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反了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281章 反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1章 反了

  申公豹和徐思远一起来到城中。

  丹朱曾被称为棋圣,丹朱后裔自也懂棋爱棋。

  城中正在举办棋赛,棋手云集,热闹非凡。

  “人族对劫难的抵抗力实在惊人,人族的这种精神真是不错。”申公豹不由的道,圣人大战刘国也死了很多人,可如今城中却是一片欢腾。

  人族有史,可记万古,可是人族也善于遗忘,再大的苦难都能挺过去,百折不挠,便是人吧!

  徐思远只是扫了一眼,城中棋手布下无数棋局,徐思远皆可破之,这人间棋局已经难以引起徐思远的兴趣。

  “走吧,随我去见见丹朱后裔。”徐思远道。

  徐思远直接出现在丹朱面前,如今丹朱后裔名为刘坚,刘坚见到徐思远后跪地道:“道长的画像我刘家世代皆拜,如今亲自得见道长容颜,小的喜不自胜!”

  “此生,足以!”

  刘坚并未屏退众侍从,当着众侍从的面刘坚就这样跪下了,丝毫没有顾忌国主颜面。

  徐思远看着刘坚,相貌堂堂,英气逼人,而且行事果决,有人王之资。

  徐思远开口道:“你为国主,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说吧,你想要的什么?”

  礼越恭,求的自然越大,但徐思远最怕的其实是他没有野心呀。

  刘坚看着徐思远认真的道:“同为黄帝血裔,我刘家为何不能做那人族之王。”

  刘坚低头求道:“所以还请教主助我,我愿倾尽所有!”

  “好,我答应你了!”沉默了片刻后徐思远点头道。

  徐思远不愿全力帮商朝一是因为阐教不知在商朝布置了多少暗手,二是青龙关前截教众仙皆身受重伤,便是徐思远从时光洪流中走出后也有些虚弱,截教当时已无力干涉人间王朝变迁。

  但徐思远从未打算由阐教取得天下。

  徐思远伸手,刘坚脖子上的祖龙龙珠已经被徐思远取在手上。

  龙珠被温养多年后愈加不凡,徐思远握住龙珠,有无数气运缓缓融入龙珠之中。

  四海,人族,截教,巫族,甚至还有商朝气运···

  太多太多,世间唯有徐思远一人有如此气运,无量气运结无数祥云,无数祥云落入刘国。

  徐思远将祖龙的龙珠重新递给刘坚,刘家温养龙珠多年,自能运用这龙珠。

  如今诸圣不出,道祖忙着重炼洪荒,刘坚持有祖龙之珠,有徐思远的无量气运,还有商朝亡国时的一丝亡国之运。

  那么又有谁能说刘坚不是继承大商遗泽,又有谁能说刘坚不是背负天命。

  愿舍我无数气运,来改那封神结局。

  可周代商,自可刘伐周!

  这时又有孔宣和大鹏离开了金鳌岛。

  都说凤鸣岐山,但岐山之凤可是真凤?

  但如今祖凤之子在刘国飞翔。

  孔宣大鹏在刘,于是百鸟来朝。

  百鸟来拜,拜孔宣大鹏,也拜国主刘坚。

  刘坚这时心中涌起无尽豪情与自信,冥冥之中他能觉察到天命在刘,既负天命,自当做一番伟业。

  徐思远扶起刘坚道:“接下来且看国主你如何施为了。”

  刘坚笑道:“必不让道长失望,还请道长稍等。”

  刘坚亲自擂鼓聚兵,聚得三十万雄兵,刘坚登台拜将,将往朝歌。

  被贬于刘地,丹朱后裔一直不甘,为了这一日他们也已准备了许久了!

  ···

  刘坚走后申公豹开口问道:“教主,若刘坚不愿意对抗周朝又当如何?”

  “那我便去朝歌亲手杀了姬发。”徐思远淡淡的道,似乎杀一位人王对他来说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小事,只是那话语中的杀意却让申公豹打了个激灵。

  杀那人王总有反噬,但以徐思远的修为,凭徐思远的无边气运总能承担得起。

  你阐教想要以周代商,全了封神量劫哪有那么容易。

  徐思远不算小气,但数千同门生死,此仇怎能不报。不论是西方还是昆仑,有些仇怨他永远记得。

  申公豹对徐思远平添了许多敬畏,都说舍得舍得,但怕是圣人怕也难以舍弃这无数气运。

  气运汇聚,引得天地变色,如此多的气运让申公豹心惊。

  心有大海才能舍那湖泊河流,能舍无量气运,徐思远的心中又装着什么?

  申公豹越发恭谨的问道:“不知道教主要小道做些什么?”

  徐思远递给申公豹一枚令符道:“你去寻一位名叫陈生的人族修仙者,人族仙人自当为人族王朝效力。”

  “当然你若能多找来一些人族修仙者自然更好。”

  申公豹接过令符:“教主放心便是,在下一定办好此事。”

  ···

  朝歌城中,姬发已经坐上王座。

  占领朝歌自当封赏百官,百官之中以姜子牙功勋最著。

  封为丞相总领朝纲。

  曾经下了昆仑姜子牙便来朝歌寻访过老友,也在朝歌娶了一位妻子,只是以前落魄颠倒,如今贵为丞相。

  衣锦还乡,不外如是。

  但姜子牙还是高兴不起来,八十遇文王,如今已过百岁之龄。

  纵然他在昆仑山上学了几十年道法可以活得久一些,但是却并未学到长生之术。

  须发皆白,时日无多,他如何高兴得起来。

  姜子牙来见广成子:“师兄,朝歌已破,大商已亡,师弟我有心抛弃红尘去寻那仙道,还请师兄垂怜,传我玉清仙法,不然数十年后,师弟便只能化作一堆黄土。”

  “还请师兄垂怜啊!”姜子牙的声音带着一丝乞求,他还有仙道未成,怎愿就此死去。

  广成子看了姜子牙一眼,不说封神之人牵连甚广,就说姜子牙的根骨便不适合修仙。

  原始都未真正收姜子牙为徒,他自然也不会传姜子牙真正的玉清仙法。

  不过广成子还是和颜悦色的道:“师弟无忧,朝歌虽破却仍有大片商朝故土等待收复,四方诸侯也并未全部心服,师弟贵为丞相如今岂能抽身而去。”

  “待大周真正平定了天下,我再传你玉清仙法。”

  “那还请师兄先传我一些延年益寿之术。”姜子牙再次求道。

  “师弟如今身在红尘,实在不适合修习仙法,师弟请勿再言,师兄以后自会传你仙法。”广成子道。

  姜子牙再求了两次后只能无奈离去,姜子牙走后不久赤精子就来了。

  “师兄,刚在门外我看那姜子牙脸上似有愤懑,师兄如今可得小心一些。”赤精子提醒道。

  “姜子牙道行不足,不必忧心,倒是师弟你可知那燃灯在做什么?慈航,文殊等都与燃灯交往过密,他们真以为我广成子是瞎子嘛。”广成子冷声道:“师尊一走,他们便敢阳奉阴违,真当我这大师兄是摆设不成。”

  赤精子心中一阵苦叹,阐教只有十余弟子,但是原始一走便貌合神离。

  也许原始在时阐教也未真正团结过吧。

  赤精子这时大声道:“师兄,刚刚收到消息,刘国反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