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苏家的耻辱_罪婿
好看吗 > 罪婿 > 【024】苏家的耻辱
字体:      护眼 关灯

【024】苏家的耻辱

  被陈诺左手牵着她的右手,苏雨晴感觉就像是一场梦。

  这一夜一天发生太多的事了,真是情势大起大落,情绪大悲大喜。

  在苏氏家族里,她总算是出了一口狠气了。

  苏雨晴还有点后悔,为什么阻止母亲过来呢?

  她要是看见了,会多解气?恐怕也不会太恨陈诺了吧?

  想想这三年,母亲动不动就骂陈诺,苏雨晴现在更有点过意不去。

  她抬头看了一眼丈夫,脸还肿得那么吓人,心里愧疚丛生,不禁柔声道:“还疼吗?”

  “啥?”陈诺愣愣的应了声。

  “我说你的脸还疼吗?”

  “哦,你要是再吹两口,亲一下,估计全好了。”

  “你……还在皮什么皮啊?人家跟你好好说话呢!”苏雨晴傲娇的甩了一下手,没甩开。

  “别甩了,这一辈子可能你都甩不掉了。”

  苏雨晴:“……”

  陈诺这修长有力的大手,让人心儿怦然乱跳。

  24岁了,还没有这样被异性握过。

  他这手有点抖,手心里还有不少汗,夹杂着吃烧烤后残余的丝丝油腻。

  “你手心里全是汗,似乎……好紧张的样子。”

  “我哪里紧张了,只是有点激动……”陈诺抬起手看了看,然后搓了搓。

  “你激动啥?是因为你赢了,在苏家人面前抬头硬了一回?”苏雨晴赶紧从包里抽出纸巾来擦了擦手上的汗。

  有点洁癖的女人啊,手被握得汗湿了,还带有些烧烤残余油星,会特别不自在。

  “握着老婆的手不激动,还能握着别人的手激动吗?”

  苏雨晴白了他一眼,“瞅你那点出息,没碰过女人似的……”

  “讲真,碰过……”

  “碰过谁?”苏雨晴一下子紧张起来,急问道。

  她不和陈诺圆房,不止是因为有点洁癖,还因为陈诺真的来路不明,谁知他干不干净呢?

  有意思的是,苏雨晴可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对于男女贞·洁特别在意。

  陈诺平静道:“碰过你啊!难道昨天晚上……”

  “就你贫!”

  苏雨晴娇瞪了陈诺一眼,加快了脚步朝大门口走去。

  其实她心里挺舒服的。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呵呵……

  陈诺站在那里,左手甩了甩,有点尴尬。

  麻痹的,咋这么湿了,都快甩出水来了,老子是混世太子爷哎,至于吗?

  “不行,得好好适应一下这个过程……”

  陈诺思忖着,赶紧跟上了苏雨晴。

  两人走出银行大门口,夕阳斜来,金光万丈。

  苏雨晴天生丽质的白嫩脸庞,在夕阳的金光中更显出几分妩媚与俏艳。

  流线波浪的长发,一片晶莹的光泽,被晚风撩飞起来,更加风情万种。

  如此美貌动人的妻子哦,陈二少的心潮有点澎湃……

  只不过,放眼一看时,苏雨晴的表情凝固了。

  不自觉的扭头仰望了一眼丈夫,发现陈诺英挺的面部闪过一抹冰冷的笑意。

  “好了伤疤忘了疼,真他娘的狗改不了吃屎的苏家亲友啊!婆娘,看来,刚才我说过的苏氏分家,是有道理的,未来可期啊……”

  苏雨晴内心是惊震的,没想到陈诺有这种想法。

  而眼前的情形,的确让她万分的愤怒。

  大门外,二十几个黑衣黑裤的墨镜汉子迅速的冲了过来,将她和陈诺团团围。

  苏雨晴真是急上火,一看就是孙氏的人,娇斥道:“青天白日的,你们要干什么?”

  旁边不远处,孙恒刚在俩保镖的护卫下。旁边,爬出去的张小洲,脸都血烂血烂的,正扛着摄像机在拍着现场。

  孙恒刚一脸阴冷,“苏雨晴,你最好是离陈渣狗远一点。我今天就要让他看看,我到底是姓孙还是姓猪!”

  “我不离开,你想干什么?”苏雨晴看到孙恒刚那副嚣张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傲娇的倔强着。

  外围,苏家人并没有走。苏秀阳父子俩和苏秀琳领头,都在那儿看着戏。一个个脸上的冰冷嘲笑,还带着一抹又一抹的兴奋与激动。

  夕阳下,苏秀阳被李素兰打伤的脸,有种油画般的凄惨,他阴笑道:

  “孙少的杀手锏要出招了,侄女婿啊,我真是太同情你了。苏雨晴,要当自己还是苏家人的话,赶紧过来。呆在那废物身边,只有你难堪的命!”

  苏雨波的肿脸比他爹的脸还突出,毕竟有五根血指印,但此时却兴奋起来:“爸,先别管这贱人了。她很快就会知道个好歹的。陈渣狗,你没良心,无情无义,接下来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苏秀琳冷脸冰霜一般,“二哥,雨波说得对,别劝那小贱人了。一副离了陈渣狗就活不了的样子,真是丢死苏家的人了。”

  “唉,苏家出了这么个女人,也真是我们苏家的耻辱啊!”

  “孙少,出招吧,别客气,我们等着看呢!”

  “快快快,等不及了……”

  苏家人转眼无情,气得苏雨晴心口疼,“你们都闭嘴!真是些臭不要脸的!”

