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苏家凄惨了_罪婿
好看吗 > 罪婿 > 【088】苏家凄惨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088】苏家凄惨了

  李素兰大庭广众下被女婿这么喷,有点不自在,老脸挂不住。

  不过,她狠狠的瞪了陈诺一眼,倒没说什么,便跟着苏雨蕊一起追苏雨晴去了。

  一边走,娘儿仨还脱着孝衣孝帽,旁边自有殡仪馆的人帮着收拾着,空气干洗,标签保存,以备下一次来的时候用。这就是九·龙堂的超级服务。

  剩下的苏家人,面面相觑,真心不知道为什么苏秀琳和赵一宏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但看陈诺现在的气势,个个心寒寒蝉了。

  想想这家伙能讹孙家三个亿,能暴打孙恒刚,如果不招出苏三妹的下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果然,陈诺扫眼全场,“如果没有人站出来,说说他俩到哪里去了,我就认为你们都打了我老丈人,是的,我就喜欢我认为!”

  “别啊!”

  苏秀阳老脸绷不住了,大叫着从座位上站起来。

  陈诺看了他一眼,点支烟,“嗯,发现一个老实人,你说。”

  “三妹和妹夫去墓地了。那里有些杂物什么的需要……”

  话没说完,陈诺转身就走了。

  苏秀阳愣在原地,感觉三妹和妹夫不知道要有多惨。

  惊恐之下,苏秀阳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赶紧给苏秀琳打电话,提前报了此事。

  苏秀阳也很生气,“三妹啊,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咱大哥啊,你们怎么能那样对他啊?一点也不顾亲情的吗?”

  苏秀琳冷哼一声,“又不是我打的啊,你批评我做什么?我这忙着呢……”

  “那就是一宏?唉!”苏秀阳急得跺脚,“他怎么也这么糊涂啊?你俩赶紧躲一躲吧,陈诺跟疯狗一样杀过来了,恐怕今天的事情小不了。”

  “喊他来啊,我们怕?我们怕啊?”

  苏秀琳直接挂了电话。

  苏秀阳郁闷得不行,这妹妹和妹夫疯了吧?

  去趟省城回来,就这么嚣张了?

  不过,他想想陈诺刚才的表现,暗自有点脸红。

  认真讲,陈诺对大哥的确比他们这些当弟弟妹妹的强多了。

  可他妈又一想,这小子该啊!

  要不是招他入赘,大哥能出事?

  大哥不捡他回来,他陈诺能活?

  妈的……这个罪人!

  苏秀阳出了洗手间,也不想吃饭了,便去了灵堂,打算安慰一下苏雨波。

  他想叫儿子不要死犟了,起来吃点东西填巴填巴肚子。

  人是铁,饭是钢啊!

  那可是他亲儿子,他能不关心?

  然而,到了灵堂的时候,苏秀阳气得七窍生烟。

  灵前,已经不见苏雨波的身影了。

  纸钱盆子里的钱火已经熄灭了,这也太不吉利了。

  苏秀阳急得破口大骂:“狗日龟儿子,不省心的鳖犊子!”

  他赶紧跪了下来,纸钱烧起来,心里直念念:不能不吉利,不能不吉利啊,苏家折腾不起了……

  等纸钱烧旺了,他才掏出手机,给苏雨波打电话。

  过了好一阵子,苏雨波才接听了。

  “龟儿子,你死哪里去了?”苏秀阳在父亲灵前不敢大声了,压着嗓子骂!

  “爸,再见。”

  “啥?”

  “不走我会被陈诺弄死的。”

  “啥?你……”

  “嘟嘟……嘟嘟……”

  苏雨波已经挂断了电话。

  “妈的,你走了谁来做苏氏总裁啊!”

  苏秀阳急得不行了。

  细细一品,脑子里热血翻腾,直接晕了过去……

  苏秀阳完全明白,一定是陈诺那疯狗又威胁了苏雨波,吓得苏雨波竟然离家出走吗?

  钱火盆子里的火越来越小,最后,又熄灭了。

  等到苏家人吃完饭回来,灰都冷了。

  苏秀阳也被送去急救了。

  这苏家,够乱的了……

  离开江海的高速路上,慢车道。

  苏雨波也是满脸泪水,身上还穿着孝衣,带着孝帽。

  他连衣物什么的都没有收拾,开着跑车就逃了。

  挂了父亲的电话后,手机丢出了车窗。

  飞驰而过的快车道车辆一过,手机粉碎了。

  苏雨波咬咬牙,含着泪,一脚油门,蓝博基尼咆哮着,一路狂飙。

  不走不行了,要是陈诺那疯狗查到是他给苏雨晴酒里下了招,不知道后果会多惨了。

  苏雨波深以为陈诺是苏雨晴的舔·狗,而且还没有得到她,所以,苏雨波太有自知之明。

  车速就没下过一百八,越开越快,肾上腺素飙升,刺激。

  就算被查超速行驶又如何?

  老子不在乎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这货,如一道掠过高速的闪电,渐行渐远……

  ……

  陈诺开着车,也在狂飙。

  苏家墓园,在苏氏老家。

  离江海四十公里,龙华镇,苏家坡村。

  村子以苏为姓,苏家祖上曾经是旺族,现在也还旺。

  因祖上旺族,有良田万亩,大宅一座,但宅子在后来毁于火灾。

  同村的别的姓氏,在苏家做长工、佃户什么的,渐渐也就改了苏姓。

  结果到现在,苏家坡全部姓苏,但最纯正的血统还是苏全光这一支,才是真正嫡传的苏氏。

  大清亡了之后,苏氏没落,甚至有真正苏家血统的人,举家搬走。

  只不过苏氏在现代发达之后,还是很照顾村子的,整个村子都在苏氏集团各个公司里上班,养家糊口。

  苏家的墓园里,留守苏家村的村民,自发组织起来,到墓园四周去清理杂木、杂草。

  墓园里面,也同样如此。

  苏全光预修的大坟,也得把里面的土扒拉出来,这也是需要人手。

  乡亲们懂得感恩,干得热火朝天,就是心情不怎么好,毕竟苏老爷子走了,还以为他能活个八九十岁的。

  苏家墓园,挺气派的,祖孙六代人,埋在那里。

  有专门的高等级水泥路通过去,路的走向都取了一定的风水格局,以图吉利和神灵护佑。

  陈诺到达的时候,车停下来,看到整个场面,还是感慨。

  乡村的人们,还是这世界最淳朴的构成,至少在感恩念旧一方面,是这样的。

  乡亲们挺忙的,但烟和水是管够的,烟是华子,水是市面上特贵的进口冰泉。

  那时,苏秀琳还在她爹坟墓不远处,拿着手机打电话。

  丈夫赵一宏坐在墓园的风水凉亭里,正在拿着平板电脑在划拉着什么,手边还泡了杯咖啡。

  陈诺冷着脸踏进了墓园,顿时引来四面八方的目光。

  墓园内外的乡亲们稍停了手,大多不认识他。

  只不过,有个老头认真看了看,“哦,这不是苏秀平大侄儿家的那个佣人吗?”

  全场点头,释然。

  这老头,也是那年听李素兰这么说的。

  那年,陈诺婚后第一年清明上坟,来过一次,就再也没来了。

  陈诺淡道:“墓园依旧,但苏家已今非昔比。”

  苏秀琳结束通话,远远的看着陈诺,“你这个罪人,滚!在祖先的地方站一下,你都不配!”

  高速文字手打笔趣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