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五皇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225章 五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5章 五皇

  蒲阪城上云消雨散,但舜的心情并未变好。

  舜乃明君,舜帝坐下官员也算贤能,更有精怪为人族所用。

  大雨一停,城中的损伤便也统计出来了。

  “因为仙人及时出手散去雨云,城中死者只有千余人,但伤者不下十万,另外房屋损毁无数,其他财物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

  舜问道:“粮食损失如何?”

  “损失很大,不过好在大都是被水浸泡,应该还可以抢救。”

  舜便立刻命人救助伤者,抢救粮食,排查水患···

  简单的将任务分配下去后舜才有时间去查看那些四方精怪送来的情报,水漫天地,整个人族的处境都很不妙。

  虽不能亲见,但舜也能想象得出那场景: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水势浩大,奔腾呼啸,淹没山丘,冲向高冈,危害天下,四海之民,不得安居。<i></i>

  四海之民,皆是他舜帝子民,民不得安,便是他舜的过错。

  于是舜离开议事殿来到王宫西北角的僻静处。

  这里有一密殿,越靠近戒备便越是森严,仅仅只是明面上便有十余处岗哨,暗中更是不知有多少守卫。

  便是舜帝亲临,也很是废了一番功夫才进入密殿。

  这密殿很是空旷,殿中只有一剑台,剑台之上也只供有一剑。

  此剑自然便是那轩辕剑。

  黄帝去往火云洞时并未带走轩辕剑,只是黄帝离去后,轩辕剑便隐去了所有锋芒。

  轩辕剑不再是帝王佩剑,轩辕剑已成了人族象征,这数百年轩辕剑从未被动用,但却仍无人敢小瞧了轩辕剑。<i></i>

  舜走到轩辕剑前,轩辕剑乃人道圣器,除了黄帝血裔也唯有人间帝王可以拔出这轩辕剑。

  舜伸手一握,轩辕剑已经出现在舜手中。

  轩辕剑上顿时绽放出三尺剑芒,剑芒流转,将这密殿照的有如白昼。

  舜挥动轩辕剑,有剑气纵横交错。

  只是终究没有那种剑出天地惊,挥剑破苍穹的感觉。

  舜摇头道:“我为帝王,并不懂剑,你这轩辕剑也并不愿全力为我所用!”

  “神农为皇,可上战场,我舜也愿出蒲阪,平那水患,只是可惜终究有心无力!”

  持有轩辕剑便可与蚩尤争雄,轩辕剑这人道圣器对人间帝王的增幅实在恐怖。<i></i>

  若轩辕剑愿意全力帮助舜,舜挥剑怎么可能才只有三尺剑芒。

  舜知道轩辕剑已经通灵,舜对着轩辕剑问道:“可是因为尧帝?”

  轩辕剑不答,唯有三尺剑芒吞吐不定。

  舜轻声叹息。

  水淹大地,亿万人族在水中痛哭,家园被毁,亲人死去,这次水灾是黄帝以后人族遇到的最大的危机。

  他为人族帝王,他舜便当学神农一般持剑出都城。

  只是轩辕剑却终究不愿为他所用。

  舜松手,那轩辕剑便自动回到剑台之上。

  轩辕剑重新变得朴实无华起来,舜呆了片刻后对着那轩辕剑道:“本帝会替你重新选一位主人的,而且本帝会从黄帝血裔中替你挑选主人。”<i></i>

  轩辕剑发出一声轻鸣,很明显它也更愿意为黄帝后人出剑。

  舜离开秘殿之后吩咐左右:“派人去传那鲧来见我。”

  ···

  洪荒河流,大都有神灵主持,便是龟元这些年也没为难人族,可以说洪荒河流这些年一直都是水旱从人。

  因此人族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如何治水,唯有鲧对水利有些兴趣,以前也稍稍了解了一点,也算矮子里面拔高个,大雨来临众人便想起鲧这个治水“高手”来了。

  在舜帝命人招鲧去皇宫后不见,鲧的府邸之中又来了两位访客。

  这两人一个名叫后稷,一个名叫契。

  这还是徐思远第一次见到后稷,后稷龙行虎步,真是有帝王之姿。<i></i>

  而契也是极为不凡,说起契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极为陌生,但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句话想必很多人都听过。

  契本是徐思远下一个要拜访的目标,不想契现在自己过来了,而且几乎是与后稷同时过来。

  玄鸟从天而来,帝喾之妃便生下了契。

  后稷也是帝喾之子,后稷之母踏脚印而孕,最终后稷便被弃于荒野。

  契的出身同样神奇,但帝喾却并未将契遗弃。

  后稷背后全是阐教的影子,广成子下山辅佐黄帝时便是在为以后谋划了。

  这契背后却又是谁的手笔,同为帝喾之子,同样以神话般的方式降生,只是一被弃于荒野,一被帝喾养在身边。

  若说契背后没有布局者,徐思远自己都不信。<i></i>

  不过后稷似乎并不太清楚自己的身世,后稷与契也极为陌生,虽然如今同处一室,怕是契和后稷都不知道他们是亲兄弟吧。

  徐思远看向那契,徐思远发现契身上气运之浓毫不逊色于那丹朱,而且契身上竟有巫族气运。

  徐思远自己便身具巫族气运,对契身上的巫族气运自然极为熟悉。

  蚩尤死后巫族气运四散,但却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获取巫族气运的。

  徐思远默默推算,但契背后显然有人遮蔽了天机,而且这人修为绝对不低。

  要不是徐思远自己也有巫族气运,徐思远怕是发现不了契的秘密。

  不能推算却也可以猜测,能得到巫族气运的不多,唯有黄帝轩辕曾与蚩尤一战,蚩尤愿巫族融入人族,蚩尤死后巫族气运四散,黄帝却是有机会得到巫族气运。

  黄帝封蚩尤为战神,黄帝对巫族也很是看重,这契背后怕是少不了黄帝的手笔。

  但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唯有圣人才有资格说那天命。

  玄鸟出世怕是少不了圣人的动作。

  那契背后的圣人又会是谁呢?

  徐思远隐隐有了猜测,只是不敢确定。

  越来越有趣了。

  不说其他,只说这一个屋子里,后稷是周朝始祖,契是商朝始祖,禹是后世夏朝始祖,不算城中的舜帝也还有徐思远暗中落下的棋子。

  他们都有资格称帝,但却身处于同一个时代!

  百舸争流,谁主沉浮!

  (最近本来就卡文,杂事家事又多,所以明天估计不是下午就是晚上一起更,当然下周就没那么多事了,下周我会考虑为你们加更的,真不是我偷懒,没办法的事,谁不想多写赚点钱,而且最近订阅一半一半的掉,掉的我心疼,但是真的写不出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