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夫唱妇随了_罪婿
好看吗 > 罪婿 > 【014】夫唱妇随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014】夫唱妇随了

  “孙恒刚,你说话还要脸吗?”

  “我今天就是一分钱贷不到,也不会如你的愿!”

  “哪怕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恶心的混帐,你死了这条心吧!”

  “别挡着我们的道,我永远不想看到你这种人渣!”

  “陈诺在我眼里比你好一百倍!你才是渣狗,狗狗狗!”

  苏雨晴花枝娇颤,白嫩的脸上饱满的红晕气出来一片又一片。

  停车场来往的人也不少,纷纷指目孙恒刚。

  孙恒刚也有些难堪,狠狠的抿了抿肥唇,沉道:“苏雨晴,我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是我的,就永远逃不掉。”

  “刚才,我已经给丰恒张总打了电话了,随意吩咐了几句。现在,你们倒是去呀,去银行啊,我看你们今天能贷到一个子儿不?”

  说完,孙恒刚一脸狞笑,还伸手做了个请式。

  苏雨晴芳心怒急,反手紧握陈诺,“我们走!”

  孙恒刚冷笑数声,倒不急了,慢吞吞的跟在后面。

  没一会儿,苏雨波赶到了。

  法拉利一停,急跑过来,跟上孙恒刚。

  “孙少,情况怎么样?”

  “我早有安排。”

  “孙少,你是这个!”苏雨波竖起了大拇指。

  然后跟狗一样,陪着孙恒刚,跟在了陈诺夫妻二人的身后。

  陈诺和苏雨晴离丰恒银行大楼前的台阶还有二十来米的时候,里面已经传出喇叭通告声了。

  “各位尊贵的丰恒用户,非常抱歉,我们的系统出了故障,今天停止一切业务办理。需要办理业务的客户,请明日上午再来,凭今天的排号,免去所有的服务费用。”

  苏雨晴心里拔凉拔凉的,松开了陈诺的手,扭头微微仰望着他。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啊?”

  急的都快哭了。

  陈诺都来不及说什么,身后不远处,孙恒刚上扬起了双臂,兴奋了:“哦豁~~~~有人白来一趟咯!停办一切业务,明日请早!”

  苏雨波马上又竖一大拇指,低声恭维道:“人狠我孙少,这招真是……妙啊!”

  孙恒刚嘴角一咧,得意的一笑。

  苏雨晴听声回头,看到堂弟和孙恒刚在一起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恨不得杀了他俩。

  陈诺头也不回,握住她的手,低声道:“没事。我说能搞定,就能搞定。走!”

  “你怎么能搞定啊?疯了吗?你放开我,哎呀……”苏雨晴太绝望了,又挣脱不了陈诺的手,只得硬着头皮跟着丈夫往银行走去。

  眼前,银行里陆陆续续走出了一个个衣冠楚楚的客户,嘴里还纷纷嚷嚷的不满。

  俩保安站在门口,一副随时要关门的架势。

  身后,孙恒刚和苏雨波还跟过来了。

  没一会儿,银行的大门真的关上了。

  苏雨晴焦急如焚,开口叫道:“哎,两位大哥,等一等……”

  陈诺冷道:“婆娘你急什么急?这门关上了,它就不能再开吗?”

  “你……”苏雨晴没想到陈诺这么粗鲁的称呼。

  俩保安闻声看了陈诺一眼,上下打量,无限藐视,冷哼两声。

  他俩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什么狗几把玩意儿?穿的这么垃圾,太配不上这漂亮婆娘了。

  孙恒刚这就过来炫耀了,摘了墨镜,露出一张猪脸,看了那俩保安一眼。

  “啊呀,这不孙少吗?您咋来啦?”

  “孙少,今天下午不好意思啊,没法为您办业务了。”

  俩保安当场跟狗一样,陪着笑脸,恭迎着孙恒刚。

  孙恒刚满心舒适,点了点头,“好好好,理解,理解,你二位关了门就走吧!我这边有点事。”

  “好嘞孙少,您请好!”

