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重要的东西_我的房分你一半
好看吗 > 我的房分你一半 > 第133章 重要的东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3章 重要的东西

  他是专程来接她的……?

  陈恩赐有点意外的扭了下头,秦孑正望着她,她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他视线那一刹那,她立刻收住了转头的动作,抬起手整理了下头发,装出一副她压根没想着去看他,只是纯粹动了下脑袋的模样。

  宋涛知道秦孑的来头,加上上学的时候,秦孑带给他童年阴影着实太大,他一看他本能的就想抱着脑袋叫爸爸,所以看到秦孑落下的重要东西是陈恩赐时,他有点犹豫,但他又不甘心。

  他被一个女人,连打了两次……这传出去实在是太丢面子了,他要是今晚不讨回来,今年的年他都过不好。

  他都已经毕业好些年了,再说他还有那么多兄弟在,他不需要怕!

  一心想着讨回面子的宋涛,并没有直接拦住秦孑:“秦孑,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已经很多年了,我劝你别管闲事。”

  “你上次在私房菜打伤我脑门,我没跟你计较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了,我劝你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总之,就是一句话……”

  宋涛卯足了劲儿,刚准备凶神恶煞的放狠话,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秦孑,掀了一下眼皮,慢悠悠的问:“你底线是什么?说出来让我挑战下。”

  宋涛:“…………”

  卡了好一会儿壳的宋涛,更气了:“这还用问吗?我的底线就是,你走可以,但是她没门!”

  秦孑点了点头,没理宋涛,而是看向了陈恩赐:“重要的东西,你想走吗?”

  不怎么想搭理秦孑的陈恩赐,将头往另一侧偏的更厉害了。

  她白皙的脖颈和漂亮的耳朵,恰好完全展现在秦孑的视野里。

  他盯着她嫩的在灯光下接近晶莹剔透的耳垂,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拨了一下:“跟你说话呢,重要的东西。”

  陈恩赐条件反射的抬起手,捂住了耳朵。

  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动什么脚?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秦孑,往旁边毫不留情的迈了一大步。

  被无视的秦孑,一点也没介意,自顾自的对着陈恩赐又出声说:“不想走?”

  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走是给他宋涛面子,不走才是他宋涛的噩梦。

  说着,秦孑冲着陈恩赐微挑了下眉:“重要的东西,比一比?”

  顿了顿,秦孑又补了两字:“敢吗?”

  敢吗?听听这狗男人欠扁的话。

  瞧不起谁呢他!

  陈恩赐的小脸立刻冷了下来,下一秒她就抓了身边的一个人,抬腿,往自己膝盖上胡乱的一怼,就拿着烟灰缸避开了他危险地带,砸在了他的后背上。

  一屋子的人全傻眼了。

  谁能告诉他们,这特么什么跟什么?

  两个人讲着讲着话,怎么就动起手了?

  等陈恩赐将一个人揍到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哼哼唧唧时,秦孑才出了手。

  比起陈恩赐一言不发暴躁打人的模样,秦孑倒是还有闲心情的在靠近陈恩赐身边时,对着她说上一两句话。

  “重要的东西,我可是让了你一个人。”

  “不谢。”

  “还有,老规矩,输了的人,得答应赢了的人一件事。”

  “谁赖账谁是狗。”

  陈恩赐看着盛气凌人,打架凶的一批,实际上是仗着自己反应快,趁人之危将对方抢先打趴。

  对比她,秦孑看着毫无攻击力,甚至还有那么点悠闲耍酷,但下手却是又狠又准,毫不拖泥带水,要是把他的动作比成刀,把这一屋子的人当成西瓜,那他真是一刀一个西瓜,切的那叫一个溜溜溜。

  只听包厢里一阵哐哐啷啷。

  然后包厢里就变成了一团哼哼唧唧。

  很快,一屋子的人只剩下秦孑陈恩赐和宋涛三个人站着,其他的人不管是能站起来的,还是不能站起来的,全都装成站不起来。

  此时此刻的秦孑和陈恩赐,撂倒人的次数平了。

  两个人齐刷刷的看向了仅剩下的宋涛。

  宋涛看着两个人虎视眈眈的样子,往后退了半步:“…………”

  他现在认怂,还来得及吗?

  只可惜他连话都没说出口,秦孑和陈恩赐已经到了他身边。

  没等两个人动手,秒回童年时代的宋涛,下意识地捂着脑袋本能的嚷了一声:“爸爸,我错了!”

  秦孑:“…………”

  在秦孑动作缓下来的那一刹那,陈恩赐冲着宋涛伸出了脚,只是她的脚还没碰上宋涛,宋涛就捂着裤裆又嚷了句:“妈,妈,妈,我错了!”

  陈恩赐:“…………”

  三秒后,陈恩赐一点也不给宋涛面子的将腿往他胸前踹去,只可惜有人比他快了一步。

  那人是秦孑,他在她的脚距离宋涛还有一厘米时,拉着宋涛的胳膊,躲开了她的攻击,然后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抬起手往宋涛脖子上狠狠地一切,将宋涛打晕在了地上。

  靠,狗男人抢她人头!

  她看他正不顺眼呢!

  陈恩赐暴躁的将腿改成冲着秦孑踹去。

  秦孑侧身躲开,抬手抓住了她的脚腕,将她整个人往前一带,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别的时候都让你,今天不行。”

  “今天我必须得赢……”

  秦孑松开了陈恩赐的脚腕,等她站稳后,抬手帮她整理了下微乱的头发:“陈兮,愿赌服输,昨天没能及时回你微信的事,过了好不好?”

  不提昨天还好,一提昨天,陈恩赐怒气腾腾的眼底,瞬间被冰冷的寒意所覆盖。

  她连话都没说,微动下身子,挣脱了秦孑按在自己肩膀子的掌心,在一团混乱中,捡起自己的包,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

  “陈兮——”

  陈恩赐走了没几步,秦孑喊了她的名字。

  她以为他是在叫她,没回头,寒着表情将手搭在了门把手。

  她刚想使力拉门,身后传来了“哗啦”的一声响。

  她本能的扭头望去,只见一个被揍得急眼的人,不知何时站起身,拿着一个啤酒瓶冲着她砸来。

  但那啤酒瓶没有砸到她的身上,而是砸到了秦孑的胳膊上。

  酒瓶碎裂,玻璃渣飞溅,秦孑袖子上的白色衬衣,渗出好几团鲜红色的花。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