  “我苏雨晴真是后悔生在苏家了,才有了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亲人!信不信从现在起,我跟你们一刀两断?”

  “哈哈哈……”苏雨波狂笑了,“亲人们听听,听听,这是苏氏总裁说的话吗?这像话吗?跟我们一刀两断之后,你就死心踏地跟着陈渣狗了是吗?”

  苏秀阳摇摇头,“跟着一个废物有用吗?一刀两断也好啊,省得我们苏家人跟着他遭罪!三年了,就是他带来的霉运,把我苏家害得一年不如一年!苏雨晴,就算你想跟他,可能吗?你注定了是孙少的人,明白吗?”

  苏秀琳冷道:“贱骨头!跟着江海第一家族的孙少有什么不好?眼瞎了才守着一个废物呢!当你小姑,我真是脸都没了!”

  “你们都闭嘴!”苏雨晴尖叫了起来,“陈诺就是废物,也比你们好百倍!他至少知道感恩,知道心疼人!而你们,都是魔鬼是恶棍,是吃里扒外的白眼儿狼!我为苏家拼死拼活,你们却这么……”

  陈诺轻轻的搂了一下苏雨晴的肩膀,声音磁性而柔软:“好了我的婆娘,别气,气大伤身。狗咬你,你难道也要咬狗吗,很掉价的好不好。”

  “你……”苏雨晴仰头一看丈夫,说不出话来了。

  陈诺对她,一脸淡淡的微笑,一双深邃的眸子,在夕阳里逸散着似乎暖暖的光芒。

  “我是老公,现在的话语权在我这里。你是我老婆,只有看戏的份儿,顺便鼓掌,可以吗?”

  “可……可以。”苏雨晴没来由的点了点头,莫名的被陈诺的话逗得想哭,又想笑。

  苏家啊,到头来,只有废物丈夫还站在他身边!

  这时候,孙恒刚踏进了黑衣手下的圈子,来到陈诺的面前,庞大的身形投下浓浓的阴影。

  孙恒刚低头如同俯视陈诺。身后,张小洲的摄像机跟拍,还对着陈诺夫妻二人狠笑着,像狼似的。

  孙恒刚冷笑道:“你可真自信啊陈渣狗。话语权在你那里是吗?行,那就拿话来说吧!”

  陈诺把苏雨晴轻轻一拨,自己踏上两步,挡在了她的面前,冷道:“孙猪,你想我拿什么话说?”

  “哼!哼!”孙恒刚冷冰冰的哼笑着,“你他妈装傻是不是?苏雨晴欠我三个亿,一年了,还超期两个多月了,按约定,连本带利3.5亿,违约金加起来,一共4.2亿。这儿!”

  说着,孙恒刚拿出了一份文件,扬在空中,“是你们的借据文件,我的人刚送来不久啊!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今天我就要拿回四亿两千万,少一分都不行,苏雨晴不会赖帐吧?”

  苏雨晴有些崩溃。

  这个该死的孙恒刚啊!

  现在她就算是加上两张黑金卡,也才四个亿,差两千万啊!

  陈诺道:“借款人是我老婆,但借款花在苏氏集团的,你应该向苏氏索要。”

  苏雨波叫道:“孙少,我们可没看着钱啊!谁知道苏雨晴花到哪里去了?”

  “对头!我们一分钱没看到啊!会不会是这贱女人终饱私囊了?”苏秀阳无耻补刀。

  “有可能啊!”

  “妈的,对自己家人太狠了。”

  “还想我们来分担债务,太不要脸了……”

  其他的苏家人,一个个也吼起来了,纷纷污蔑、构陷。

  苏雨晴已经快站不住了,在陈诺的背后,委屈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这些无情无义的苏家亲人啊,还是人吗?

  红口白牙乱喷的吗?

  她真是后悔借那三个亿了,喂了狗,还让狗反咬一口,说都说不清了。

  因为很多钱款,都走的她私人帐户出去的。

  孙恒刚当时也强硬要求她私人借款,以苏氏名义借,不借。

  苏雨晴作为海归,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风险,但为了家族,为了搏一搏,也就咬牙借了。

  孙恒刚感觉好爽,一脸狞笑:“听到没,苏家其他人可冤枉啦!陈诺,借款人是苏雨晴,我就找她,其他人谁也不找。你有话语权不是,那你就拿钱来吧!”

  陈诺无奈的摊了摊手,“孙少,对不起,我们钱不够。”

  “哈哈!不是刚办了贷款吗,怎么会不够,差多少?”

  “一点二个亿。”

  孙恒刚哈哈大笑,拍了拍陈诺的肩膀,“怂了吧?怂了就对了。”

  “不过,孙少说话不算话。你说了三天之内三个亿就好,还不要利息。”

  “说话有录音吗?有证据吗?没有录音算证据吗?法律又支持吗?小伙子,我可是懂法~~~~滴~~~~!”孙恒刚的尾音,拖得漂亮,还摇头摆尾的。

  陈诺点点头,深吸一口气,仰望着天空,“你赢了。但我们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

  “哈哈……”孙恒刚的狂笑声,在现场极为响亮,“苏雨晴贷三亿,转手就是我的真金白银了。剩下的一点二亿,要不要我给你支个招?”

  陈诺冷冷的看着孙恒刚:“什么招?”

  “很简单!瞪大你的狗眼看这里看这里……”孙恒刚指着自己的猪头脸,手指头还在脸上左右点了点,点出油腻的指窝来。

  “摄像机记录之下,苏雨晴就在这里对我投怀送抱,一千万一个吻,左右均衡,各六个,再加上我的嘴,六个,666啊!划不划算?这招妙不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