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所求不多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287章 所求不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7章 所求不多

  葫芦是先天至宝,葫芦掌生死,玄光照耀,阐教弟子谁敢不放在心上。

  一时间阐教弟子缩手缩脚,燃灯对广成子道:“不如先退去?”

  还只死了一位道行天尊,再下去怕是会死得更多。

  广成子犹豫了一下也点了点头,阐教金仙一走汜水关自被功破。

  汜水关破,刘坚的大军蜂拥入关,刘国大军离朝歌又近了一步。

  大周军队后退数百里后才开始安营扎寨。

  大军安顿下来后姜子牙又命人通传消息给周王,然后升帐点将,大周麾下也算人才济济,一时失败倒不至于让众人失去自信,但众人心中却不由的蒙上了一层阴影。

  “武王乃天纵之材,我大周应运而生,天命在周,诸位将军无需担忧,如今且先去点明粮草,查清军士损失,择日再与刘国一战。”姜子牙一边安抚人心一边分派任务。

  众人领命而去,唯有哪吒还留在账中,姜子牙知道哪吒是有话对自己说。

  果然估摸众人走远后哪吒小声问道:“师叔,大劫兴起,便是诸位师叔也得入红尘渡劫,但我本是一先天灵珠,世间因果与我并无太多关系。”

  “娲皇宫中冷清,师侄我动了凡心,此凡心是当斩,但师侄心中还存有大道,我有心求道,这红尘因果杀劫实在不宜涉足太多。”

  “可如今不得不在大周杀敌破将,在这人间征伐不休,师侄我已在这红尘越陷越深。”

  “若大周胜了到时自有天地国运加身,若是败了,”哪吒看着姜子牙叹道:“弟子怕是此生都会与道无缘,师叔你总督大周兵马,不知师叔你对这未来是如何看的?”

  姜子牙沉默了许久后道:“我这丞相也就管管凡人,世间胜负最终还是要看仙人手段,截教万仙剩的不多,但似乎我阐教仍不是敌手。”

  这就是不太看好阐教了,哪吒闻言叹道:“罢了,不论如何师恩总是要报,待我报完师恩再说其他。”

  哪吒对着姜子牙拜道:“若师恩报后师侄还能恢复自由之身最好,若将来师侄不幸上了封神榜,还请师叔能给师侄封个好的神位。”

  姜子牙点头答应了下来,姜子牙却在心中想道:你若身死,我可为你封神,那么将来我封神时又当为自己封什么神位?

  难呀!

  看着哪吒即将离开军帐,姜子牙开口问道:“师侄若将来能恢复自由之身后会去哪里?”

  去哪里?

  哪吒也有些迷茫,自己可还能回转娲皇宫,哪吒也不知。

  哪吒最后开口道:“师尊虽然不说,但我也能感知得到师尊为我塑身的莲花并非产于昆仑,战后也许师侄会去找一找送我莲花的高人吧。”

  姜子牙突然有些羡慕:除了圣人门下,世上哪有那么多高人,哪吒你比我姜子牙幸运多了呀。

  ···

  阐教众仙也从汜水关退去,因无人是徐思远的对手,所以阐教众仙不敢分开行动。

  如今圣人不出,徐思远近乎无敌。

  这也是为何通天一定要圣人事圣人了的原因,只要没有圣人拉偏架,截教弟子便不怕任何人。

  众仙还是围绕广成子坐下,但不知为何广成子却觉得有些如芒在背,甚至觉得师弟妹们正在心中议论纷纷。

  是人心散了,还是他广成子的心自己乱了。

  广成子也不知,沉默了许久后广成子首先开口道:“去请度厄真人的童子可回来了?”

  “度厄真人本已有意出山,但是如今却推辞说正炼宝到了关键时候,师弟看度厄真人怕是还要观望一番。”赤精子答道,度厄神通不小,但终究是一散修,畏首畏尾也算正常。

  “且不去管度厄,他弟子李靖已在劫中,他如何能躲得过,不过一度厄真人改变不了大局,截教难对付的其实唯有徐思远一人而已。”

  “若有谁能拦下徐思远,我阐教其实仍有很大胜算。”

  广成子的目光扫过众人,但众人都不由的低下了头,毕竟又有谁有把握拦住徐思远呢?

  广成子最终注视着燃灯:“还得请师叔你去跑一趟,师叔你与西方圣人有几分交情,西方圣人还未去那混沌,去西方走走总当有所收获。”

  “为了我教,义不容辞,”燃灯立刻大义凛然的道。

  ···

  西方,八宝功德池边。

  圣人手段,的确不凡,而且再加上这里又是西方教的大本营,无数信仰汇聚而来,接引取最纯粹的信念污染截教弟子的本心,于是两千截教弟子大都被接引渡化,唯有乌云仙,虬首仙,灵牙仙三人未曾屈服。

  两千刚渡化的弟子还需要接引教导,接引便先将乌云三仙沉入功德池中。

  这日接引正在莲台上,讲到一半接引挥手让众弟子退下。

  随即燃灯来到接引身前行礼道:“拜见圣人。”

  “难得你燃灯有暇,我这里虽然简陋却也足以待客,便在我西方多留一段时日如何?”接引笑道,这原本是准提的事,一向是准提接待来客,但准提不在,接引自己只得做这些工作,越如此,接引越能明白准提的不易。

  “圣人容禀,那徐思远实在猖狂,封神大战非我阐教一教之事,所以还请圣人出手。”燃灯开口道。

  “我在西方却也看见了很多,广成子拿不下徐思远,若你能拿下他自能受到拥戴,到时阐教自是你燃灯说了算,但是,”接引笑道:“做一个处处受掣肘的阐教教主有什么意思,有没想过来我西方?”

  燃灯有一些意动,不过随即摇头道:“教主待我还算不薄,我在阐教也还过得去,而且圣人曾经与我阐教教主有约,当派弟子参加封神,如今到了圣人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接引知道燃灯还想做那阐教教主,他便不再劝说,接引开口道:“我西方已有弟子韦护等人在。”

  “不够,远远不够,还请圣人出手,不然无人可敌那徐思远。”

  不说接引如今伤势仍很严重,就说上次接引离开后便失了三品金莲,接引现在自不会再轻易离开。

  不过接引还是开口道:“徐思远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便是你们的宝物难以破开他的防御,我赐你圣人法器,圣人之力他永远都不能无视。我再派三百罗汉,三千比丘,三万八部众助你。”

  燃灯大喜,不过燃灯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燃灯问道:“不知圣人要阐教做些什么?”

  “我与截教也多仇怨,我西方所求不多,只需将来封神之时替我西方教册封几位地府神灵便是!”接引道。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