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差点窒息了_罪婿
好看吗 > 罪婿 > 【090】差点窒息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090】差点窒息了

  陈诺上下打量着苏秀琳那副疯狂的样子。

  “瞅你这浑泼的德性,像什么东西?杀你,太便宜了。不回去是吧?”

  “不回,就不回!”

  苏秀琳尖叫着,朝墓园的另一边跑去。

  那身子骨,迎风摆柳似的。

  看那背影,果断是个背影杀。

  看正面,嗯,虽然肿了脸,但完好之时,她也是个回头杀!

  陈诺冷冷的看着她居然翻过了那边的矮围墙,跳出去,在山野里狂奔。

  陈诺扫眼众乡亲,“各位,谁有绳子?”

  “哦,我这里有,抬石头用的,可以吗?”

  围墙外面,有个中年汉子举着粗如儿臂的绳子。

  “可以!大家继续干活啊!”

  陈诺走过去,拿起绳子,直接追苏秀琳去了。

  身后,众人干劲十足,毕竟有钱呢!有时候,这些乡亲们就是这么淳朴。

  陈诺很快追出了围墙,发现苏秀琳沿着一片菜油地疯狂的奔跑着。

  菜油地长得很旺盛,比人高。有的菜荚结了出来,绿油油的,但末端的穗梢,还有不少未谢的花。

  这大约是新出的菜种吧,非常茁壮。

  一眼望出去,一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如同时田野上浮动的大片大片的金色羊毛毯子。

  几乎看不到苏秀琳的身影,只看到她狂奔的路上,油菜花在动荡着。

  陈诺跳进了油菜地里,也就露出个头来。

  他沿着痕迹追过去,发现这娘们儿跑得还挺快。

  不多时,转过这边的山坡,追到那边的山野里。

  那边,山地不多,林木茂盛无比。

  苏秀琳在油菜地里奔跑的动静很大,惊得有些偷吃菜叶子的野兔都疯狂到处跑。

  寂静的山野里,还挺热闹起来。

  没多久,陈诺还是追上了苏秀琳。

  她的头发上全是油菜花,裙布上面不少菜花的黄粉,看起来有种另类的美。

  陈诺一手揪住苏秀琳的头发,她尖叫了。

  然后被陈诺扯了回来,双手用力的抓挠陈诺。

  陈诺一个格斗技法的闪身,没想到脚下踩空了。

  原来那个地方已是油菜地的边缘。

  这下子爽了,他扯着苏秀琳的头发,两人摔做一团,没着地边外面的草坡,两人滚向下方的另一块油菜地。

  好在这草坡上全是草,软绵绵的,也没有什么树木和石头。

  不过挺长的,约有十六七米,两人滚得头昏眼花。

  陈诺数次想抓住野草停下来,但失败了,野草承受不住。

  当然,他的手早松开了苏秀琳的头发了。

  苏秀琳更是尖叫连连,惊慌失措。

  终于,到底!

  两个人摔在下面的油菜地里,从上空砸落,压倒了一片茂盛的油菜。

  陈诺仰天躺着砸下去,五脏六腑都震惨了,差点没晕过去,头昏脑胀不已。

  他来不及反应,苏秀琳已尖叫着从天而降,如同全覆盖。

  这压得真是合二为一。

  那一瞬间,陈诺的脸被人家的心口压死了。

  一阵细腻与芳香,带着油菜花香,全往鼻孔里钻。

  不过因为太强大了,像两块硬白玉雕琢出来的石头一样,太压人了!

  而且苏秀琳落地之后太恐惧了,疯狂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惊吓连连,这让陈诺有种被动感窒息掉的感觉。

  呼吸很难受啊!

  眼睛都被压得睁不开。

  再不挣开她,他会窒息而亡的。

  当场奋力一掀,把苏秀琳推到一边去。

  “呼~~~~~~~”

  陈诺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如同重获新生,疯狂的呼吸着新鲜的山野里的空气。

  不由的,他扭头扫了一眼,想看看苏秀琳摔得怎么样。

  结果……

  他不禁眼神都呆滞了一下。

  因为苏秀琳心口摔裂开了,里面爆出来一片……壮美的大圆·弧……

  不由的,陈诺感慨了来了一句:“真尼玛大,差点捂死老子了……呃……”

  苏秀琳晕乎乎的,仰躺在地里,也在喘着,感觉浑身都疼。

  听到此话,她突然脸红了,甩手就是一耳光给陈诺抽过去。

  “臭流氓!”

  陈诺抬手就抓住了她的手,狠狠的甩开。

  “要不我在下面垫着,你能摔死,知道不?”

  陈诺翻身起来,感觉自己也摔得够呛,浑身散架一样。

  苏秀琳躺在地上翻不起来,怒视着他,两眼流泪,尖叫:“要不是你,我能这样?我能这样吗?”

  “要不是你和你老公虐待你大哥,我又能这样?起来,走!”

  说罢,陈诺伸手把苏秀琳往起里扯。

  “我不起来,不起来……”

  苏秀琳挣扎着,两腿乱蹬,就一副撒浑耍泼的样子。

  陈诺又甩开了她的手,“臭婆娘,你还来劲了?等着,我去拿绳子来,把你绑了,然后拖也把你拖回去。”

  说着,陈诺抬头看看遗落在上面草坡上的绳子,起步就往上爬去。

  苏秀琳见状,实在是崩溃了,哭叫道:“你这个畜生!忤逆长辈的畜生!不要绑我,我起来,我走……”

  她强撑着,还是爬了起来,赶紧整理了一下裙子,领口、下摆和腰身什么的。

  想起刚才那一幕,不禁脸又红了。

  一身油菜花粉,叶子的绿浆,把那条粉白色的紧身中超·短·丝·裙染色得很精彩。

  腿上、胳膊上,划伤了不少的地方。

  头发也凌乱不堪,不少油菜花镶嵌在发丝里,她拨弄几下,也没能完全清除。

  高跟鞋早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光着雪·白的脚丫子踩在油菜地里。

  这么看上去,这个成熟的妇人整个人还有种异样的美感。

  陈诺冷哼两声,“这就学乖了?走吧!”

  说完,他朝坡上爬去了。

  苏秀琳怨毒的瞪了他一眼,只能忍着一身的疼痛,跟在后面爬坡。

  这时候,要是她手里有把枪,指定得一枪崩了陈诺。

  可惜,她没有。

  等回到上面的油菜地了,陈诺拿着绳子,让了个身,“走吧,你前面,我在你后面。”

  “我不!”苏秀琳犟得很。

  “好,那我还是把你绑了,在地上拖着走好了……”

  “啊……”

  苏秀琳吓倒了,只能在前面走。

  她还很忠贞的样子,下意识的把裙摆下向扯了扯。

  那一扯,简直是贴身的完美线条在流动。

  不得不说,她很成熟,真的是凹·凸·有·致……

  陈诺冷道:“遮什么遮?以为我稀罕?”

  “你……”

  苏秀琳回头怒瞪着陈诺,又扭头回去,向前走,嘴里冷道:“疯狗!野狗!目无尊长!赵一宏他妹妹现在在省城要嫁给一个大佬的儿子了,你他妈敢这样对待我们两口子,就等死吧!”

  高速文字手打笔趣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kmtxt.com。好看吗手机版:https://m.hkmtx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