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坚韧小鱼儿_罪婿
好看吗 > 罪婿 > 【147】坚韧小鱼儿
字体:      护眼 关灯

【147】坚韧小鱼儿

  孟小鱼悲痛欲绝。

  雷电暴雨中,坐在三轮车上,浑身湿透了,哭得个惊天动地。

  但这恶劣的天气之下,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渺小。

  漫漫大雨,山体滑坡那一块,冲涮着无数的泥沙。

  泥沙混着雨水,汇同远方深山里下来的洪水,将废弃的药桑椹产业园的山沟产区,几乎吞没。

  滚滚的洪水,在闪电光芒下,如汪洋般,赤黄,翻腾,远逝……

  没办法,孟小鱼哭了半天,才想起车上还有个人啊!

  扭头看看陈诺,他还在沉睡,宽宽的胸膛起伏。

  雪亮的闪电下,那皮肤眨着一层蒙蒙的白光似的。

  右手还伸直着,中指还竖着。

  这个手势的含义,孟小鱼并不懂。

  她在宁海市的多石镇上学,十三岁了,才上小学五年级。

  因为启蒙得晚一点。

  以前是奶奶骑三轮车送她上学的,不过前年奶奶摔断了腿,她就只能自己骑车去上学了。

  又要照顾奶奶,又要采药,种点地,谋求生活,所以孟小鱼的学习也不怎么样。

  不过,十岁的时候,她就能骑些油三轮车了,自理能力很强的。

  山里的电力已经不输送了,连扶·贫都把她和奶奶忘记了。

  她们没有脱·贫,晚上没有照明,出行也只能油三轮,没办法的事。

  孟小鱼哭了半天,才发现油三轮已经没油了,熄火了。

  她只能下车来,推着三轮往回走。

  村子口的高地上,还有以前的产业老板修建的工人宿舍,以及仓库。

  虽然因为是豆腐渣工程,都破旧烂掉了,但有些房子还是可以避雨,可以居住的。

  顶风冒雨,孟小鱼走的太艰难了。

  先前骑车,本来消耗就极大。

  她连晚饭都没有吃。但总是知道,她去街上卖菜、卖桑椹、药材什么的,回去晚上,奶奶一定会做好饭菜等她的。

  这时候,小丫头太累了,在雨里不知摔了多少跤,总算是走了近两公里,才进了产业园的仓库里。

  找了个天顶还是完好的库房,躲进去。

  雨疯狂的砸着彩钢顶,仿佛随时要把它砸穿。

  地面,到处是垃圾和废物料。

  有的地方裂缝了,长出了野草和杂树来。

  疯狂的投资补贴农业,一片欣欣向荣,最后的结果都是老板拿钱跑了,剩下一地鸡毛。

  孟小鱼并不懂这些,只知道产业搞过之后,生存更艰难,现在家都没有了。

  以后的日子不知道怎么过,而且车里还有个昏迷不醒的大哥哥。

  她又累又饿,车厢里先前挤过汁儿的桑椹,被雨水打得烂得不行了,但也只能抓起来,不管脏不脏,全往嘴里塞去。

  一口桑椹一口泥沙的感觉,并不好。

  但为了生存,为了活着,小丫头也能忍。

  总算是吃饱了,孟小鱼在仓库里找到一些陈年的干稻草。

  以前是要用来做桑椹蘑菇用的,当时老板收购是一毛五一斤,孟小鱼和奶奶还卖过七百多斤干稻草。

  小丫头很小的时候,就学着和奶奶种田种地的,很吃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况且,她还只是奶奶在镇上捡回来的一个弃婴。

  用陈诺后来的话说,小鱼儿就是一苗坚韧活着的野草。

  干稻草打成了地铺,孟小鱼小小的身子还在上面滚来滚去,滚到头都晕了。

  终于,地铺彻底弄好了,睡上去软软的。

  哪怕是还有股子霉味儿,但还是舒服的,厚实而柔软。

  孟小鱼打开三轮车厢栏板,好不容易才把陈诺从车上拖下来,放到地铺上。

  看看这个大哥哥被雨水洗干净的脸,十三岁的小丫头还是眼前亮了亮。

  大哥哥很帅的,比镇上高中的那个校草什么的还帅呢!

  看着帅帅的大哥哥,小丫头脸儿红了一阵,很困,便睡着了……

  此后,三天大雨没停过。

  陈诺一直在沉睡,没有醒来。

  孟小鱼只能去没有被洪水淹没的区域,在杂树丛生的产业地里,寻找雨打下来的桑椹充饥。

  陈诺没法吃东西,每天就是桑椹汁儿往他嘴里滴。

  挤过汁儿的桑椹,才是孟小鱼主要的食粮。

  附近的仓库、房子里有老鼠,但孟小鱼没有工具,逮不着,要不然以她的脾气,一定会逮来吃的。

  为了生存,她在山里还打过猎,套野兔什么的。

  去年,还套过一头野猪,都卖了钱,然后过年和奶奶也吃了些。

  坚韧的丫头,就是这么存活在世界上。

  她和奶奶,是被遗忘的生灵。

  这个村子,是最偏僻的一个村子了,像是文明的边缘一样。

  现在,路断了,洪水,大雨,出不去了,与世隔绝。

  雨停了之后,天空放晴。

  洪水过后的故乡,满目疮痍。

  山沟里所有的产业道路、田边地坎、桑树,都被洪水带走了,到处光秃秃一片。

  孟小鱼跑到村子那边大哭了一场。

  巨大的山体滑坡,现在只剩下泥石,还有偶尔能看到的药桑树,全数量已不多了。

  她还记得家的位置,在村子最靠近山脚的地方,这时候已经深埋了。

  巨大的滑坡,像一座巨大的坟冢,掩埋了一切的记忆与苦难。

  初夏已有些热烈的阳光下,小姑娘瘦弱而倔强的站在那里,泪迹未干。

  长期艰苦的生活,给了她铁一样的意志,铁一样的筋骨。

  夜色时陈诺看到的清秀的小脸,此时黑瘦瘦的,但那眸子,比过日头的灿烂。

  五官并不差的小鱼儿,只是黑了些,但皮肤很有光泽,且紧致。

  前些天,她刚刚推了个平头。

  短发好打理,不用经常洗。

  山里生存,长头发很不方便。

  其实,她也想拥有一头漂亮的乌黑的头发……

  此后大半个月,孟小鱼在产业房里找了些工具,靠着野果和下套弄的一些小野味,维持着生存,顺便还挖到了不少的药材,生活总是让她停不下来的。

  陈诺一直没有醒来,一直靠着汤汤水水存活着。

  外界,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绝望的。

  甚至,当年带他回来的时候,身份信息都是老丈人在江海给他找关系办的,但现在,已经注销了。

  苏家这边的人,苏秀阳他们,自然高兴了。

  苏雨晴莫名的有些难过,毕业论文做起来感觉很烦心。

  妹妹打电话问姐夫,姐姐总是说陈诺在出差,要过很久才回来。

  李素兰话都少了些,很少提陈诺,一提,感觉可惜了。

  苏秀琳在大哥家里,总是沉默,有时候说起陈诺,居然流泪了。

  只有苏秀平坚信,女婿还活着,他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

  哪怕确实是有死亡通知书发过来的。

  而且,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那些天,江海、宁海两地出动那么多的力量,多少人都知道陈诺的长相,这些事情总是会在坊间流传开来的。

  再加上赵一清也是够狠,或者说周昌够狠,把相关情况透给了苏秀阳的。

  结果,江海在很短的时间内,都知道苏雨晴守寡了……

  高速文字手打笔趣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