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老公_我的房分你一半
好看吗 > 我的房分你一半 > 第222章 老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2章 老公

  陆星一言难尽的盯着陈恩赐看了几秒,然后就僵着脖子顺着她的话木木的点了一下头。

  陈恩赐满脸写着“我就知道”的点评了句“你这人可真是太鸡贼了”,就低头继续去看剧本了。

  偷捏了一把汗的陆星,言归正传:“总之这次的采访,你必须到位,我会提前跟媒体对下采访内容,等晚会儿我会发给你,到时候你看看哪些问题不想回答,我再去沟通。”

  没等陈恩赐反驳,陆星又补了句:“进入生命的剧组,等于你已经开工了,既然开工了,就得听我的安排。”

  只是个采访,也不是多为难的事儿,再说陆星也是真心为了她着想,陈恩赐并未太坚持自己的意思:“行吧,听你的。”

  陆星满意的笑了:“明天剧组官宣,到时候需要拍你一张定妆照,衣服我给你选了几套,都挂在衣柜里了,你等有时间了去瞅瞅,看看相中哪一套,晚上给我拍个照片,我联系化妆师明天跟着衣服给你设计妆容。”

  “你微博差不多也死了小半年了,时隔这么久的第一条微博照片,一定要把自己的优势给打出来。”

  没太深思陆星话里意思的陈恩赐,随口问:“什么优势?”

  陆星:“花瓶。”

  陈恩赐斜了一眼陆星。

  “褒义词,不是每个人都能当花瓶的,再说,剧里的女主角本身就是一个一眼惊艳的主儿,主突颜值也不算是博眼球炒作。”

  陆星说话间,手机响了,她低头看了眼屏幕,表情微僵了下,没接电话,而是将手机调成了静音,对着陈恩赐不放心的继续说:“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你都记下了吗?一个是采访稿,一个是衣服……明天要拍照,晚上早点睡,保持最好的状态,记得贴两个面膜……”

  在陈恩赐被陆星絮叨的快发飙之前,陆星总算离开了她的房间。

  关上酒店的房门,陆星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她还是没接,只是飞速的迈着步子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才滑动了下屏幕,将手机递到耳边:“陆小姐,穆先生在等您了。”

  陆星抿了下唇:“知道了。”

  挂断电话,她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去卧室换了身衣服,去了楼上。

  从电梯出来,陆星一眼看到了穆楚词的经纪人张野。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张野,等她靠近后,不苟言笑的喊了声“陆小姐”,就帮她刷开了房门。

  等陆星进去后,张野从外面带上门。

  做为本剧最大的咖,穆楚词的房间对比其他人简直是奢华,偌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陆星往里走了几步,瞄见露台上站着的人,便停了脚步。

  穿着一件黑色高领毛衣的穆楚词,站在寒风里正在抽烟,他似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往后望了一眼,看到陆星,他掐灭了烟,在风口站了片刻,等到身上的烟味被吹散的差不多了,才推开露台的门,回了房间。

  陆星见他进来,开口:“穆……”

  她只说了一个字,意识到自己又喊错了称呼,没等穆楚词神情有所变化,就飞速的改了口:“……老公。”

  …

  陈恩赐官宣照选的是miumiu绿底碎花长裙,搭配一套珍珠首饰,古韵感迎面扑来。

  长裙唯一让陈恩赐略感不妥的地方是领口有些低,虽没露很多,但就是因为似露非露,端庄中多了几分暗撩。

  化完妆的陈恩赐,对着镜子频繁的看了好几眼胸口:“确定尺度没问题?”

  陆星举着手机围着陈恩赐拍个不停:“小尺度啦,没问题。”

  说完,陆星催着陈恩赐赶紧去拍照,拍好了好换衣服接受采访。

  陈恩赐的硬照已经很抗打,但陆星在陈恩赐拍照时,还是将刚刚自己拍的照片PS了一下,像是炫耀女儿般,发到了“铿锵玫瑰”群里。

  陆星@你看这碗又大又圆、@林染:“看我们家恩恩,今天是不是美瞎眼睛了?!”

  林染:“天啊,这是哪里来的小仙女?!”

  陆星:“是吧,我的眼睛已经被美瞎了。”

  林染:“是的!我现在看我身边所有的人都觉得难以直视了。”

  那边陆星和林染对着吹彩虹屁,这边的陈恩赐拍完宣传照后,立刻换了一身私服,去接受采访。

  采访一开始的都是例行公事的打招呼,介绍自己在剧中饰演的角色,介绍剧情和亮点。

  走过这个流程之后,就是一些比较轻松地问答环节,问题都有提前沟通过,进展得很顺利,但是在最后的时候,媒体开始趁机问了一些私人比较感兴趣的问题。

  “请问陈恩赐老师,您觉得你能演好《生命》这部戏吗?”

  “我会尽力而为。”

  “那您跟穆影帝对戏,会有压力吗?”

  “还好。”

  “我们都知道,穆影帝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转型到这种现实题材上了,可您一直都是拍一些偶像剧或者是网剧,您为什么会突然接了《生命》这部戏?”

  “因为……”这次的剧组探班采访,会在剧播出时,才会对外公开,本想官方回答这个问题的陈恩赐,话到嘴边,突然沉默了,两秒后,她笑着说:“……一个人。”

  采访的主持人也没想到陈恩赐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她明显愣了两秒,然后就忍不住好奇的追问:“是对您来说很重要的一个人?”

  陈恩赐沉吟了片刻:“是对我来说,让我很想努力变更好地一个人。”

  …

  秦孑直到中午吃饭的点,才点开了“铿锵玫瑰”群。

  他习惯性的将聊天记录滑到未读消息的最上方,然后在看到陆星发来的一串照片,本能的挨个点开。

  他滑动着屏幕,看了两张照片,眉心缓缓地蹙了起来。

  三秒后,他将注意力从陈恩赐的脸上,落到了她的胸前,然后顿了两秒,就将所有照片的胸前看了一遍。

  容与就在旁边,他见秦孑突然盯着屏幕不说话,问:“看什么呢?”

  秦孑盯着陈恩赐的低领口,一言不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