座城池。

  只是他徐思远又是如何知道的,难道这便是仙人神通?

  丹朱顿时对徐思远又敬又畏。

  徐思远早得伏羲推演之法,丹朱出身再是不凡但也不过一小国之主,徐思远一路行来听到看到了很多,如今丹朱立在徐思远身前,结合徐思远听到看到的,徐思远要推算出一些东西其实不难。

  徐思远开口问道:“国主号称棋圣,国主的棋却已经脱离了这棋盘之上,国主可敢以天下为棋,国主可有心在棋盘之外争一争那天下?”

  徐思远说这话的时候看着那丹朱。

  龙族早已是人族图腾,人族拜龙多年,人族气运如今皆似龙形。

  丹朱身负气运不少,气运化作蛟龙,在丹朱头顶盘旋。

  徐思远话刚出口,徐思远便发现丹朱头上蛟龙意欲抬头长啸。

  徐仕远看得分明,一国之主却成了那围棋圣手,他丹朱下棋不是为利,只是为名。

  养自身名望,结四海权贵,国中更是炼有精兵。

  他丹朱所图,自然不小。

  丹朱头上蛟龙震动,虽是蛟龙,也欲化龙,只是蛟龙昂首却跃不上青天。

  那丹朱脸上初始似有万般雄心,但最后却颓然长叹道:“前尘已逝,如今舜帝贤明,舜帝在时我丹朱别无二心。”

  丹朱又道:“仙长要是想下黑白之棋,我丹朱自当奉陪,但若要以天下为棋,我丹朱如今却还拿不住天下这座棋盘。”

  徐思远闻言微微摇头,舜之帝位来源于尧,丹朱是尧嫡子,如今争位正是合适,舜帝死后争位便太晚了。

  不过徐思远也知道怪不得丹朱,此乃天意。

  大河之中,鱼跃龙门,才为真龙,而人间争龙却也大抵如此。

  蛟龙要成真龙少不了那天命眷顾,丹朱如今却是失了天命,天命不在他丹朱身上。

  既失天命,便失雄心,丹朱的确已不适合作为辅佐对象。

  不过徐思远来见丹朱不只是为了确认这一点的,徐思远取出一枚珠子。

  这珠子正是徐思远和霸下在虚空中得到的祖龙龙族。

  徐思远手一抹,这龙珠隐去所有光华,徐思远在龙珠上留下禁制,然后徐思远将龙珠递给丹朱:“国主将此珠好生收好,此珠不可让外人看见,此珠只可传于后人,有此珠在便可保证国主永不失那尊崇。”

  既是仙人所赐,丹朱便好生将这龙珠小心的收好。

  如今人族以龙为图腾,霸下将祖龙尸骸葬在昆仑,从此世间龙脉都出自昆仑,但昆仑龙脉却也源于祖龙。

  今我予你龙珠,纵不得天命眷顾,却未必不能成为那人间真龙。

  上天不予你天命,我徐思远却还是愿给你子孙后代成为真龙的契机。

  天时不如地利,但得了地利,未必不能逆天!

  淮水有神,名为无支祁,

  无支祁也是那混世四猴之一,无支祁可说是天不管地不收,天性桀骜,生来猖狂。

  无支祁与那龟元却是相熟,东山之战时无支祁正在闭关,如今破关而出后他便已到准圣中期。

  龟元曾经与无支祁相交时便许了无支祁大河神位,无支祁如今修为大进,区区淮水自也不够收容他的野心。

  无支祁来到大江寻那龟元,大江之中龟族不少,但是却看不到修为高深的龟族。

  无支祁对此也不在意,龟元这时已在大江边等待,龟元亲自将无支祁迎入宫中。

  龟元十分热情,菜过三巡之后无支祁开口道:“道兄你这些年收集的水汽可已足够?若水汽足够,到时你大江南来可入我淮河,合淮河大江之水,再以大山堵塞河道,到时大河必然改道,大河改道神位动荡,杀那大河之主也是不难。”

  这是龟元曾经与齐真商议好的计划,这些年龟元也一直在暗中准备,见无支祁问起龟元缓缓道:“如今入主大河的可是那截教弟子!”