  “孙少,我们走了。”

  保安直接离场。

  孙恒刚看向陈诺和苏雨晴,眼神藐视一切:“我说,你俩,今天这门,除了我,还真没人能把它再打开。信不?”

  陈诺冷淡的一笑,苏雨晴懒得看孙恒刚那恶心的嘴脸,“走,我们回去啊!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让人家看笑话吗?”

  说着,她真是愤恨的瞪了苏雨波一眼。

  苏雨波却一脸冷笑,暗骂一声贱人、渣狗,道:“晴姐,唉,时运不佳啊!看来,你真是拿着你家一半的产权,想来贷一点五亿了?”

  “一点五亿?呵呵……”孙恒刚冷笑了,伸手一拍陈诺的肩膀,“别忘记了,我们说的是三天三个亿。”

  陈诺点点头,“我说过的话,算话。雨晴,别急,我打个电话。”

  说着,他松开了苏雨晴,自顾走一边去了。

  银行门口正热,他找阴凉的地方去了。

  苏雨波冷笑:“陈渣狗,你就是打一万个电话,也没有什么卵用。”

  孙恒刚哈哈一笑,“波少,不激动,你且看他!”

  苏雨晴一个人在那里很尴尬,根本不想看堂弟和孙恒刚的嘴脸,于是打着伞,跟着陈诺去了。

  陈诺回头一看老婆,笑了,“嗯,老婆,学会夫唱妇随就对了。”

  “你……笑你妹啊?”苏雨晴气都气死了,扭转身,走银行门口的花园池子边去了。

  陈诺也不追她,自顾走到大楼那边雨台下面,阴凉着呢!

  天真热啊!

  掏出手机来,给张学兵打了个电话过去。

  “妈卖批,你不想混了是吧?江海支行今天下午怎么突然系统出问题了?”

  “啊?二少息怒,息怒啊!我马上过问啊!必须保证一个小时之内,给您弄好!”

  “半个小时!”

  “啊?好好好……”

  张学兵简直是吓尿了,赶紧挂了电话,把电话打到一个江海支行一个副行长的手机上去。

  因为张学兵知道张小洲在省城养病,所以工作业务也是给这副行·长许洪伟交代的。

  一通臭骂之后,张学兵说苏雨晴的贷款今天下午必须办好,你亲自办。

  许洪伟表示马上办,半小时之内肯定办好。

  许洪伟心说这特么是张小洲吩咐办的事,我哪知道苏雨晴今天下午就来啊?

  本来系统就没事,分分钟就能交差的。

  于是,许洪伟都准备走出办公室回家了,结果又只能换上工作装,准备亲自去办理苏雨晴的贷款事项。

  但刚一出门,碰上一身便装,走专用后门回来的张小洲。

  张小洲也是应孙恒刚之约,提前从省城开车回来,准备去好好开心一下。

  他看见许洪伟,便笑说老许,下班了嘛,你还去前台干什么?

  许洪伟说:“张总,我去开门啊,准备办理苏雨晴贷款的事啊!”

  “哦,这事你不用管了,我来办,你直接下班。”

  许洪伟在正老大面前,也只能听命,撤。

  张小洲一张白白的胖脸,浮现出几分阴笑来:“苏雨晴,江海女神,对不起了,孙少吩咐的事,我不可不办啊!”

  这时候,陈诺已经来到苏雨晴的身边。

  苏雨晴已经崩溃了,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因为短短三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苏家亲戚来了不少。

  男的女的,十好几位啊!

  领头的,正是苏秀阳和他妹苏秀琳。

  一伙人气势汹汹,全往这边来了。

  陈诺淡道:“场面闹得有点大了,小高·潮来了,喜闻乐见……”

  苏雨晴瞪了陈诺一眼,“你神经病啊?这会儿了,还耍什么嘴皮子?我走了!”

  说着就准备绕过花园水池,回停车场去,离家的打算真的要实施了。

  陈诺两手摁着她香肩一拨,拨了个正面相对,四目交接,一字一句道:“今天我不把这三个亿恁下来,就人行道上闯红灯让车撞死。看在我绝症朋友没几天活头的份儿上,你能稍安勿躁些吗,素质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