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生而为神_截教次徒
好看吗 > 截教次徒 > 第362章 生而为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2章 生而为神

  凡间。

  大唐治下,西南边境有一小城,城池不大,不过如今的大唐国力正盛,四境安宁,百姓富庶,大唐子民过得都还算不错。

  鸡鸣三遍,曙光照亮天地,小城便从沉睡中醒了过来,而小城中最热闹的还要数城东的东门口,那里巷道林立,是小城的商业中心,更是有着不少卖吃食的。

  “稀饭,包子,馒头,刚出笼的包子馒头,快来看一看,瞧一瞧。”

  “热腾腾的豆腐花,客官,来一碗?”

  “糖葫芦,冰糖葫芦。”

  在卖吃食的小巷里,众小贩开始卖力的吆喝,一日之计在于晨,作为底层民众,要想养家糊口只能通过辛勤的劳动。

  而在众人的吆喝声中,从小巷外走来一位年轻人,这人已过了而立之年,但看起来却仍如少年。

  数十年来,每日这少年都会准时到这小巷里,风雨无阻,从不迟到,未曾早一刻,也未曾晚一刻

  每到辰时,那人的身影必会出现在小巷里。

  每天都点不一样的吃食,这人已经把所有的店铺都都吃了数十遍,小巷里的商家来了又走,但唯有他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巷子里。

  “王少爷又来了,听说你昨天下午看了一下午的蚂蚁打架,也不知道谁打赢了,对了打赢的蚁王没封少爷一个将军?”一小贩笑着道,虽然叫他少爷,但是众人的语气中并无半点敬畏,毕竟王石王少爷的荒唐之名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县城。

  说来也奇怪,王石并未曾欺男霸女,但是众人却每日以他为乐,也许他真的欺男霸女,众人反而会对他保有敬畏吧。

  又有人道:“王少爷你年过而立仍未娶亲,不会是娶不了吧,不过也是,除非瞎眼了,不然谁肯把姑娘嫁给王少爷?”

  “话也不能这样说,要知道王家家财万贯,王少爷这一辈子怕是吃喝不愁了。”

  “这可不一定,你们看王少爷这废物样子,等王老爷过去后哪怕是金山银山也能糟蹋个干净。”

  众人一起大笑起来,整条街都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对众人的嘲笑王石不以为意,不然看富家少爷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怕是能更加有趣。

  而王石不仅不恼反而笑着道:“来一碗稀饭,一屉包子。”

  “好勒,少爷稍等。”

  不管再怎么嘲笑,生意还是要做的,待王石坐下后,有人凑到王公子身边道:“王少爷最近没去城隍庙里走走,少爷你上次不是见神不拜,还说什么那城隍失责,比起少爷你做神时差远了,少爷你最近怎么不去指点城隍如何做神了?”

  众人大笑道:“对了少爷你什么时候做过神灵?是在梦里嘛?”

  王石咬了口包子后开口道:“吾,生而为神。”

  众人笑得更大声了:“那少爷你何不去长安见皇上。”

  众人不敢明说,但那意思却是你既然敢教神灵,那为什么不去教人间帝王如何行事。

  王石竟然认真的想了想后才道:“人间帝王不得长生,做着也没什么意思,要做,不如去做天上的天帝。”

  众人笑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王石淡然的将早餐吃完,然后随手扔给摊主一块银子。

  王石出手实在大方,有人嫉妒的道:“看他这样,万贯家财迟早败光,而且有本事去酒楼摆阔,在我们这里显摆个什么。”

  王石擦了擦嘴角后慢悠悠的道:“对你们来说吃饭是为了活着,对我来说吃饭吃饭只是为了感知什么是活着。”

  “当我做神时,瓜果酒菜,各种供奉应有尽有,但是我却只能吃各自食物的“气”,你们很难懂这种感觉,明明就在我身前,但我却不能真的吃到。”

  “所以当时我便决定,等我真正做人后一定要好好尝尝这人间百味,这人间食物对我来说美味还在其次,我只是想试着和你们一样活着而已。”

  不知为何,众人只觉得今日的王石格外不同,当他开口讲话后,众人竟然不敢喧哗,可明明他们心中对王石并无敬畏。

  王石又笑着道:“我呵斥那城隍,可你们看那城隍可敢降灾于我,便是我家人去那城隍庙中祭拜,庙中主持那次不是诚惶诚恐,不过一小小的城隍罢了,我能教他是他最大的福分。”

  王石的话语有种莫名的说服力,有人有些惶恐的道:“你,你以前真是神灵?”

  “以前还真是,”王石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不过我如今却是要离开了,所以今日话有些多。”

  “离开?”不少人竟然觉得有些舍不得,毕竟像王石这种出手大方,又能取乐的少爷可只有一个。

  王石道:“我父母即将离世,养育之恩已报,自当离去。”

  王石起身离去,这时众人竟无一人敢嘲笑王石,虽然预知生死显得那么的不可思议,但是众人竟然都觉得王石说的是真的。

  当王石起身,,众人见他,恍如神灵。

  王石还未走回家便有家仆来报:“老爷夫人不行了。”

  王石只是点了点头,王石来到府中,王石脸上并无伤感与眼泪。

  “逆子啊,逆子!”王父喝道。

  “寿终正寝,无病无灾,我何必痛哭,而且我稍稍改了下父亲你的寿元,让父亲你多活了两年,也让你二老黄泉路上有个伴。”

  王父叹道:“你这痴儿又在说胡话了,生死岂是你能改的,罢了指望你是不可能了,为父别无所求,惟愿我俩去后你能娶妻生子,让我王家血脉得以传承。”

  王石犹豫了片刻后道:“王家宗祠香火总不会断绝。”

  王父满意的闭上了眼,王母看了看王石,似有千言万语,但最终只是举起右手摸在王石的额头上。

  王母眼中的光芒渐渐淡去,但是眼中却能看出无数不舍与期盼。

  这是死亡也割舍不断的牵挂。

  再是胡闹,再是荒唐,王石也是他们最放不下的儿子。

  纵然曾是神灵,王石的眼中还是流出了晶莹的眼泪。

  他,哭了。

  眼泪流入口中,有点苦还有点涩。

  这便是伤心吧。

  随着眼泪缓缓滴落,今日之后,渭水河畔的神像中走出的王石,才算成为了真正的人。

  :。:

  请知悉本网: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