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真香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_我的房分你一半
好看吗 > 我的房分你一半 > 第374章 真香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4章 真香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她很清楚,这种所谓的公平,不会维持一辈子。

  她和穆楚词迟早是要结束的。

  她不爱穆楚词,穆楚词也不爱她,哪来的一辈子可言,更何况,她从被迫和穆楚词隐婚的那一刻起,就在盼着这场婚姻的结束。

  要是换成从前,她去求穆楚词站出来帮陈恩赐澄清所谓的流言蜚语,也并非难事,最多无非就是彼此多白嫖彼此几次。

  可现下是真的挺为难的,因为她和穆楚词十天前的最后一次见面,闹得挺不愉快的。

  那天是16号,她和穆楚词按照惯例回了穆家。

  穆老爷子这两年在看护的照顾下,身体一日好过一日,近两个月都能断了药。

  当初穆楚词之所以和她提出结婚,就是为了让穆老爷子能安心好好养病,如今穆老爷子病痊愈了,陆星觉得自己还清了当初醉酒非礼穆楚词的债,穆楚词也该放自己自由了。

  从此以后,穆楚词继续做他的一线巨星,她依旧是那个打死都不会结婚的陆星。

  皆大欢喜的结局,多么的美好。

  那晚,从穆老爷子处离开后,陆星跟着穆楚词回了家。

  也许是生命大火,穆楚词光辉的演绎人生中又多了一个靓丽的笔墨,也许是穆老爷子身体倍棒一副还能再多活五百年的架势,总之他心情蛮好的,夜里喝了不少酒,回去的路上,他的手一直往她腿上放。

  张野深谙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精髓,直视着正前方,专注的开着车,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车子到了别墅的停车场,张野放下车钥匙,打车离开了。

  穆楚词没下车的意思,陆星刚想推开车门,穆楚词突然拉住她的手腕。

  他含着酒气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面颊上,使得没喝酒的她有点微醺。

  脖子传来了酥麻的刺激,腿上的掌心也在慢慢往里移……陆星太熟悉穆楚词了,只是一秒钟,她就懂了他的意图。

  穆影帝也不知哪来的怪癖,特别喜欢车里。

  心想着离婚的陆星,想挣扎,但她了解穆楚词,穆楚词也了解她,他三下两下,就将她拿捏住了。

  等她清醒过来,穆楚词已经抱着她回了卧室,正在浴室里洗澡。

  平心而论,只要她不招惹穆楚词,穆楚词对她还算不错,除了喜欢在车里之外,那方面的事上,他也没什么陋习,就算是在车里,他也不会玩什么花样,总之就是闷头干事。

  洗着澡,陆星感觉到穆楚词体温高过水温,她知道……又要来了。

  连续两次欢·爱,也真算是把陆星累坏了。

  其实这种节奏,穆楚词常用,有时候陆星就在想,也许穆楚词是图省事吧,车里来完,浴室里来,完了冲个澡,干干净净的上床睡觉,瞧瞧,安排得多合理。

  从浴室出来,穆楚词递给了陆星一件墨绿色的吊带丝绸睡裙。

  穆楚词对丝绸类的睡衣情有独钟,给她准备了一柜子。

  很多她连标签都没拆,因为他买的太多了,她穿不过来。

  有时候陆星看着那一堆各种颜色款式的丝绸睡衣,就在想,不知道的还以为穆楚词是因为有撕衣服癖好,才给她备这么多睡衣的。

  陆星穿上睡衣,吹干头发后,没着急上床,而是继续坐在梳妆台上,缓缓地转了个身,看向了倚着床头看手机的穆楚词。

  她犹豫了又犹豫,斟酌了再斟酌,慢慢开了口:“老公?”

  穆楚词掀了下眼皮,“嗯?”

  “爸已经两个月没吃药了?”

  “嗯。”

  “昨天去复查,结果也蛮好的?”

  “嗯。”

  连续嗯了两声的穆楚词,抬头对上了陆星的视线:“还有别的要问的吗?”

  陆星摇了摇头,她没问的了,但是她有要说的。

  抿了下唇,陆星心想着,她都开了这个头,总不能就此罢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全盘托出:“既然爸身体已经好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找个时间,把离婚证给领了?”

  穆楚词握着手机的指尖,微颤了下,没吭声。

  “反正我们也不是真结婚,财产也不需要分,离婚办起来也方便,就民政局走一遭,领个证换了本,完事了。”

  “……”

  “我已经问过张野了,你明天上午没事,我们就订明天?”

  “……”

  “户口本我都准备好了,就在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里。”

  “……”沉默了好半天,只是听着陆星讲话的穆楚词,突然出了声:“你过来。”

  陆星起身,走了过去。

  她刚到床边,穆楚词就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拽倒在床上,压在她的身上……闯了进去。

  他突兀又凶狠,陆星疼的蹙了下眉。

  他和她对彼此的身体太熟悉了,哪怕是疼,也是一会儿的疼,等她从疼痛中缓过来,她身上的睡衣,被撕碎扔在了地上。

  得……刚说不知道的还以为穆影帝有撕衣服的癖好,现在就真的撕上了。

  陆星觉得大自己六岁的穆影帝,精力是真的好,一点也不像是过了三十岁的人。

  离婚,是他和她心知肚明的事,她真不知道,怎么就惹他不高兴了,他一点也不手软,就跟当初她骗他那次一样,可着劲儿的折磨她。

  折磨到最后,陆星觉得自己感官只剩下疼的时候,穆楚词总算放过了她。

  他起身进了浴室,洗了个澡,穿上衣服,走人了。

  接连十天,穆楚词人在北京却没回过家,这十天里,穆楚词也给她送过资源。

  陆星知道,影帝这是生气了。

  气就气吧,反正要离婚了,谁爱伺候谁伺候,反正她是打死都不想伺候了。

  果然,真香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现在她……就被啪啪啪打脸了。

  陆星吐了一口气,略烦的拿起了手机。

  还能咋样,为了她家祖宗艺人,她只能妥协。更何况,这次闹出这事,还是因为她。

  陆星翻出穆楚词的微信,发了一条可狗腿的消息:“亲爱的老公,在哪呢?”

  没人理她。

  她只好换了电话号码拨了过去,没人接听,她再拨,关机了,她只能去找张野,张野接听了。

  陆星笑眯眯的问:“张经纪人,你好,穆楚词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穆楚词淡淡的声音:“穆楚词说,他不在。”

  PS:番外很短,不长,我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都放轻松点~~~然后,记得去孑风洗陈超话打卡啊,我已经选了三个中奖的读者了~等我明天上午继续去选~嘿嘿~~晚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