  无支祁满不在乎的道:“圣人弟子又能如何,道兄前段时间在那东山虽没能击杀圣人弟子,但道兄不也什么事也没有。”

  怎么可能无事,我与那齐真在阐教失了信任地位,而且如今看似无事,但谁也不敢保证有没那天通天就突然对他们出手了,如今龟元活得是提心吊胆。当然这些话龟元不会对无支祁说。

  龟元看着无支祁在心中道:“果然是一介莽夫,不过正因是一介莽夫才能被我龟元所用。”

  龟元问道:“道友你破关而出,想必修为大进,若道友为先锋,必可无敌。”

  无支祁大笑道:“那便让我做先锋就是。”

  龟元也笑道:“那道兄先回去准备一二,待那冬来,大河水枯,我愿携大江之水北上。”

  有龟元这句话,无支祁感到十分满意。

  打发走无支祁后龟元宫殿之中出现一人,这人就在龟元待客的偏殿,之前那无支祁竟然没发现他。

  这人周身血气萦绕,不消说这人便是冥河的化身了。

  龟元看着冥河道:“魔祖真愿收容我龟元?”

  冥河笑道:“自然,我魔门包容天下,而且如今魔道之中只我一位弟子,你龟元去了混沌,魔祖必会收你。”

  龟元还有些疑问,冥河却笑得:“我为圣人,怎会诓你,而且魔祖待弟子甚厚,道友入了魔门也必可成圣。”

  同为准圣巅峰,冥河拜魔祖为师然后便成为了圣人。

  他龟元在洪荒苦苦挣扎,他龟元何时才能成圣。

  而且冥河这圣人也是圣人,圣人一诺,应当无价。

  龟元放心下来。

  看着龟元转身离去的身影,冥河笑得得意。

  他冥河闻到了动乱死亡的味道。

  有死亡,便有鲜血。

  他冥河不正是为此而来嘛。

  龟元还是对魔道圣人了解太少了,冥河还真是在诓他,魔祖收不收龟元为徒,他冥河真不清楚,但他龟元要去了混沌,不能拜师便只能任由他冥河揉捏

  他冥河总不会亏。

  龟元来东山寻那齐真。

  对龟元来意齐真十分清楚,齐真问道:“已经准备妥当了?河道已通?水汽已足?”

  龟元微微点头:“我这些年收集的水汽要淹没洪荒可能有点夸张,但让那大河改道却是绰绰有余,那云霄比那徐思远差远了,你我此次出手必能万无一失。”

  上次其实也以为会是万无一失!但是最后呢!

  上次东山失利后齐真明显灰心了许多,对这计划似乎已无太多兴趣。

  他齐真已不愿意轻易招惹圣人,他也不想轻易忤逆阐教。

  龟元开口道:“一条大河便足以造就一位准圣,合洪荒山水说不定圣位可期!”

  “洪荒山水?”齐真微微有些疑惑。

  龟元笑道:“是的,我愿以本命真灵对着天道立誓,待收回大河神位之后,我便将大河大江的神位全部交给道友。”

  龟元说完当真立刻发誓,同为准圣巅峰,齐真自可分辨誓言的真假。

  天道在上,誓言难违。

  齐真终于对龟元的计划有了几分兴趣,龟元又道:“到得那时我便带着部分龟族归隐,从此再不涉足洪荒纷争。”

  投靠了圣人哪有那么容易退出,但龟元愿退,齐真自不会劝。

  若掌得大河大江神位,他齐真便大有可为。

  齐真似乎又想起了广成子在东山猖狂的样子,齐真看着昆仑的方向缓缓道:“圣人你自诩算定一切,你圣人可算得尽世间人心。”

  这次我齐真又要忤逆你圣人一回。

  齐真看着龟元点头道:“这事我答应了,到时必有山峰阻塞大河。”

  龟元大喜,龟元回转大江。

  春去东来,不过一瞬。

  天气渐冷,大河水枯。

  这一日天色阴沉,乌云密布。

  洪荒南北都有雨落下!

  好一场瓢泼大雨。

  只是这雨却下在了冬季。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