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清秀小妹妹_罪婿
好看吗 > 罪婿 > 【146】清秀小妹妹
字体:      护眼 关灯

【146】清秀小妹妹

  五分钟后,一份完整关于陈诺身体变化的报告,发到了陈潇的邮箱里。

  各项数据,图谱,非常翔实,陈载的却也是一种艰苦的磨难历程。

  后面,还附了一段话。

  “陈组长,如果需要的话,我想等这次基因计划成功之后,可以复制一个弟弟还给你。因为我有他的细胞体和血液,在我的助手为他解除禁麻效果的时候,已经顺便抽取了细胞体与血液。”

  陈潇迅速回复了邮件:“我们的计划是为了攻克3号癌细胞,是为了拯救生命,而不是为了复制生命。我需要的弟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而不是一个复制品。你敢这样做的话,我会让你付出性命的代价。”

  赵一清收到回复后,保持了沉默。

  但那孤冷的嘴角,隐藏着一抹冰冷的笑意……

  这是个疯狂的女人,其次才是个疯狂的女科学家……

  而在事发的当天晚上,整个事件是这样的:

  当赵一清的无人机很快奉命撤回之后,僵化的陈二少已经支撑不住了。

  他那个造型,也就保持着,但整个身体已经摇欲坠。

  刚刚好,有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女,大约十四五岁的年纪,居然骑着一辆柴油的小货三轮车,从牌坊下经过。

  小货三轮车里,还有一些没卖完的桑椹。

  少女叫孟小鱼,住在离牌坊近三十公里的大山里,属于宁海市的管辖范围。

  她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奶奶,腿瘸了。

  大山里的人们都搬走了。

  奶奶恋家,不肯出去,而且搬出去也没有营生的活计。

  山里还能有一些药材可挖,而且这个季节,桑椹成熟了,也能卖一些钱。

  桑椹是前些年搞农业的时候,一个破产的老板逃走了,留来大片的桑园,春天结果,四月早熟。

  这一天,孟小鱼拉了二百来斤桑椹,到了江海市所辖的临溪镇卖。

  临溪镇是江海市的边关小镇,还是很繁华的,夜市也热闹。

  所以每次卖水果什么的,孟小鱼总得熬到夜市结束。

  这不,晚上十一点钟才回家。

  路过界碑牌坊下的时候,孟小鱼猛的看到暗沉的夜色中有那么一个人影。

  破烂的衣物,屁股都遮不住,嘴里的流着血,眼睛睁得老大,样子看起来好吓人,跟诡似的。

  孟小鱼吓得惊叫,直接刹车了。

  但那时陈诺是真绷不住了,沙哑的说:“小妹妹……我跑了很多路,给……给我口水……”

  然后滚倒在孟小鱼的三轮车上,陷入了昏迷。

  孟小鱼这才发现是个人啊!

  陈诺的上半身在露天的车厢里,两条腿大部分还在外面,但已经弯曲不了了。

  竖着中指的右手,也搭在车厢板上,悬空,收不回来。

  看着这硬杠杠的身体的乞丐,还有那张像死不瞑目的血脸,孟小鱼心头还是软实多了。

  女子天生善良,谁说不是呢?

  孟小鱼赶紧下车,把没卖完的药桑椹挤出乌红的水来,不断往陈诺张开的嘴里滴去。

  差不多十斤桑椹,不到十五分钟全部搞定。滴了四斤多水出来,这含水率也很高的。

  而当年那个搞农业的老板种的也是一种药桑,说是桑椹能壮元气,滋补功用很不错的。

  现在看来,也是太及时了。

  陈诺的身体得到了糖分、药养以及水分,虽然在脱水的昏迷中,但状态恢复起来很快。

  等到桑椹弄完之后,他的两条腿也软化了下来。

  只不过右臂还那么伸着,中指的造型跟永恒似的。

  两只黑乎乎的凝结着血水、灰尘和沙子的脓茧,看着也太可怜了。

  孟小鱼叫了他好一阵大哥哥,他也是没醒来。

  抬头看看天色,怕是要下大雨啦!

  久在山里住,这小少女对于天气是很在行的。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总不能把这个跑了很远的路的大哥哥扔在路边上吧?

  孟小鱼迅速作出了决定,把陈诺的一双充斥着血腥气的双脚顺进了车厢里,将他整个人都弯曲摆好。

  接着,开着油三轮,跑得飞起来。

  不出两公里,拐进一条年久失修的乡村水泥路上,疯狂的朝家里开去,驶向了大山。

  骑行到了半路上,电闪雷鸣,瓢泼的大雨来了。

  这就太恼火了。

  孟小鱼骑行非常艰难。

  大雨淋在陈诺身上,已经不会让他浴解了。

  身体不住的打着冷颤,但无限的疲倦,让他沉沉的睡着。

  大雨冲刷着身体,洗刷着脸上的血,洗涤着全身,将两只大脚都冲刷得干干净净。

  只不过,一路上,糜烂的脚底板在流着脓,流着血水……

  当孟小鱼骑出近二十公里的时候,山里的洪水已经泛滥了。

  大片的桑田都被淹没了。

  滚滚的洪水从山里奔流下来,那阵仗看着太吓人了。

  孟小鱼骑过一座小桥之后,再回头,小桥被洪水直接冲垮,石头什么的瞬间被洪水卷走。

  孟小鱼吓出一身冷汗,再慢一点,她得连人带车被洪水卷跑。

  于是拉着陈诺,继续冒雨往家里赶去。

  后来的搜索队,也是止步于此,那也是扩大了范围之后的最远的地方了。

  人们看到桥毁了,路不通,山沟里洪水漫漫,没法过去。

  而且当地的派出·所人员说,里面的山里是药桑园,废弃了有四五年了,没人住在里面。

  加之搜索范围也足够大了,所以,放弃。

  孟小鱼拉着陈诺,在破烂的道路上,骑行异常艰难。

  主要是雨太大,看不清路。

  而当年修的产业园道路,是为了应付检查,获取项目资金的,老板舍不得钱,搞的都是豆腐渣工程,路也破得不行了,非常的颠簸。

  纵然如此,陈诺在车厢里面抖得好高,也没有醒来。

  雨砸得孟小鱼头和背上都是疼的,陈诺依旧未醒。

  如此,回到孟小鱼家的时候,陈诺还在昏睡之中,一生中最漫长的一觉。

  可孟小鱼看到家的时候,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伤心无比。

  山体滑坡了,原来的废弃的村子没了,房子的影儿都看不到了。

  孟小鱼的家,就在那里面啊!

  她相依为命的奶奶,也没了……

  高速文字手打笔趣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